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九章 分手
    寒非举起手枪宣布来意之后的三秒,派出所办公室内出现了短暂的诡异静谧。

    随着寒非将大喇叭丢在地上的声响,双方的战斗算是正是打响。

    方才接待寒非的女警明明是个亲切柔和的邻家大姐,可在听过寒非那番宣战言语后,她的神情立刻变得警惕干练。飞速从桌内掏出手枪,但未及瞄准寒非,对方的子弹却已射入她的胸膛!

    一时间64式、77式手枪子弹在室内翻飞,寒非在地上几个翻滚,双手同时扣动了扳机。也不知他是如何瞄准的,无论哪把手枪,每一颗射出的子弹都正中一人的胸口。

    所内警察们毫不畏惧生死,他们见到如此凶悍残暴的匪徒入侵,没有一人因为害怕而蜷缩躲避。但实力上的差距,连英勇无畏也无法弥补。

    派出所从未遇到过如此严重的暴力袭警案件,他们大多数在警校毕业后,几乎人生中再未开上过一枪。与每日身处死亡边缘的寒非相比,临敌经验、射击能力、精神情绪都相差甚远。

    所以火枪接驳的时间并不久,办公室内已经完全沉寂下来。

    寒非从地上爬起,他弹了弹膝盖的灰尘,随即捡起了丢在地面上的大喇叭。

    走到门口,他举起喇叭大声向外喊道:“有人袭击了派出所,就在二楼大办公室这里!”

    派出所的走廊是非封闭式的,所以这样震耳欲聋的声音一出,整栋三层大楼几乎都听到了喊声。

    寒非不慌不忙地丢掉喇叭退回办公室内,估计已经有人上报了市公安局,那么窗口前容易被狙击手干掉,十分不安全。于是他站在了没有窗户的那面墙壁之前。

    大楼内先是传来慌乱的声响,应该楼下几名工作人员尸体被人发现了。随后就是安静,是针尖落地可以听闻的绝对安静。

    寒非知道,对方要开展总攻了。

    透过监控屏幕看着寒非此举的老方无法理解,他不明白这名杀手将自己置于不利境地的原因到底是什么?

    仔细盯着杀手脸上看似嘲讽的表情,他总觉得那双绿油油的眼珠里有种绝望到虚无的死寂。

    难道……这人是故意想要寻死么?

    就在老方忍受着腿伤剧痛瞎猜的时候,所内剩余的警察发起了进攻。虽然明智之举是等待市局派人支援,但是派出所长被寒非的挑战彻底激怒了!

    他无法忍受凶徒对公权力的藐视!更无法忍受凶徒将自己管理的派出所小看的侮辱!

    所内除了每人配备的手枪外,可是还有三挺79式冲锋枪。所长坚信,凶徒只有一人,即便此人再彪悍,但是面对这样的火力攻击,对方最终也会是被打成马蜂窝的下场。

    所长拿了把冲锋枪亲自带队,当他站在寒非所在办公室门口,不知何时寒非已经套上了一件警察的外套。

    “想要混淆视听让我出手犹豫么?休想!”所长也曾经是刑侦大队的一员,面对危险的枪战比一般的警员有经验。他看到寒非正冲自己咧嘴笑着,毫不犹豫地举起冲锋枪射出了子弹。

    看到所长开枪,剩下的警察们也同时开火,本就千疮百孔的办公室再次被硝烟笼罩。寒非并未还击,他只是躲在办公桌以及几具尸体后静静等着。

    是的,他在静待时机。

    作为世界杀手排名第一人,他很清楚派出所配备的79式冲锋枪一匣子弹是多少数量。他竖起耳朵仔细听着所长子弹的声响,直到一匣子子弹打完换弹夹的那刻,寒非突然扣动扳机一枪击中了所长。

    连所长都倒下去了,其他警察射击的动作中自然多出了几分胆怯,胆怯扩大成恐惧,他们更加不是寒非的对手了。

    枪击声消失的时候,整个派出所内除了寒非,就只剩下监控室的老方了。

    老方只觉得大脑一片空白,不仅是大腿失血过多造成的虚弱,更是窥见到死神般的绝望!

    寒非站在那里微微侧目,血腥杀戮的现场中,那漆黑的长发缓缓飘动,绿色的瞳仁向头顶的监控瞥了一眼,他的眼神仿佛在对失魂落魄的老方说:“看吧,被歼灭的一方……是你们……”

    此时窗外传来警笛的嗡名声,寒非知道,如果再拖延下去,等着他的就不是手枪和冲锋枪这么简单了。

    他刚才套上警察制服的目的,所长的猜测对了一半,寒非不是为了混淆所长,而是为了混淆窗外的狙击手。

    无论对面的大楼上市局派来的狙击手有没有就位,寒非破窗跃下二楼逃走。就算有狙击手的存在,在他们看到警察制服的刹那,再厉害的高手也会有短暂的停滞,那是他们分辨敌我的片刻间隙。而寒非,正是需要这样几秒钟的时间。

    果然他的计策得逞,撞破窗户后飞身跃下二楼,寒非并没有听到射击的枪声,待他已经开始迅速奔跑之后,这才有枪声从对面的方向传了出来。

    白夜率领刑侦大队赶到现场时,寒非早已不知去向。他只在二楼躺满尸体的办公室墙壁上,见到了用鲜血书写的殷红大字。

    “来抓我啊!”

    寒非的疯狂行为使得七夜集团更加成为世界的公敌,当日所有的新闻媒体都在报道这一骇人听闻的恶劣事件。甚至网络上也引发了最热话题,网民们毫不客气地直接称呼其为“罪夜集团”。

    白夜带队救援却无功而返,本就冷凝的表情仿佛被寒霜冻结。何轻音、苏洛与白夜一同观看了监控录像,看完之后三人都良久无声。

    韩情被杀的哀伤一直留在白夜心里,加上寒非如此疯狂的杀戮行为,这使得白夜几乎无法入眠。不喜言辞的他将所有思绪深埋于心,何轻音看着日渐憔悴的白夜十分担忧。

    监控录像的画面定格在寒非表情阴森地侧目一瞥,白夜被这目光刺痛,他愤怒地霍然起身头也不回地摔门而去。

    何轻音从没见过白夜如此失态,惊讶下抬步就要追他,身后却传来苏洛淡淡的口吻。

    “让他一个人好好想想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