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六章 各自的战斗
    ,精彩小说免费!

    想要找出真相的愿望越发强烈,正是这样的想法导致韩情每晚耗在罪恶酒吧。他在等待那日阴森可怖的长发男子。

    好在他本就与老板娘交情匪浅,所以只是周末才来的他近日天天出现,倒也没有人觉得有什么奇怪。

    蹲守了半个多月,依旧毫无动静。

    这天晚上是周六,正是每周韩情客串钢琴师的日子。他演奏了一曲鲁多维科动人心弦的《oltremre》,赢得了台下热烈的掌声。

    刚走下演奏台,老板娘便端来一杯色泽殷红如血的鸡尾酒:“这是那位客人请你的……唉?人哪?”老板娘惊讶地向角落处一个空位张望了几眼。

    不知何故,韩情全身的毛孔突然紧张起来:“什么样的客人?”

    “头发太长遮住了脸,我看不清……”老板娘话未说完,韩情已经追了出去。

    但是门外的马路上,除了一些酒醉的人门和等客的出租车,并没有看见长发飘然的人影。

    看来那日果然不是他的错觉,确实有这么一个人与他搭了话,甚至此人还在偷偷关注着自己。

    心头这么想着,想要抓到此人的想法超越了一切。除了有案件需要解剖的时候,韩情白天几乎化身为刑警,开始针对案件相关的死者家属进行走访调查。

    白夜或多或少也知道这一情况,但是他的注意力都放在七夜组织的案件上,对此他也只是任凭韩情打着“刑侦大队”的幌子没有过多干涉。

    随着案件的深入了解,韩情又发现了一个重大线索。那就是每一起看似自杀或者事故的案子背后,都有一段家暴或虐待的背景!

    酒吧门外国税局科长醉酒驾驶掉入河中淹死的案件,科长在酒吧暴打儿子是韩情亲眼所见。最初他并未注意到这点,直到走访了卡车与轿车相撞的案件,他在国土局办公室主任居住的小区里打听到了让人无法置信的事实。

    被卡车压死的国土局办公室主任虽然只是个三十出头的离异女性,但是在孩子教育方面却十分严酷。她的女儿只有十岁,可她为了让女儿所有业余时间都放在练习钢琴上,她甚至将女儿用狗链拴在家里剥夺了女儿的自由!

    因为女孩脖颈长期存在锁链勒住的痕迹,终于被学校发现而报警,但是派出所民警对于这样的家庭纠纷也很难处理,除了劝导外也不方便采用强制手段。女孩没有爸爸,唯一的妈妈却这样对她,她那幼小的心灵上一定留下了深深的伤害。

    得知这一事实,韩情的内心“咯噔”一声,他觉得,冥冥中仿佛有什么东西将他的猜测慢慢串联在一起。

    于是在其他案子的调查中,他开始侧重于打听关于家暴和虐待方面的事件。

    有宗跳崖自杀的案件他也一直心存怀疑,死者是某高中的校长,曾经担任过教育局的高官。韩情从死者同事那里听说,校长是因为骚扰高中女生被人举报,这才导致了他的自杀。

    所有事件感觉上存在着某种联系,但是并没有实质的证据支持,这样就算将这些告知白夜,恐怕根据法律也不能立案侦查。

    经过深思熟虑,韩情作出了一个大胆的决定,那就是“引蛇出洞”!

    既然黑暗中的某个杀手已经在注意他,而他作为法医也算是公务员的身份,那么只要他假装虐待某个弱势群体的话,是不是对方就能上当,从而引起对方想要杀了自己?

    这是危险却又令人兴奋的赌注!

    对于特立独行的韩情而言,一想到自己即将处于生与死的边缘,他有种莫名的心跳加速之感。那是一种向深爱的白夜证明自我价值的雀跃!

    韩情每年节日的时候会回到朝阳孤儿院看望那些孤儿。他与白夜,甚至是苏洛,都在这个孤儿院生活过。对于这里的一草一木,向来是他心目中“家”的代表。

    可自从想要引出那个杀人者,他再回到孤儿院时仿佛变了一个人。他在孩子们身上开起恶毒的玩笑,见到院长和工作人员愤怒的表情,他便抽出一大叠钞票扔在他们的身上。大家都以为韩情被社会的黑暗吞噬了,只有他自己知道,面对众人的厌恶,他的内心饱受着怎样的煎熬。

    但是韩情相信,这样的做法一定能引来杀手对于自己的杀意。他也坚信,凭借自己的身手必然会在危机时刻制服对手。

    韩情设下陷阱等待杀手的同时,苏洛与白夜对于已经被释放的罪犯筛查也取得了重大突破。

    林轻心在职这段期间,看守所以及监狱迎来送往的犯罪分子不下千人,想要从中找到可疑的嫌疑人,真是难如大海捞针。

    这段时间,何轻音连新案件也没有接,每天蹲在新据点内仔细查看白夜走访得来的相关资料。

    新据点是一家破败的二手书店,这回是按照苏洛的喜好选择的。书店内没有流行的网咖设备而是老式书架,但占地较广大约也有二三十个架子。在现今的社会,这种纯正的书店几乎都面临倒闭的危机。这次苏洛向店老板租来后方仓库作为办公室地点,据说是挽救了书店的命运。

    何轻音觉得自己的眼睛近期对着电脑太多一定近视了,所以这天上午她小小的偷了个懒。先是跑到眼镜店测了测视力,还好没有达到需要配眼镜的程度,于是她顺路买了三杯咖啡奶茶加上蛋挞打算慰劳一下大家。

    虽然与苏洛相处的时间她很开心幸福,但是每每想到好友米乐因此与自己疏远,内心深处总有几分惆怅难安。可她绝非那种为了友谊而枉顾恋人的心情会作出割爱让步的傻女人。思索着要不要打电话给米乐,何轻音的步伐有些沉重地走入办公室。

    原以为苏洛一定会打趣她迟到,可她却发现苏洛与白夜周身显出凝重压抑的气氛,这种氛围令她心中涌动起不安。

    看样子应该是找到嫌疑人了,他们不是应该高兴么?为何却是这样的沉默?

    “怎么了?”她忍不住开口。

    “有个人……很可疑。”回答她的,是白夜清凉的声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