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五章 交换条件
    香川飞鸟担心地扶住何轻音为她拍背,杀手们却是冷冷看着她表演依旧没有作声。

    何轻音其实知道对方不会上当,她这么做,目的就是为了找机会和香川飞鸟说话。

    “好恶心啊!”大喊完一句,趁着咿咿呀呀的呻吟,她飞快地在香川飞鸟耳边小声吐出一个字:“下……”说完,她又哭天抢地地嚷了一番再次小声吐出个“车”字。

    这样往复循环多遍,就是同处一车距离较近的杀手们也没发现她向香川飞鸟传递出的消息。

    “下车,咳嗽,钻车底。”

    香川飞鸟是聪明人,自然听懂了何轻音的意思。

    下车后等待她咳嗽作为暗号,然后自己钻进汽车底部么?

    外面什么情况都不知道,这样的计策行得通吗?

    香川飞鸟一脸的忧虑,漆黑纯净的瞳仁使劲作出“反对”的表示。可何轻音恍如不见,完全是自信满满的得意样子。

    车子终于停在了某处,几名杀手先跳下车,其中一人勾了勾手指,何轻音与香川飞鸟只好听话的跟着。

    黑夜中一片灯光射来,两人适应了一会儿这才看清,寒非正背对他们站在身前。而与其对峙的,是举着枪械的苏洛和白夜等人。

    何轻音在人群中见到了那张温雅的脸,似乎被迷晕当场的愤怒爆发,她顾不得身处犯罪分子手中的危险,一手掐腰一手指着苏洛大声骂了出来。

    “苏洛你这臭小子,居然敢下药迷晕我?我和你没完!”她喊完这句还不解气,一把扒拉开身旁的黑西装杀手,撸起袖子就要往前走。

    穿西装的杀手中,一名看似头目的人伸臂想要阻止何轻音的行动。这么一个柔弱的小姑娘他完全没当回事,小头目的注意力反倒都放在对面苏洛的身上。

    “别乱动,否则我一枪蹦了你。”头目嘴里警告着何轻音,眼睛却凝望着苏洛戒备。

    寒非的表情有些阴森,明显对于派人捉了人质来接应自己一事,他事前也并不知情。

    何轻音音这么一闹,倒成了小头目用枪指着何轻音站在最前方。而警察的枪口,全部都从瞄准寒非转到了头目的身上。

    连白夜见到何轻音被抓,脸上都显露出几分担忧关切。可苏洛却笑得春风涤荡没有一丝一毫窘迫焦虑的样子,甚至对于方才何轻音的怒斥,他也仿如没有听见。

    “让我猜猜看,抓了人质的意思,是打算逼迫我们放弃围剿寒非?不对。暗中的杀手成为阳光里的通缉犯,寒非对七夜集团而言,已经是颗可有可无的弃子。那么你们此举的目的……是为了交换人体识别系统?”

    小头目的眼睛露出赞赏的光:“不愧是让人讨厌的鬼才检察官,还真让你猜着了。只要你交出识别系统,我们就会放这两人离开。”

    寒非听到小头目没有驳斥自己被视为弃子的言论,一双宝石绿的眼眸闪现出杀机。

    苏洛这话看似无意,其实是故意想要挑起寒非与小头目之间的芥蒂。原本见到寒非眼中的愤怒他心头一喜,但是不知为何,寒非并没立刻动手伤人,而是努力安耐住这份怒意没有行动。

    苏洛的内心十分惊讶。

    他看到几名黑西装见到寒非并未向其鞠躬,甚至连招呼也没打,这样的一幕就让他笃信,寒非与这批人的关系并不好。如果同为第七夜成员,那么黑西装们必然会对寒非持有恭敬谨慎的态度。

    苏洛知道,寒非在七夜集团隶属于**oss直接管辖的第七夜,身份地位那是极高的,一怒下打伤甚至杀死个组织成员,对他而言并不算什么大事。

    所以苏洛算准了寒非本就被弟弟之死刺激得已经发狂,再加上自己的挑拨离间以及小头目对寒非爱答不理的态度,他认为最后的结果,一定是寒非愤怒下起内讧。

    哪知他的盘算却落了空?

    看到何轻音和香川飞鸟被捉为人质,苏洛其实也很惊慌与自责。他暗暗责备自己的疏忽导致了两人陷入危险。

    此时计策失败,那温润的笑容终是从脸上消失了几秒。

    被何轻音涉险一事搅得心乱如麻,苏洛担忧地望向何轻音,透过警车照明灯的亮光,他清楚地看到对方眼中闪烁而出的灼灼华美。

    那是绝不妥协的倔强之光,也是支持他信念的信任之光。

    苏洛感受到何轻音无言的安抚,旋即集中精神思考起如何解开此时的危机。很快,他就恢复了气定神闲的洒逸。

    表面上应付了小头目几句,他的左手却背在身后悄悄打起了暗号。

    小头目听到苏洛答应交换条件,面罩下的眼睛放出满意的光。他侧过头得意地瞅了瞅寒非,那意思似乎在说,我们比你能为boss办事。

    其实小头目带领的几人隶属于第五夜,他们连boss的面都没见过。同是杀手,他们嫉妒寒非可以一直贴身保护boss,所以看到嚣张的寒非他们很不爽。寒非虽然在七夜集团没有什么实质职位,但他在七夜集团里除了boss向来不将任何人放在眼里。

    可今日小头目行动之前,已经从boss那里明确的收到了“以任务为先”的命令。这就说明,寒非的性命对于boss已经不再重要。正是这样的命令,导致这些平日见了寒非点头哈腰的杀手们突然转变了态度,他们是为平日的忍气吞声进行报复。

    苏洛捕捉到小头目的得意,于是继续用言语挑唆他与寒非的关系来拖延暗中布置的时间。

    “这位先生一定是七夜集团里的大人物。不像寒非这样的小杀手只能胡乱杀人泄愤,不知先生贵姓?”

    “想套出我的姓名?我才不会上你的当!”小头目自负地翻了个白眼,但他对苏洛的吹捧很满意。

    何轻音不敢有太大的举动,她向苏洛挤了半天眼睛也不知对方看懂了没。刚才她假装暴怒的臭骂,其实也是为了拖延时间想对策。

    但是看到苏洛挂起了腹黑帝式的温柔微笑,何轻音突然放心了。一旦露出这个笑容,恐怕这小子已经胸有成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