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八章 师傅?还是杀人魔?
    ,!

    何轻音与项浩然相对而坐。因为即将进行正式审讯,所以两人是在审讯室见面并非看守所。中间没有铁栏杆的隔离,彼此能够清清楚楚地看到对方脸上极为细微的褶皱。

    看着此时的项浩然,何轻音的心情起伏不定。

    她既恨得想要亲手掐住对方的脖颈为父亲报仇,却又痛彻心扉仿佛无法呼吸。

    项浩然还是那副憨厚老实的样子,只是眼眸涌动着充满歉疚的微光,就这么盯着何轻音不语。想必此刻,他真的是没有脸面再说什么“对不起”之类的话了。

    何轻音强忍住眼泪咬了咬牙,声音也有些嘶哑粗糙起来:“项浩然,面对我……你觉得惭愧么?”

    项浩然显然没想到何轻音会这样郑重地质问自己,愣了愣,他轻叹一声老实回答:“是的,我很愧疚。作为你的师傅,我本应要做一个代表正义的表率,结果却因为无法控制私欲而深深伤害了你,甚至连累你父亲惨死。真的很对不起!”

    何轻音看到了对方眼中分明的泪痕,抓住这个机会,她决定以两人形同父女的感情攻心。

    来此之前苏洛已经提醒过她说话的方式,并且此时,苏洛正在监控室通过视频观看。律师会见嫌疑人是不能被监听的,苏洛也只能从两人的表情上猜个大概。

    此刻的何轻音根本不用表演,她对项浩然仇恨中夹杂亲情的情感早已表露无遗。她忍不住伸手抹了抹眼角的泪,吸了吸鼻子大声道:“让我成为你的代理律师!你出庭指证林轻心所有的犯罪事实!”

    项浩然的脸上出现明显的犹豫与难色,他凝蹙起眉头沉默了一会儿,带着手铐的两只手紧紧地握在一起。

    “不……恐怕我不能答应你。”

    何轻音重重拍击了一下桌面,怒火令她霍然站起:“为什么?他不过是一个已经被羁押的杀人犯,你有什么可怕的?还是说,你天生就是个残忍的杀人魔,到了今时今日还是不知道悔改?”何轻音声嘶力竭地吼了出来。

    项浩然觉得沉睡的灵魂被这吼声唤醒了几分,内心中开始泛滥起一股莫名的震荡。

    他是天生的杀人魔么?

    不,并不是那样。

    正是因为儿时憧憬着成为正义化身的律师,他才努力学习最终考入了名牌大学取得了律师执业资格证。最初的几年,他真的是一心想要帮助弱势群体得到应有的权利。

    但是不知怎地,在社会这个五光十色的大染缸中,他渐渐迷失了自己。尤其在发现自己过于特殊的癖好之后,**的呼唤使他投降了。

    他没有接受专业医生的帮助,而是选择坠入万劫不复的深渊从此再不能看见光明!

    项浩然紧紧闭上了眼,记忆仿佛是盏走马灯,他看到自己对律师证书宣誓的激动,想起帮助别人后那充实感动的内心。深深的悔意爬上心头,他真的觉得自己错了。

    “对不起。”他站起身体冲着何轻音深深鞠了一躬。

    “你的道歉不能让任何人复活,我不需要。”何轻音的情绪稍微平复了一些:“我要你答应出庭指证林轻心。”

    项浩然抬起头,落入他眼中的,是何轻音倔强坚强的目光。这样的目光是那么熟悉,当年他就是被这样的目光吸引,这才抚养年幼的何轻音长大。直觉告诉他,这个女孩一定会成为一名了不起的人!果然何轻音没让他失望,面对诱惑与**她从不屈服和妥协!

    也许项浩然作为正义律师没有完结的愿望,只有何轻音才能替他实现了。

    “我并不是不想说出真相……”项浩然悲哀地看着何轻音,这一刻,他似乎老了十岁:“你还不知道七夜组织到底是多么可怕!第一夜到第三夜还好,至少他们属于头脑派人物,平时使用的暴力都也倾向于不知不觉干掉对方。但是第四夜往后的几人,那完全就是残暴的恐怖疯子!我不是担心自己,我是担心我的妈妈!”

    听到这里何轻音一怔,随即她想起,项浩然真的是有一位年逾七十的老母亲在世。由于这位奶奶肝脏不好听说一直在美国疗养,项浩然每年会过去看望一次,她自己倒是从未见过面。

    “奶奶…….奶奶怎么……”问了一半她就惊觉,难道项浩然害怕林轻心会对老奶奶不利?

    果然项浩然抱住脑袋跌坐下来:“七夜被称为罪夜不是没有原因的,他们虽然没有承认,但其犯罪行为已经完全属于恐怖组织了。我不能让年迈多病的老母亲因为我受到任何惊吓和伤害……”

    “那你就忍心伤害那些无辜的人。”何轻音重重拉开椅子也坐回座位。

    “我并不是那么冷血,我杀了那些女人确实不对,但是如非必要我并没有再枉杀无辜。其实很久前我已发现苏洛是第六被害人的弟弟,若我真是残忍的杀人魔,我早就动手灭口了。”项浩然急着在徒弟面前辩解,他真的很想何轻音原谅自己。

    “你早就知道了?”何轻音十分惊讶。

    “还记得那次我去香港开庭吗?其实我特意从香港转到英国去调查苏洛身世。因为从你那里知道了他有幽闭恐惧症,这让我想起了当年那宗案件留下的证人。到了英国后,我查出苏洛是后期被人收养的。”

    “这么说,苏洛自认真凶时你早就知道他是为了引你出来?除了这些你还有什么瞒着我?”何轻音的眉心折痕极深。

    项浩然的神态突然闪出古怪的色彩,他警觉地朝门口望了望,见看守的刑警都离得挺远听不见。这才探近身子小声说:“有件事你要偷偷转告苏洛,莫浅希……她是第三被害人妹妹的身份并非是被杀的主要原因……”

    这话让何轻音惊讶不已,她睁大了眼睛反问:“为什么?”

    “是第二夜……林轻心吩咐的。”

    “林轻心?”何轻音实在猜不出他会与莫浅希有什么仇怨,不过见到项浩然的真情流露,她也忍不住想起小时候与师傅相处的一幕幕。

    “师傅……我真的希望能成为你的代理律师,让我们在法庭上一起为公义而战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