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四章 父与子
    ,精彩小说免费!

    优美的旋律在指尖流淌,宛如少女多情的低喃响在耳边,又如情人在爱抚头顶的发丝,让人想要沉入这样的美梦,再不想醒来……

    韩情演奏的曲音就是这样玄妙,它可以抚平人心的焦躁,似乎连猛兽都能平静安睡。

    何轻音曾与苏洛、米乐、冷思悠一起听过演奏会,那时许是她心情郁闷烦躁,所以除了昏昏欲睡并没感受到什么震撼人心的味道。可是今日不同,虽然苏洛的演奏也算动人悦耳,但是从意境上听来,还是韩情的曲子更加让人扣人心弦。

    苏洛走下演奏台的时候由衷赞叹:“专业的果然不同!看来我只是个合格的倾听者。”

    韩情脸上是掩饰不住的自信满满,嘴巴上倒是出现甚少的谦虚:“苏检才叫厉害,只看了几眼乐谱就能弹成这样,不愧是鬼才。”

    何轻音诧异地看了看苏洛:“你原来并不会弹?”

    “嗯……近距离看过几次别人弹奏……”苏洛笑得春风拂面。

    何轻音不由得转头向白夜望去,自从酒吧开始营业,白夜就一直坐在吧台前独自小酌。都说白夜是过目不忘的天才,如果让苏洛与白夜这两人好好比试一番,到底谁才能更胜一筹?

    此时四周热烈的掌声渐渐停歇,很多客人都举起酒杯向韩情或苏洛遥遥一敬,以此来感谢他们带来的优美琴音。

    钢琴曲落幕,酒吧很快又恢复了旋律动感的音乐。几人刚坐下喝了几杯,就听见入口处传来男人愤怒的吼声,那声音甚至盖过了音乐,场内的客人都忍不住转头望了过去。

    “把我儿子叫出来!否则我叫你们立刻关门!”一名身材粗壮的中年男子大喊大叫,酒吧的保安正阻止他的闯入。

    “怎么回事?”韩情疑惑地问老板娘。

    老板娘脸上露出厌烦的神色,无奈地摇头:“这人也不是一次两次了,又来找他儿子!他儿子是我这里常客,虽然是高中生,但已经年满十八岁了。他愿意来,我总不能赶出去吧?”

    “因为这位父亲来捣乱多次,所以老板娘就干脆吩咐保安不让他进来?”苏洛眨了眨眼睛。

    老板娘一脸为难:“不然能怎么办?上次他把酒杯都砸了。”

    此时那男子突然指着保安背后叫了一声“哎呀”,随即趁着保安回头之际,他急忙冲了进来。

    酒吧内灯光昏暗,但是这位父亲显然熟门熟路了,他直接冲向了dj舞房。果不其然,里面酣畅淋漓地痛快跳舞的人群中,一名穿着骷髅头图案衣衫的大男孩被他一把拖了出来。

    男子也不顾这是公共场合,飞起一脚就将儿子踹了个四仰八叉。

    四周的人群忍不住停下舞动,虽然大家都退后几步想要远离纷争,但他们又忍不住想要看看接下来的热闹。

    作为父亲,男子完全是中国式家长的典型,显然他认为“棍棒底下出孝子,老子打儿子天经地义”,所以每一脚踢上去,都让儿子露出痛苦到恐惧的神色。

    “让你不听我的话!让你不听我的话!就知道胡乱花钱,看老子不打死你!”

    “爸!爸!别打了!我再也不敢了!我再也不敢了!”儿子抱住脑袋一边翻滚一边求饶。

    那位父亲仿如不闻,脚上的力度让人看了,就会觉得他踹的不是自己的骨肉而是仇敌。

    何轻音实在看不下去,虽然家庭纠纷连派出所都很难管理,但是看着这样的家暴行为,作为律师的正义感实在无法忍受。

    “住手!你再打人我就报警了!你这是虐待!”何轻音奔了过去一把推开男人。

    此时儿子露出的手臂已经青一块紫一块,由此可以想象被衣服遮掩的身体上更是淤青得惨不忍睹。

    男人没想到有人管闲事,所以被何轻音一推趔趄了两步这才站稳。回过神来,他将愤怒转移到何轻音身上。

    “你这小姑娘年纪轻轻不学好来这种地方,肯定也是个不良少女!什么时候轮到你管我家的事儿了?你不会与我儿子有一腿吧?敢推我,小心我揍你!”男人抡起拳头向何轻音走近两步。

    “凶神恶煞我就怕你啊!”何轻音挺起胸脯仰起头,绝美的脸蛋上写着倔强与不屈。

    男人刚要发横,却见何轻音背后出现了三条气势逼人的人影。尤其正中那人,明明正温柔优雅的笑着,但是他的周身透出一股极为不详的气息让他不禁打了个哆嗦!

    地上的儿子见父亲停止了暴行,急忙连滚带爬地起身,趁着父亲的注意力被管闲事的女人转移,他偷偷从人群中挤了出去。

    男人一个疏忽便不见了儿子的踪影,他实在顾不得与何轻音等人周旋,口中不知骂骂咧咧了一句什么脏话,随即他追着儿子跑了出去。

    “有这样的父亲才会养出不务正业的儿子。”韩情伸手将发丝掖在耳后。

    “果然这样的人不该活在世上么?”

    人群中突然传来这样的一句,声音阴森寒冷,仿佛是地狱使者的喃喃自语。那人似乎故意站在韩情背后只是说给他一人听的,所以何轻音、苏洛、白夜等人都没有听到。

    韩情急忙转头,但只是倏然一晃,好像有那么个人影从背后闪过。朦胧间除了一头黑如天河的披肩长发转瞬即逝,韩情并没看到那人的样貌,甚至连身高衣饰都没有任何印象,但直觉上,应该是一个男人。

    酒吧内很快恢复了往常的热闹,韩情却疑惑地眉头深锁,他寻了由头独自来到酒吧保安室内翻找起监控。眼珠紧盯屏幕酸得不行,可可他依旧未从人群中找到任何相似的身影。

    怎么这么奇怪?

    难道那阴恻恻的声音是自己的幻听?那诡异的黑发是自己的想象?

    就在他怀疑自己酒量差到只喝了一杯啤酒就产生幻觉的时候,他的手机响了起来,屏幕上显示出白夜的号码。

    “你在哪里?快到酒吧外的大街上来。距离酒吧两个路口的地方刚刚发生了交通事故,刚才在酒吧内打人的那位父亲,因为醉酒驾驶冲入河沟内……目前已经死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