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七章 一切为了越狱?
    不仅是香川飞鸟,除了白夜以外,所有人都惊讶得合不上嘴。

    寒非就算戴上了手铐,却也忍不住“哗啷哗啷”地鼓起掌来:“你们这帮人里,只有苏洛的脑子不算坏!那么短暂的片刻就能想出这样阴险的招数,你要是参加我们的组织,一定能混个主事人当当!”

    很多人脸上充满不解的表情,警官陈曦搔了搔尖嘴猴腮的下巴,主动开口询问道:“苏检,难道不是七夜偷袭我们的货轮?”

    方警官盯着货轮感叹道:“那么好的船,炸了真可惜啊!”

    白夜示意民警们将已被击毙的杀手尸体整理好,见到两名部下不明所以,于是他解释道:“那不是真的炸弹,只是我们预先准备了拍戏用的爆破弹。目的就是利用货船爆炸让对方震惊,有了这样的空档才能有机会发起突袭。”

    听到这话大家一愣,目光全都转到货轮之上。

    方才枪战中没机会仔细观察,只有轰隆声响和火光漫天,大家都以为真的是七夜集团在船底安放了炸药。此时认真端详这才发现,货轮依旧完好无缺,连被火焰熏黑的痕迹都没有。海上的火也只是虚浮于水面,果然并非炸药导致的燃烧。

    香川飞鸟钦佩地向苏洛说:“我在上学的时候就知道你不一般,真是……真是没看错人。”

    “有什么好佩服的?”

    何轻音看出白夜是事先知道布置的,想到自己却被苏洛蒙在鼓里,她忍不住心中的怒气嘲讽起来。

    说完这话她走到寒非面前,她无法理解此人的行为。

    “刚才你是可以逃掉的?可你为什么突然想要自首?以你干出的虐杀行为,被判死刑立即执行的几率很大!”

    其实何轻音的问题也是此时苏洛与白夜的问题,他们两个也想不出寒非此举到底是何目的。

    尤其是苏洛,在他的心底隐隐觉得,寒非自首的举动让他极为不安,仿佛背后有张黑色的巨网将要收拢吞噬!

    警察们正在收拾残局,小头目手腕的伤口刚处理好,听到何轻音的质问,他忍不住扭头大骂起寒非。

    “你这个叛徒!你看我们被包围了,于是贪生怕死的打了我一枪,为的就是向他们献媚呗?哼,你以为这么干就能逃避死刑吗?你杀了那么多人还包括警察,根本不可能活命!”

    “也许我打你这一枪算重大立功哪?又自首又立功的……喂,戴眼镜的!你也是律师吧?你给我算算会怎么判?”寒非似乎也想知道自己的刑期,他信不过何轻音,干脆咨询香川飞鸟。

    “确实……根据法律规定,重大立功加自首,是极有可能……有可能免于死刑立即执行的。”香川飞鸟老实地回答。

    “看你这小子很不错,喂!我聘请你当我的代理人吧!”寒非伸出舌头舔了舔红唇,射出的阴森目光直刺入香川飞鸟的眼底,仿佛对方如不答应,他就会扑击上去吸干鲜血一样。

    香川飞鸟额头见汗,许是被寒非吓得失了意志,他竟颤着嗓子答道:“我……我么?那好…….好吧……”

    “小飞鸟!”何轻音急忙喊了一声,她想阻止香川飞鸟的莽撞:“你怎么可以答应他?”

    “怎么?聘请律师不是每个公民的自由么?还是说……”寒非将目光落到表情凝重的苏洛脸上:“还是说你们警方打算徇私枉法剥夺我这项自由?”

    寒非这话倒是正中要害,何轻音一时也没法反驳。

    苏洛却长眉微挑,脸上的笑容多了一丝反击的锐利:“但是飞鸟已经是灭门案的代理律师了,而你是此案的犯罪嫌疑人。根据法律规定,他不可以双方一起代理,连放弃被害人的代理人身份转为你的代理人也不行。”

    寒非撇了撇嘴巴,看起来有几分不信。

    香川飞鸟与何轻音经过苏洛的提醒这才想起还有这项规定,两人使劲点了点头。

    “我确实……确实是被害方的代理律师了……”香川飞鸟放心地拍了拍胸口。

    说话间警察已经处理好一切,寒非与那负伤的小头目也被押上了警车。

    回程的路上,专案组的三人与林崇山同坐一车。

    何轻音还在生苏洛的气所以没有开口;苏洛想着寒非如此行为的背后原因也没有开口;白夜本就是不爱说话的性格更加没有开口。

    三人如此沉默,这让林崇山很不习惯。

    “我说……抓到了要犯不是应该开心么?你们三个怎么都表情严肃地不说话?”

    “林检察长,你不觉得奇怪吗?寒非束手就擒的行为一定有什么目的。”苏洛听见领导询问终于回话。

    “目的?他都在我们的控制中了,还能起什么幺蛾子?”林崇山拍了拍自己的大肚皮,脸上显出几分迷惑。

    白夜伸出长指敲了敲手背,随即也说出了心中所想:“其实我也在思考这个问题。不光是寒非一人,包括已经在监狱服刑的林轻心也是,当时如果不是他主动认罪,我们连让他入狱这十个月也有没办法。”

    “可是他们故意被抓有什么好处哪?”林崇山完全是丈二和尚摸不到头脑。

    何轻音搔了搔早已凌乱不堪的马尾,深吸口气这才说出了盘旋在心头的大胆假设:“会不会……他们的目的就是想要进入看守所……不,是进入监狱……”说到后来,连她这种天不怕地不怕的性格,声音都有些颤抖了。

    苏洛、白夜、甚至是林崇山,听到何轻音的猜测都静默下来。但是正在奔驰的车身一晃,明显是驾驶车辆的林崇山内心遭受到不小的冲击。

    何轻音知道那三人也猜到了大概,她将目光转到车外。外面黑漆漆什么光亮也没有,不知何时开始,天空飘起了几丝细雨,也许上天也在为即将到来的恶梦而哭泣。

    被这样的夜色感染,何轻音的声音变得有些忧郁。

    “他们费尽心思想要坐牢,目的会是什么哪?”

    听她提出这个明知道答案的问题,其余三人终于同时开口。

    “一切都是为了帮助某人越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