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四章 我就是第二夜
    ,!

    苏洛微微眯起眼眸,语音带着前所未有的深沉:“轻音……恐怕并非是林轻心帮助项浩然,而是……”

    “鬼才果然厉害!没错,项浩然不过是我手中一枚棋子。”林轻心面色柔和地轻笑起来:“我就是你们一直在寻找的第二夜。”

    在场的几人听到林轻心自爆第二夜的身份,全都露出吃惊的表情。连鬼才苏洛也从未怀疑过这位看似正直爽朗的青年警官竟然会是国际犯罪团伙中大名鼎鼎的第二夜?!

    林轻心笑得温和亲切,他就那么转头瞄了项浩然一眼。从来都是处之泰然的项律师神情立即变得恭敬而谨慎,仿佛生怕这位大人物产生一丝的不快。

    项浩然明白林轻心的暗示,他示意苏洛、何轻音、韩情三人排坐在沙发上,再用手枪指向了其中最为危险的苏洛。

    林轻心甩了甩一直平举而发酸的手臂,枪口终于离开何轻音。此时他的神态惬意无边,眼眸中闪烁着明显的自得:“苏检一定想不到,负责整个人体器官贩卖的第二夜,竟然窝在看守所当个小小的狱警吧?”

    苏洛点了点头,脸上有种探知真相的**:“没有猜出你的真实身份确实是我的大失败!不过既然已经知道你就是第二夜,那么前一阵子看守所内发生的两件离奇自杀案件也就随之豁然开朗了。”

    林轻心没想到苏洛会将眼前的事件弃之不顾突然提及旧案,脸上微现诧异:“既然你问到了,我也不妨直言,那两件案子都与我有关。”

    何轻音也想通了一切,明亮的眼睛蕴着满腔怒火:“怪不得!杀手李青由于苏洛的审讯负伤后,是你主动要求取来药箱包扎,可在此时发生了李叔因为含冤上吊自杀的事件。于是趁着我们赶往李叔身畔的间隙,你借故留在李青身边并威胁他立即自杀。当时我们根本想不到你的身份所以无从猜测,现在想来,你一定是利用第二夜的身份下达了命令。”

    “是的,我确实威胁了他,半个小时内不死,他的所有亲人包括院子里的狗都将无一活口。”林轻心笑容可掬地点头颔首,看起来像是个端庄有礼的年轻人。

    “想必为了杀老狱警李叔灭口,你已经指示过李青如何自杀了。你等待我们从李叔那里跑到厕所查看李青的空档,主动要去取来人字梯放落李青悬挂的尸体。当时我本想跟你一同去的,但你故意作出一副悲伤自责的样子不愿我跟来。后来趁着这个机会你先去值班室勒死了李叔这才拿着人字梯回来。因为李叔自杀未遂,大家好言相劝时他基本打消了自杀的念头,所以此时的值班室是个空档。之前你主动拿药箱还有另外一个原因,那就是有机会拿到绷带作为勒死李叔的凶器。”

    听到何轻音一口气说了这么多,林轻心显出关心的表情调侃道:“这么激动渴不渴啊?”

    何轻音没有理他而自顾自继续:“想必当时在看守所当齐景瑞内应的就是你本人。齐景瑞找好杀手后,是你按照约定时间打开了看守所后门放杀手进来并且给李叔下了迷药。”

    林轻心伸出拇指手指作出“称赞”的表示,但他笑盈盈地补充道:“基本全部猜对,就只补充一点。我可没有这么好心想留下李叔活口。李青作为职业杀手,偷取钥匙遇到的任何人都应该随手杀掉,这是基本的职业常识。没想到李叔年纪大了自己犯困睡着了,同样没想到,李青这么不专业,竟然就这样放过了老狱警。但只要李叔还活着就存在一定的风险,所以我才亲自动手绝了后患。”

    “是么?你还真是厉害哪。不仅是这件案子,从最开始与我们相识的一刻起,你就在少女祈祷案件中不停诱导我。先是让我认为廖影纱是杀害廖丽莎的真凶,出现李志后又将罪责往李志身上牵引,你的目的就是为了掩饰贩卖人体器官。”

    林轻心撇了撇嘴巴,随即嘻嘻笑道:“不愧是我干妹妹,果然是蕙质兰心。那么鬼才大人,你有没有什么补充?”

    苏洛只是噙着优雅的笑痕淡然处之,他的脸上未见一丝慌乱:“既然第二夜想听听我的推断,那我就补充两句。论演技,自然没人能与你相比,而最精彩的部分,我认为首选就是击毙齐景瑞那场大戏!”

    林轻心赞赏地拍了拍手掌:“不错不错,当时你们都没想到,我并非为了保护你而开枪,而是为了杀人灭口吧?”

    “那倒也不是。我曾经有过一丝怀疑,于是我特别调查了你那一枪打过去的弹道和齐景瑞身上的弹孔。但是从遗留痕迹的鉴定结论看,你确实是个不习惯开枪的人,而且这一枪也不属于故意射杀的范畴。如果你真的是犯罪分子,那么开枪的手法肯定不会如此生疏,如果只是个警校毕业多年不再开枪的警察那倒说得通。所以当时我认为,你打中他的脑袋纯属偶然。”

    “嘻嘻,连鬼才都中了我的计。其实我吧……是左撇子!”

    听到林轻心说出的大实话,苏洛这才恍然:“怪不得!你射击齐景瑞时用的右手,所以我们从痕迹上看还以为你不习惯拿枪!”

    “当众灭口我的内心也是怕怕哪!”林轻心拍了拍胸脯作出假装害怕的样子。

    “你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一次性都说出来吧!”韩情听了半天心中憋足了气,见到林轻心十分做作的表情,性格直率的他忍不尊了出来。

    “让我想想哈。”林轻心翻了翻眼睛思考了几秒,随即他抚掌笑道:“有了,是我让齐景瑞诬陷苏检窃听公安局长的,将这件事爆到网络上弄僵公检关系的也是我。”

    “这样一切就串联上了。我本以为项律师会将杀害莫浅希的视频再次经由第三夜上传到电视台,可是他并没这么做……”苏洛看了林轻心一眼,显然对方在听到“第三夜”的名字时眉头微微皱了一下。

    苏洛淡笑着继续:“因为你们决定在庭审这一日就以何正义的认罪来了结此事。所以项律师一定是故意让轻音见到认罪书的,以此来令她相信何正义真的是凶手。”

    何轻音容色凄楚地望向项浩然,虽然没有开口,但是她的目光也提出同样的问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