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五章 事故死?自杀死?
    ,精彩小说免费!

    韩情赶到事发现场的时候,消防已经将车辆和尸体打捞上来。

    罪夜酒吧并非设在特别繁华的城市中心,而是周边清幽宁静的夜生活一条街。也许是人们的生活过于忙碌快捷,导致到了夜晚,他们更加喜欢四周环绕高耸绿树以及潺潺河流的优美之所。所以在这座城市里,这片街区就成为了这样一个特别的所在。

    韩情跑到白夜身畔停下,见到刚刚还生龙活虎的男人此刻脸色苍白地躺在地上,即便是见惯了尸体的他也有些唏嘘感叹!

    “好大的酒气!”韩情掩住鼻子向白夜问:“是醉酒驾驶导致事故?”

    “不好说,现场并无刹车痕迹,也不排除自杀的可能。”

    “我觉得不会是自杀。”何轻音忍不住插嘴:“刚才他还在酒吧里那么嚣张,怎么会不出一个小时就想结束自己的生命?”

    一名消防队员听到何轻音的话点头赞同:“我看啊,就是喝得太醉了。这种事故我见过很多。”

    耳边都是人群讨论的声音,韩情却恍如不闻,他戴上手套俯身蹲在了尸体旁。

    仔细查看了皮肤表面,苍白而浮肿,并未见到明显的伤痕,确实是溺死无疑。从初检看明明就是一宗简单的交通事故,但是韩情的耳际不由得想起方才酒吧内那阴森恐怖的声线。

    “果然这样的人不该活在世上么?”

    他不禁打了一个哆嗦,柳叶般的眼眸眯成细缝,他神情凝重地看着尸体被台上了车子。

    “我回去验尸吧。”韩情摘掉手套就要离开。

    “你今天生日啊,不是休假么?让别的法医……”何轻音刚说了两句,却见韩情已经匆匆地坐上了警车。

    何轻音并不知道韩情内心的焦虑,她冲着白夜打趣道:“韩情和你相处多了,也变成了没日没夜的工作狂。”

    苏洛望向白夜询问:“你要不要也跟去?”

    白夜微微摇头淡然地说:“如果要去工作,我想排查监狱和看守所的狱警才是当务之急。”

    苏洛听到白夜这么说,温雅的眸子溢出几分暖意:“看来你无时无刻都在考虑如何抓捕七夜组织的成员。”

    何轻音意兴阑珊地感叹:“自从林轻心入狱后,我们将与他接触过的所有人都进行了调查,但是至今没有发现什么重要嫌疑人。”

    苏洛的语气轻柔如夜晚的微风,眸光却染着灼灼其华的坚定:“林轻心主动认罪入狱,这事儿绝对没有表面这么简单。他在监狱系统多年,网罗罪犯罗斌加入第二夜恐怕也是那时进行的。目前我们除了排查再没其他线索,所以如果从狱警们身上查不到什么,那我们就从这些年释放了的罪犯身上调查。”

    “所有?”何轻音吃惊地撇了撇嘴。

    “所有。”苏洛轻柔地笑了笑,仿佛这两个字并非代表巨大的工作量,而只是踏青郊游那么闲散随意。

    “事不宜迟,我们即刻就回去。”白夜听到苏洛的提议已经迫不及待,他扔下这句也不管那两人要不要跟来,伸手叫了一台路边的出租车就坐了上去。

    这边三人赶往新据点排查嫌疑人的时候,韩情已经在解剖室对尸体进行了详细解剖。

    尸体的肺腔积水,内有泥沙以及水中其他杂质,从科学角度上看,死因真的是溺毙而亡。死者的手指因为溺死前四处乱抓而出现血痕,这也与车厢内痕迹的鉴定报告吻合。从尸体的血液中检测出酒精浓度竟然高达0.3%,如此醉酒的情况下,死者可能因酒精昏迷所以才在没有刹车的情况下冲入河沟。

    原本一切证据都显示死者是醉酒驾驶不慎掉入河内死亡,韩情的验尸报告也是这么写的,但是在他内心深处,那份不安却慢慢扩散,无法消除!

    他很想打电话给白夜商量,但转念想到自己子虚乌有的猜测,他又停止了拨打电话的动作。

    韩情将最近几起让他感到诡异的事故死或自杀死案件都翻了出来,不仅是自己出具的验尸报告,连其他部门提供的环境或物证的检验鉴定结论也通过关系弄到了手。

    仔细翻阅着案卷的卷宗,直到太阳再次照耀大地,他才发现自己竟然看了一夜的材料。

    但仿佛他白白浪费了时间,这几起案件毫无关联可言。事故或自杀的方式方法千姿百态,几乎都没有任何重合的线索,死者也是各不相识并无交往的关联。

    韩情觉得太阳穴很痛,他伸手使劲按了按,起身想要给自己冲一杯咖啡。

    同事们已经陆续到达准备上班,同办公室的另一位法医开门走入,见到韩情似乎没有回家的憔悴样子,对方不禁满脸惊讶。

    “昨天你不是休假么?怎么回来加班了?啊,对了!”那位法医有些兴奋地凑了过来打听:“早间新闻说,昨晚国税局那个科长醉酒驾驶结果冲入河中溺死,这个案子是不是你解剖的?就为了这个你才销假回来?”

    对方一连串的问题让疲惫的韩情有些眩晕,他刚答了句“我是……”两个字,脑中一道光芒却突然划过。

    国税局科长?

    这个词汇占据了他的思维,顾不上回答那位法医的问题,他急忙冲回办公桌前快速地翻阅起高高的卷宗来。

    身份?他之前怎么没想到!

    这几宗案件中,某一方的死者身份都是公务员!

    因为这些死亡的死者单位各不相同,就算是公务员但是所在机构也完全无关。甚至有些案件,如昨天白天发生的卡车与小轿车相撞,死亡的一方是卡车司机,另外一方是国土局的办公室主任及其女儿,这样的情况下更是让人难以注意到其中公务员的身份有什么特别的地方。

    也许,这些公务员的死亡全部是巧合,又也许,是基于某种原因,有人打算让他们在这个世界上消失?

    韩情并不能肯定自己的猜测正确与否,但是这样的想法激起他莫名的兴奋心情,这一刻,他似乎能够体会白夜完全投入案件时那种忘我的状态了。

    能够亲手揪出罪恶的根源,果然让人快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