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一章 令人意外的结局
    ,精彩小说免费!

    林轻心虽然管理着贩卖人体器官这样罪恶的组织,但他几乎从不亲手沾染鲜血,就算那日在看守所内无奈下杀掉李叔灭口,他也会选择勒毙对方这样干净利落的方法。而他平时对下属发出的指示,首选方式更是逼迫他人自杀。

    所以当林轻心听到苏洛仿如恶魔般的低语,连身负重罪的第二夜也觉得自己的一颗心脏因为恐惧的紧慑而砰砰急跳!

    他在七夜集团内见过各式各样的凶徒,他们烧杀抢掠无恶不作,但这些人充其量也只能称之为凶徒、坏蛋、恶棍,但却无法称呼他们恶魔。

    只有集团的**oss一人,才是唯一能令林轻心心胆俱寒的恶魔!

    但是此刻、面前,他目睹到苏洛的某一个神情、某一声轻叹,他突然意识到,这个人可以被称为恶魔!那是戴着天使面具的恶魔!苏洛是可与boss并驾齐驱的存在!

    林轻心深吸口气,努力平复几分心情,他挤出强颜欢笑:“苏检……你不去做犯罪分子真是可惜了。”

    “哪里哪里,见笑见笑!很多不足之处我都要向你学习请教!比如说……如何管理贩卖人体器官这样庞大的组织,平时一定很耗费心力吧?第二夜组织的运作是单独进行还是直接受七夜集团管理?作为第二夜主事人,如何能将本职工作与狱警的假象工作进行最佳平衡?”

    林轻心因为情绪动荡有些心神不宁,丧失了最初的淡定从容,他刚自然而然地说出“其实第二夜”这五个字来便倏然惊觉,自己差点着了对方的道儿!

    苏洛一连串追问出好几个问题,明知林轻心不会老实回答,但他的目的却是仔细观察对方的微表情。

    看到林轻心流露出细微的慌乱眼神,苏洛更是步步紧逼:“你这样的欲言又止,看来是真心害怕七夜集团的**oss哪!不过以对方阴险毒辣的性格手段,就算你不说出实情,恐怕他也不会放过你这个已经没有价值的弃子!你为帮boss进行灭口的善后工作一定做过不少,也许此刻浮现在你眼前的,正是那些人临死之前痛苦的面容?看到他们,你是不是也预见到未来的自己?”

    苏洛自然不知林轻心有没有帮助boss进行善后杀人,但是从贩卖人口这一工种推测,大抵七夜集团因为各种原因杀人后都会将尸体送到第二夜手里进行“废物利用”。这么一想,当然是由第二夜部门直接动手杀人后处理最为合适了。

    苏洛只是站在对方的立场揣测出这样的结论,没想到真的让他猜个正着。

    林轻心的脸色越发难看。他似乎眼前真的出现了boss找人诛杀自己的恐怖场面!不过这样的念头转瞬即逝,他很清楚,因为某个原因,此时的他还是安全的。

    苏洛没有放过林轻心瞬间的错愕,本以为自己的方法取得了效果,却见对方的表情突然改变了。

    林轻心这次是仰望棚顶闭上了眼,收敛心神平静了几秒,他缓慢地睁开了双眸。

    “其实第二夜……我也只是从新闻上听过。所以苏检刚刚的问题我无法作答。不过我承认,我确实愧对人民警察的身份做了唯一的错事。那就是……帮助项浩然将匕首传给何正义!”

    林轻心突然开口认罪先是让大家一阵欢喜,可是细细咀嚼着话中的意味,几人立时沉下脸来。

    “你只承认帮助项浩然逼迫何正义自杀的罪行?”苏洛虽然也疑惑林轻心为什么承认,但机智的他提出这样的问题,也有将林轻心往杀人共犯上诱导的意思。

    其实从检方掌握的证据上看,别说是杀人重罪了,就是传递凶器给何正义这项罪名都没有证据证明。但林轻心却突然承认了罪责当中最为轻微的一项,对方的目的是什么?

    苏洛一时没有想到,但他不会放过任何可以利用的机会。林轻心只承认“帮助项浩然传递匕首”这一事实,但苏洛的言语中却将内容自动变更为“帮助项浩然逼迫何正义自杀”,这是两个意义完全不同的行为。

    镇定下来的林轻心却并没上当,他看了看苏洛,嘴角泛起往昔的爽朗笑意:“我说的是‘传递匕首’,至于当时项浩然为何让我这么做,我根本不知情。我当时是受了对方的威胁……”

    林轻心说到这里停了下来,他转头仰望起房间内的监控摄像头,目光中带有明显的嘲笑,只是不知这样的嘲讽是针对镜头那一方的何轻音,还是针对他自己?

    “项浩然威胁我,如果我不听他的吩咐,他就会对轻音动手。我当轻音妹妹看待,自然不敢用她的生命冒险。”

    听到林轻心面色不改地胡说八道,向来点尘不变的苏洛,眉宇间也显出一抹折痕。只是他轻轻一笑就将这痕迹不着边际地擦去。

    “原来何律师在你心里这么重要,甚至不惜让你违背警察守则?”

    林轻心收回目光点了点头:“当时我们并没有证据可以逮捕项浩然,那么轻音自然身处危险之中了。加之我也没想到他让我传递匕首的目的竟然是逼何正义自杀,所以……唉,总之是我犯了罪,我应该受到应有的惩罚。”

    苏洛看出林轻心已经紧锁了心扉,恐怕再要问出些什么有用的内容也是不能了。

    何轻音气得直想冲入审讯室,幸好被白夜及时拦住。

    之后的搜证工作没有什么进展,直到开庭那日,也只是在已有的证据上进行审理。

    林轻心的代理律师香川飞鸟虽然说话结巴,但是证据的攻防战却也进退有度。虽然在计谋心机方面苏洛更胜一筹,但是他苦于没有证据支撑论点。

    审理案件的法官就是冷思悠。当他知道何正义在休庭时自杀,立刻理解了开庭前第二夜在电话中说的那句话,庭审时便是此案的终局么?原来是第二夜早已设下陷阱逼迫何正义自杀的意思!

    法官冷思悠是偏向第二夜一方的,经过一番法庭辩论,最终检方虽然将林轻心入罪,但也只是判处了十个月的有期徒刑。

    走出法庭大门,苏洛望着春夏交叠的灿烂阳光,脸上却显出凝重的神情。

    何轻音轻轻挽住苏洛的手臂,她知道苏洛此时没有宣之于口的想法。

    “很可惜。”她代替苏洛说了出来。

    “夜晚再漆黑,总是会被光明驱赶。”苏洛呢喃着说完这句,终于恢复了那温柔雅意的笑颜。

    一道冷漠却隐动泉音的声线从两人身后响起:“看来坐牢是林轻心想要的结果。”

    “所以我们两人暂且放下大学时的恩怨恢复联合阵线吧,现在我最想要的,就是击溃七夜组织。”苏洛漾起的暖流融化了方才的阴霾。

    “原来这段时间只有我一个人认为我们是盟友。”白夜说这话时依旧面无表情,但是何轻音与苏洛都从中感受到一丝调侃。

    何轻音的心情振奋起来,她兴高采烈地伸出手臂,一手挽着一人,郁闷的心情一扫而空。

    对着蔚蓝的天际长舒口气,接着她大声喊了起来:“别忘了我也是联合阵线的一员啊!我们三人绝对会要瓦解那令人深恶痛绝的罪夜集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