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五章 致命伤
    ,精彩小说免费!

    韩情觉得自己的脖颈快要折断,别说吐出音节,就连吸入氧气也是不能了。他额头爆起青筋,眼白的部分被血丝充盈,缺氧导致大脑呈现出一片混沌迷茫的状态。

    寒非这一回,下手绝对没有留情。

    可风绝尘再次在关键时刻救了韩情一命,攀登高墙的飞爪绳激射而出,缠绕的目标不再是手臂,而是寒非纤细修长的脖颈!

    寒非只好放开韩情矮身躲开,与韩情相比,似乎这个盗贼更让他不爽。

    寒非与风绝尘再次纠缠在一起,韩情终于大口呼吸了几下缓过气,他也看出风绝尘并不是寒非的对手。也许是为了吸引寒非注意力,也许是单纯的想要向寒非问清楚,韩情终于颤抖着双手将自己佩戴的蓝色隐形镜片拿了下来。

    “寒非,看看我的眼睛。”说出这句话时,韩情也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样的心情。

    风绝尘没有与寒非正面交手的躲避姿态已经令寒非怒气爆棚,眼见对方身体灵活地游走于火苗之间,他觉得肺部都因这怒火要炸裂了。

    此时听到韩情的呼喊,他愤怒地转头望了过去,正想着要不要掷出飞镖让韩情老实点,视线却突然落在了对方的眼珠上。

    比自己的瞳色要浅淡一些,但是那对如同绿宝石的瞳仁却是寒非家族的明显标志!

    寒非的父亲是俄罗斯人,所以他与弟弟都是混血,虽然发色遗传了母亲的黑色,但是两人自小的瞳色都与父亲相似。如此特别的眼色在外国人中也是罕见的。

    一见到韩情的双眼,寒非的身体便如灌上了铅汁,甚至在他的脑海中产生了刹那间的恐惧,难道……是自己亲手掐死的弟弟从地狱中返回人世报仇来了?

    风绝尘没有放过寒非此时的震惊,他趁机晃到脸颊被灼伤的男孩身前,伸手拦腰抱住男孩,立刻向窗口垂落的布条奔去。

    寒非的精神虽然受到震荡,但是作为世界顶级杀手,想要诛杀对手的信念却先于精神行动了。猎物在眼前一晃而过,强劲的右臂忍不住扬起,紧握的匕首仿佛光速的炮弹,直刺向风绝尘暴露眼前的脊背!

    虽然风绝尘是个盗贼,但他三翻两次救过韩情的性命。何况在韩情看来,此人的秉性应该并不算坏。

    出于报恩也好,出于半个刑警的身份也好,甚至也许只因为,他不想再看到有血缘的寒非多伤一条人命?韩情没有犹豫,他正面迎上寒非的匕首,直到锐利的尖刀刺入胸口,那对绿宝石般美丽的瞳仁依旧泛着灼灼其华的灿芒。

    利刃刺入韩情肌肤的同时,寒非只觉自己的心脏也跟着一痛!

    他不想杀死韩情的!至少在猜测到韩情真实的身份后,他不再想要剥夺韩情的性命!

    让他没有想到的是,韩情竟然会奋不顾身地为风绝尘挡下这夺命的一刀?经常在孤儿院飞扬跋扈的韩情怎么会作出这样舍生忘死的事?他不理解。

    “你干什……什么?”

    寒非显然蒙了,他的脸上首次出现了惊慌失措。右脚向前迈了一步,寒非很想冲过去查看韩情的伤势,但无法抑制的恐惧感却遍布全身,连年幼时被训练成杀手的漆黑记忆也没有此时的感觉让他颤栗!

    风绝尘铺捉到寒非脚步的停滞,他一手夹着男孩,一手拉过韩情背在肩头顺着布条滑下。风绝尘看到两人的瞳色,也大概猜到了让寒非慌乱的真相,果然他的押注是正确的,寒非眼睁睁见他救走韩情并没有出手干预。

    此时二楼的火势越烧越旺,多名孩童因烟熏已经窒息,连立柱也开始摇摇欲坠眼看就要倒塌。

    风绝尘放下韩情的时候正想查看他的伤口,远处逐渐传来警笛靠近的声响,面罩下的薄唇轻轻舒了口气,他遗憾地看了看脸白如纸的韩情:“多谢你为我挡了一刀,不过恐怕……我是没有报答你的机会了。”

    最后再次凝视了一眼韩情胸口被鲜血染红的衣襟,风绝尘立刻转身,在白夜等人还未到来之前他已消失不见。

    同时获救的男孩在身后大喊着“不二周助别走”,却见一道黑色人影如闪电般飞驰而来。

    那人穿着黑色皮衣带着头套看不到脸,但胯下摩托车轰鸣的声响仿佛他此刻内心的怒吼!

    韩情的心脏虽然没被刺中,但匕首的锐利已经割裂了心脏周围的横膈膜,韩情几乎连呼吸的力气也提不起来。

    朦胧中他看到白夜摘掉头盔后焦急地跪在自己身边,内心被暖阳般的柔光充盈,这一刻,他甚至忘记了艰难吸气的苦痛。

    白夜那张充满仙气的脸容终于显出人世间该有的颜色,美如月辉的双眸蕴着明显的哀伤,连声音也有些颤抖了。

    “已经拨打了急救电话……再忍忍……”

    韩情很想转动手臂最后触碰一下白夜的脸颊,但是再怎么努力,那条胳膊都无法随着意志而抬起。

    他也是一名医生,他很清楚自己伤势的严重性。这种症状必然是割断了横膈膜,就算能再撑十分钟左右,他最终还是会因失血和窒息而死在这里……死在这个最初也是最后的朝阳孤儿院……

    生命快要消逝的最终时刻,他很想再次深情地向白夜表白,可话语卡在咽喉发不出声,唯一可以传达心情的,只剩下那对璀璨如绿色珍宝的眼睛。

    白夜似乎看出了韩情的愿望,他伸手拉过对方的掌心,连声音中的冷淡都变为了轻柔:“前几天我偶然翻出了当年的自行车,没了后座真的很难看,等你身体好了,还是把后座还给我吧。”

    韩情听到白夜说出这么不符合他人物设定的话来,简直想要捧腹大笑,只是艰难地动了动嘴角,他根本笑不出来。

    警笛声终于在近前停下,何轻音、苏洛、香川飞鸟等人从车上跑了下来。警察们忙着救助留在楼上的孩子,寒非却神不知鬼不觉地在混乱中跳下了二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