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六章 两人的童年
    ,精彩小说免费!

    发现韩情留下纸条的人是苏洛。

    看到上面“朝阳孤儿院”几个字,红点标注的地图自然跃入了脑海。微微怔了怔,他急忙跑到地图面前查看起标点符号的正下方。

    虽然相隔一段距离,但从红笔标记后的位置看来,说他是感叹号最下方的黑点也可以说得通!

    想到这一层,苏洛立时记起了寒非差点杀掉韩情的一幕。担心韩情有危险,他联络了白夜之后,便急忙与何轻音、香川飞鸟三人乘着警车赶往孤儿院。

    白夜原本人在外面,他接到电话急忙掉头,骑着摩托车的他早一步赶到这里。

    远看只见到风绝尘将胸前插着匕首的韩情平放在地面,待白夜来到跟前,风绝尘已经不知去向。

    何轻音等人围拢过来的时候,寒非刚刚顺着绳子落下。他并不在乎四周穿着警服的民警,而是直奔向躺倒在地上的韩情。连苏洛骤然见到他现身在侧也是吓了一跳。

    配枪的民警都掏出手枪对准了寒非,可他恍如不见,只是紧盯着韩情狠狠咬着自己的嘴唇。

    “你们两人的眼睛……”

    只要看到此时的两人,几乎所有人都猜到了事实的真相,只不过由何轻音率先提了出来。

    就在这时,孤儿院门口传来吵嚷的喊声,一名五十多岁的妇女想要冲入院内。

    苏洛看出白夜的心思都放在快要辞世的韩情身上,他便主动担起指挥的责任走到门口查看。

    妇女一脸惊恐地大声喊着:“放我进去,我是院长!孩子们!孩子们怎么了?”

    苏洛露出亲和的笑容:“请问您是哪位?”

    “我是这里的院长!快让我进去看看!”妇女回答的同时,获救的部分孩子已经哭天抹地围了过来,看他们敬仰爱慕的样子,显然都将这位院长当作母亲般喜欢。

    苏洛示意民警放院长入内,院长急忙跑到大楼跟前,因为警察们举着手枪围住了寒非,所以她也看到了如此醒目的场景。见到寒非颜色特异的右眼,院长的表情突然显出几分惊恐,不自觉地后退两步,她又发现了倒在地上的韩情。

    “呀,韩情你怎么了?谁伤得……”最后“你”字还未说完,她便身体一震想到了什么,急忙抬头瞪向寒非:“是你?你……你又来杀他了?”

    院长最后这句话触动了在场很多人的神经,韩情衾合着唇瓣想问却发不出声息,倒是寒非向前一步厉声道:“你这话什么意思?你认得我么?”

    院长俯身在韩情跟前,脸上满是担忧之色,她没有理睬寒非,倒是关切地安慰韩情:“不用怕,这里有很多警察同志,他不敢再对你作出什么可怕的事了。”

    何轻音蹲在韩情的身边,她看得出来韩情的眼神中也在询问院长的话是何意。心中有所动,何轻音代替韩情问了出来:“院长,其实韩情很想知道,他与这个杀手寒非……到底是什么关系?你是不是知道什么?”

    院长有些无奈地叹息一声,她望了一眼韩情,随即转头狠狠地盯着寒非道:“二十几年前,你不是亲手想要掐死这个弟弟么?别以为没人知道,老天爷向来是恶有恶报的!”

    寒非竟然被院长这话吓得打了个冷战,心脏如战鼓咚咚不歇,他的声音也有点磕巴了。

    “你是……你是谁?”

    “你当然不记得我了,你加入犯罪团伙的时候只有六岁,这么小的年纪就这么凶残,竟然为了取信那帮坏人想要掐死亲弟弟?我当时被那个团伙监禁着……监禁着帮着做饭洗衣干杂物,你的恶行我都看见了!”院长显然想起了当年的屈辱,爬满皱纹的双眼留下浑浊的泪。

    韩情只知道自己是被人丢在孤儿院门口的,此时听到院长这番说话,虽然无法出声,但他的心中突然弥漫起对于院长的深沉爱意。

    一定是院长救了自己!所以在其后漫长的二十几年间,她都以保育教师的身份爱护着自己!

    寒非被院长的话唤醒了记忆,虽然当年只有六岁,但是朦胧间似乎是有这么一个人的存在。当时他掐死弟弟后,犯罪分子的头子好像吩咐了某个带着脚铐的女人处理弟弟的尸体。

    “当时是你……是你救活了我弟弟?”

    “是啊,我本想听从吩咐将他埋了,但却发现这孩子还有一丝呼吸。正因为要掩埋孩子的尸体带着脚铐不方便,那帮人才给我开了锁。于是趁着深夜无人,我带着孩子逃了出去。虽然我救了他一命,但冥冥中也是他救了我。”院长说这话时,看着韩情爱恋横溢的眼色像极了一位伟大的母亲。

    “我又……又亲手杀死了弟弟……”寒非的眼睛只剩下红绿交映的异色,墨色长发在身后的烈火中翻飞,此时这副样子骤然见来,像极了地狱而来的魔王!

    寒非发散而出的杀气似乎比烈焰还要慑人,连那些举着手枪的警察们都不约而同后退了两步。

    可引起寒非杀气的元凶不是旁人,却是他自己。

    深陷地狱的童年经历,让他早已摒弃了七情六欲。尤其是自从亲手掐死弟弟,他更是将残存的情感封印在心底。“自己是个毫无血泪的杀人机器”,这是他给予自己的催眠。

    原本他已经接受了这样的事实,没想到当年弟弟并没死,却在时隔二十几年后的今日,他又再次经历了一番当时的绝望!

    人生最悲催的,无非就是此时的寒非。

    韩情的肺部已经再无法吸入氧气,神思迷离下,他用尽最后的力气微微动了动脖颈,绿色的瞳仁望向寒非,那是他留在人世的最后一瞥。

    韩情死了。

    这一刻,寒非很想奔到弟弟面前痛哭认错,但是心中狂卷起的,却是濒临崩溃的疯狂杀意!

    缺失情感的时候,他喜欢用杀戮来填满内心的空虚;烦乱难安的时候,他喜欢用杀戮来稳定躁动的情绪;愤怒伤心的时候,他更是喜欢用杀戮来抚平某种渴望。

    于是,人人都以为寒非想要抚尸痛哭的时候,却见他眯起柳叶般的眼眸,突然向四周的警察出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