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八十章 吻别?
    想起手执凶器站在母亲身边,这件事是白夜的心结。他不想回忆、不愿回忆、不能回忆!

    但是看着何轻音充满信心的眼神,白夜内心脆弱的部分似乎被这目光注入了勇气。紧紧闭上了眼,再次睁开时,想要逃避的懦弱已经不见了……

    白夜简洁地将最近回忆起的片段告知了苏洛。

    苏洛原本就知道白夜妈妈虐待他的事,再听完这段讲述,作为局外人他理性地分析出了整件事情的始末。

    见苏洛沉默着没说话,白夜伸手紧箍住了他的双臂:“难道……你有看出什么……不要怕我承受不住,告诉我你的猜测!”白夜的情绪有些激动,他了解苏洛,每当对方露出这样的神情,代表真相已经呼之欲出。

    “没有证据我不能随便下结论,但是依我的感觉,杀害你妈妈的凶手并不是你。”苏洛的语气很肯定。

    “真的?”白夜的手因喜悦而微微颤抖。

    何轻音虽然不知道苏洛作出结论的根据是什么,但她依然为白夜高兴:“天下间最腹黑的鬼才都这么说,你终于可以不用背负如此沉重的枷锁了。”

    苏洛伸手拍了拍白夜手背以示安抚:“最初你丧失了手执凶器站在尸体旁的记忆,有可能是因为心因性失忆所导致。你亲眼目睹了母亲倒在血泊中,精神一定受了极大的刺激,所以当时的记忆被你自己不由自主地封印起来。之后你说发过高烧,应该是高热刺激了大脑皮层,你这才记起那时的场景。何正义看到相同场景以为你是凶手,所以他的话诱导了你也这么觉得。照我估计,这些就是全部了。你并没有殴打妈妈,所以你自然不会存在这样的记忆了。”

    何轻音眨巴着眼睛若有所思:“你的意思是说,白夜的记忆此时能记起的就是全部?其实他应该是先看到凶器捡起来,走过去查看时发现妈妈被杀,因此刺激过度晕倒了?白夜曾经忘记了这些,等他记起这些的时候,又受到了我爸的证词影响,还以为有殴打妈妈的场景没有记起。而其实,殴打妈妈的过程根本就不存在?”

    “是的。”苏洛坚定的点了点头。

    “太好了!这回我们只要查出真凶是谁,就可以为伯母伸冤了!”何轻音兴奋之下使一拍白夜的脊背,差点将他拍了个趔趄。

    突如其来的压力释放致使白夜显出迷茫与疲惫,他颤巍巍地松开苏洛,随即轻轻坐在法院花坛的石墩上。

    俊美的脸容隐现一丝既像是笑、又好像哭的表情,可这样莫可奈何的样子依旧如朝霞玉露般美好。

    苏洛安慰了白夜几句,他说起要将斗殴一事向林检察长汇报,于是先行离开了。

    何轻音不放心白夜,陪着白夜到了家楼下,看到他恢复了精神这才要走。可刚一转身,她又被白夜叫住了。

    “怎么了?心理不舒服需要姐姐来给你辅导一下?”何轻音想要白夜开怀,于是开起了无伤大雅的玩笑。

    “刚才虽然被我妈的案件岔了过去,但是你不觉得苏洛与冷思悠打架这事透着古怪么?”

    何轻音也有这种感觉,甚至在她心里,大体上已经猜到了苏洛的想法。

    “也许……他的目的是想要……坐牢。”

    白夜并没显露出惊讶的表情,显然他也猜到了:“为了可以深入监狱查探寒非、林轻心等人真正的目的。”

    “他这样做……是在拿自己的前途做赌注……”何轻音噘起小嘴闷闷不乐。

    “一但因故意伤害罪入狱,他这一辈子就再无可能担任公职人员。现在也只有你的话……他多少能听进去一点吧。”

    何轻音向白夜点了点头,急忙伸手拦了辆出租车向苏洛的家驶去。

    到了苏洛家楼下,何轻音想起第一次发生的囧事,经过住在一楼的四口之家时她急忙害羞地低头跑过。

    来到门口忐忑地想要敲门,她却发现大门并未闭紧,轻轻一推便应手而开。

    房内弥漫着浓郁的烈酒气味,何轻音骤然闻到,差点呕了出来。心中惊惧,何轻音急忙奔到客厅里,但是她并未看到苏洛的身影。焦急地在卧房、书房找了一圈,最后竟是在浴室找到苏洛。

    苏洛背靠浴缸坐在地上,脚边是洗脸弄撒的清水以及一只东倒西歪的空酒瓶。虽然他低着头看不清脸,但是额前刘海滴落的水珠为向来强势的他增添了几分虚弱无力之态。猛然见到这样的场景,何轻音有种揪心之痛,是爱意产生了怜惜,亦或是怜惜升华了爱意,她不知道,她只知道此刻宁可伤心难过的是自己。

    何轻音小心翼翼跪在苏洛身边,伸出一只手掌,仿佛即将轻触世间最为珍贵的宝物,那么轻柔、那么珍重。她心疼地托起苏洛的脸颊,声音透着此生从未出现过的温柔。

    “你这是……怎么了?”

    苏洛微微闭着眼,他仿佛听到,又仿佛没听到,白皙的肌肤因酒精的作用而嫣红一片,本就英俊优雅的五官因此而显出了动人心魂的魅惑。苏洛胸前天蓝色的衬衫被水打湿黏腻在肌肤上,微微透出的蜜色胸膛,令这狭小的浴室内隐隐浮动出某种暧昧旖旎的味道!

    何轻音急忙甩了甩头,自己疯了吧?想什么哪?

    被这突然闪现的粉红色思想吓到,何轻音甩头的同时随手放开了苏洛。却听苏洛痛呼一声,原来他的后脑磕在了浴缸的边缘。

    本处于醉酒状态的苏洛被后脑的疼痛弄得恢复了几分清醒,微微张开眼,他似乎见到了心上人就在面前。

    “看来我真的……真的喝多了……难道这是上天给我的最后告别么?”

    苏洛的头脑晕晕乎乎,他有些分不清现实和梦境,也许就算能够分清,此时的他也不想去分清。他干脆展开手臂抱住了眼前朝思暮想的幻影,任酒精发挥作用,他凭着本能作出了日常中绝不敢逾越的举动……

    就在何轻音想要凑过去看看苏洛后脑伤势的时候,她已经被对方用力地吻上了唇!

    酒精的味道、浴室的闷热、苏洛散发出的气息、传递全身的颤栗,还有……唇齿相依的甜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