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章 爆炸
    ,!

    主持人谭丽听到这样阴森恐怖的音色也是愣住了几秒,但她毕竟已在主持界混迹多年,很快就恢复了那惯常甜美温柔的表情。

    “这位观众说出的话似乎很有哲理哪,不知道您对道光年间这道圣旨会提出什么问题?”她将听不懂的内容称为“哲理”,并且不着痕迹地将话题带回了即将拍卖的古董上。

    “啊啦,这位主持人既然这么喜欢这张圣旨,那我让你变成圣旨可好?”阴恻恻的声音似乎笑了起来,只是这阵笑意带来一阵寒风瑟瑟,仿佛是地府的鬼魅发出的嘲讽,大厅内的众人再次打起冷颤。

    角落中的韩情焦急地向坐满人的会场张望,直觉告诉他,长发男子一定藏身人群之中。如果真是这样,那么此时谁在拨打电话,谁就最有可能是嫌疑人。

    但他的目光扫视了几遍,却并未发现气质相似的人正在与人通话。

    刚才还保持镇静的谭丽听到电话中诡异的言语,脸上也出现了几分慌乱,或多或少,她有点理解了热线中那人的威胁之意。但导播并未听出话外之音,所以热线电话仍未切断。

    谭丽深吸口气装作毫不在意:“我们这里是拍卖宝物的节目,这位观众如果想来谈理想谈人生,恐怕要切断你的电话了。”

    “啊啦?我没说清楚么?嗯……谭丽小姐难道没有听说过,不听话的孝会是什么下场么?”

    电话中的声音所问非所答,可在场的苏洛、白夜及何轻音都听出了步步紧逼的味道。只是几人虽然知道有人在热线电话中明目张胆的威胁,但他们并不清楚“不听话的孝”背后代表的真实意图。

    台上的谭丽脸色骤变,看起来她对电话中的意思心中有数。谭丽的目光紧紧盯着裴福林,她想要向对方暗示什么。可那位官二代却一脸得意的笑容回望谭丽,显然他并没看出女友此时心中的担忧。

    谭丽有些气急败坏地横了裴福林一眼,连对热线那头询问的语气都开始出现焦灼:“你这话是什么……什么意思?我并不明白。导播!”她想提醒导播应该切断电话了。

    阴森的声线再次开口:“人类死后是没有灵魂的。所以,你不用知道我是什么意思。啊,那个不知道叫什么名字的蓝眼珠!”最后这句,明显针对的是戴着蓝色美瞳的韩情。

    隐在角落的韩情听到杀手向自己讲话,一颗心扑通扑通急速跳动起来,他已经分不清这种感情是被杀手盯上的紧张,还是将要探知真相的激动。

    “蓝眼珠小子,你喜欢看烟花么?”

    听到对方突然说出毫无关联的一句,韩情不由得怔了怔。

    苏洛等人自然也对“蓝眼珠小子”的身份震惊,他们的脑海中不约而同浮现出韩情的样子来。

    苏洛低声向白夜问:“你也派了韩法医来这里警戒么?”

    白夜神情凝重地摇了摇头。

    “糟了。”苏洛蹙眉轻呼一声。

    便在此时,电话中那人又阴恻恻地笑了:“我觉得你一定喜欢烟花,让我放给你看吧。”

    韩情本是窝在舞台边的角落里,听到对方最后这话不由得内心一凛。不详的预感爬上心头,微微沉吟几秒,他突然闪身向舞台扑了过去。

    一切都发生在顷刻。

    谭丽正一手拿着话筒一手端着装有圣旨的托盘站在舞台中心。可当“让我放给你看吧”几个字落下,她手中的话筒却轰然一声炸裂开来!

    爆炸的冲击波与凄厉的尖叫声一同在观众中炸开,碎片向四周飞射,搅动起空气形成热浪的旋涡。与这热浪共同迎面而来的,是谭丽被炸得支离破碎的血肉!

    韩情在将要爆炸前的一秒隐约猜到了杀手口中“放烟花”的含义,所以他立刻想要奔过去救人。只是还没登上舞台,隐藏在话筒中的烈性炸药就被引爆了。

    韩情只觉脸颊与露出的手臂肌肤骤然一热,随之是铺天盖地的热浪与眩晕。

    天地倒转、声音消失,但这样的感觉只有几秒,很快,他的耳畔再次听到人群尖叫哭闹的声音!

    回过神来的韩情,努力用小臂撑起身体坐起,第一个反应便是白夜有没有受伤?

    他向方才白夜所处的方向望去,幸好对方的座位较远又被人群遮挡,所以白夜、苏洛、何轻音三人并没受伤,他们正在安抚饱受惊吓的观众。

    高悬的心脏放下,他刚呼出口气,眼前一个人影飘过,虽然被黑烟遮挡朦胧不清,可只是匆匆一瞥,他的全身毛孔都因恐惧而颤栗起来!

    是他!准没错!

    韩情顾不得手臂的擦伤、也不顾上与白夜等人招呼,紧跟着一闪而过的黑影,他急忙追了出去。

    整个电视台都陷入恐怖袭击的混乱中,人们向外奔逃,甚至有人跌倒后又被他人踩踏。

    鬼哭狼嚎声不断,大家都担心除了爆炸的舞台外,电视台还有其他地方被人放置了炸弹。

    韩情刚刚追出电视大楼,眼前的背影就停下了脚步,他也不由自主地停了下来。

    明媚的艳阳下,是一道比阳光还要魅惑妖娆的背影。

    墨色长发随着微风舞动,为那不盈一握的纤腰增添了妩媚妖艳的风情。

    女人?

    韩情内心产生了疑惑,那日在他背后说话的,明明是个男人的声音!就在刚才的热线电话中,虽然声音阴柔诡异,但至少可以确定是个男人无疑!

    那人停住脚步背对着韩情,似乎他感受到韩情的矛盾心情,于是他微微侧过脸容。

    黑亮如极地深渊的瞳仁透出诡异莫测的妖孽气息,高挺的鼻梁、苍白的肌肤,尤其那夺目的红唇在阳光下越发刺眼!

    可只看五官轮廓,第一眼时韩情还以为看见了自己!不过不同的是,对方的气质比自己还要阴柔妖娆百倍!

    那人见韩情傻在当场,不禁轻扯唇瓣微微一笑,殷红的舌头探出,舔舐唇瓣的景象让人涌起一股即将成为其猎物的恐惧!

    “果然你不只是与我容貌相似,还有看穿我伪装事故死或自杀死的能耐。这么可爱的你,我还真不忍心杀掉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