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九章 献计
    ,精彩小说免费!

    手执11号牌的夺宝人从座位上站起,年轻的脸上扬起自信满满的笑意,但是他的目光却带着甜蜜深情望向舞台上的谭丽。

    “是裴福林!”何轻音不禁低呼一声。

    这位春风得意拍下水墨画的,正是市*****裴沛的独子,裴福林。

    他就坐在何轻音前两排,从侧后方向他望去,虽然看不清正脸,但却能清楚的感受到他那狂傲自信的强大气场。这种傲慢不同于白夜气质上的冷傲,那是一种出身于位高权重的官宦家庭才会显现的自负。说白了,就是只有官二代才能呈现出的表情。

    裴福林正举起双手向四周热烈鼓掌的人群点头致意,怎么看,他都只是个普通的纨绔子弟。

    “这人看起来一点不像犯罪集团七夜的人!”何轻音小声伏在苏洛耳畔:“我们所知的七夜集团,整体上是一个邪恶却高智商的犯罪团伙,这个集团讲究虽然为达目的不择手段,但他们首选的方式都是尽量不去暴露自己,所以不太会网罗裴福林这样的类型。”

    “确实,过于张扬的人很容易暴露秘密,由此见来裴福林应该不是七夜的人。那么七夜为什么要花大价钱拉拢裴福林……”苏洛正猜测原因着,却看见何轻音的瞳仁冒出了人民币的星星。

    “大价钱?那是多少?一张破破烂烂的圣旨很值钱么?”何轻音的星星眼中开始出现红色毛爷爷的幻象。

    白夜翻了翻手机上的资料插口:“几年前项浩然拍下来时,市值人民币两百多万,到了如今,恐怕已经超过千万。”

    “哇塞!”何轻音忍不住惊叹了一句,随即她发现自己声音大了,急忙捂住了嘴巴。

    三人谈论的间隙,已经开始拍卖第二件藏品。人群中方坤警官那胖胖的身躯渐行渐近。

    来到白夜的身旁,他掏出手帕擦了擦汗,这才弯下腰向白夜说:“白队,我们的任务是警戒,目的是保护这些重要的古董。但我发现拍卖行和电视台中能够接触古董的人太多了,如果真有人想要偷走宝贝,使用偷龙转凤这招几率最大。”

    白夜原本叫刑侦队员以警备之名到此,是担心拍卖会上七夜集团的人将要有所动作,倒并非真的认为有人想要偷取古董。但是经方坤这么憨直的提起,他倒一时也不便将实情说出来了。

    旁边的苏洛觉得今日的方警官精明了不少,微一思索,倒也不排除七夜想要拿回圣旨的可能。于是他抢在白夜前开口:“方警官说得没错,如果有人想打古董的主意,那么最佳时刻就是取出宝物走上舞台的时候。”苏洛的目光落在捧着一方美玉的礼仪小姐身上。

    “我觉得,是不是让我们队的人替换掉那些礼仪,否则万一有人在中途调换了珍宝就麻烦了!”方警官的眼睛本就被脂肪堆叠的很小,此时他还故意眯了眯。

    何轻音也觉得这么做比较保险,于是赞同地点头:“我也觉得这样好点,虽然在观众看来可能有些奇怪。”

    方警官摸了摸后脑露出憨厚的笑:“我长得像个小熊,恐怕要让观众失望了。”

    白夜向他点头表示同意这个部署,方警官咧嘴一笑,用手帕抹了抹额头的汗水这才转身离开。

    “现在的社会使用手帕的人不多见了。”苏洛望着他的背影轻声说了一句,心头略过一抹不和谐的感觉,但是主持人谭丽高昂的声线将他的注意力转移到了台上。

    “下一个藏品可厉害了,是道光皇帝颁布的圣旨。这张圣旨是我一位已经去世的朋友所有,当年他在国外的拍卖会上购得,有详细的资料为证。”随着谭丽的话音落下,大屏幕上出现了一道金黄色的圣旨图片。

    方警官手捧摆放圣旨的托盘走上了舞台,他似乎很不好意思在电视上露脸,所以低着脸庞看不清表情。他将圣旨轻轻放在桌上就立刻转身离开,完全不顾底下观众对于礼仪小姐变成了肥胖壮汉而爆出的不满之声。

    苏洛总觉得哪里怪怪的,他微蹙眉头向白夜询问:“你和方警官熟不熟?”

    “熟不熟?”我调入刑侦大队的时候他已经在了,听说他在这里干了近十年,算是一名资深刑警。”

    “你信任他吗?”

    听到苏洛这个问题,白夜犹豫了。

    原本他就是个信任朋友的单纯男孩,所以之前他也信任林轻心,但对方第二夜的身份却让他震惊!

    那么此刻他到底还能不能肯定的说出信任别人的话语?

    静谧了几秒,白夜坚定地回望着苏洛:“我信任他。”

    “那就好。”苏洛似乎放心地长舒口气。

    “你怀疑方坤?”白夜直白地提出问题。

    “不好说。我是不是在怀疑方坤哪?还是说……我在怀疑方警官?”苏洛仿佛在向自己提问。

    “方坤不就是方警官?又不是两个人!”在旁一只听着苏洛哑谜的何轻音被绕得发晕。

    可这话却仿如大锤重击,苏洛的脑海中有束光亮一闪。他刚想要提醒白夜点什么,却听扩音器中突然传出一道令人寒战的声线。

    “这道圣旨看尽了人世沧桑,但却不能开口说话。如果人类都能与这圣旨一般多好。”

    这道男女莫辩的声音阴森而诡异,正是与场外接通的热线电话中传出来的。

    原来到了拍卖圣旨的热线电话环节,主持人谭丽接通了第一个来电,可她还没有开口,却被对方抢先说出了这句完全无法理解的话语。

    大厅内聚集着七八十人,可几乎所有人在听到这样的声音后,都觉得背后阴风阵阵脊背发凉,刚才还情绪高昂的拍卖现场骤然变得鸦雀无声。连苏洛一时也被这诡异的声线吸引,暂时忘记了刚才内心浮现出的担忧。

    只有一人因为这阴阳怪气的声线而兴奋激动,那人就是韩情。

    刚传出前半句声音的时候,韩情已经听出了热线电话中与当日于酒吧内在自己背后说话的是同一人!

    绝对不会错!

    此人正是他翻阅无数卷宗、走访了无数家庭,一直想要追查到底的黑暗杀手!

    果然他没猜错,拍卖行员工坠楼案并不是自杀,一定是这名杀手为了某种目的而进行的杀人后伪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