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章 同塌而眠?
    ,!

    苏洛做饭的手法极快,不出半个钟头,五人已经围坐在餐桌准备开饭了。

    何轻音被香气引诱,忍不住举起筷子伸向牛排,却被苏洛毫不客气地用叉子挡了下来。

    “用筷子简直是辱没了这块高素质的牛排。”他的嘴角勾勒起腹黑帝式的熟悉弧度。

    何轻音见他每次饭前先铺好餐巾、备好高脚杯、摆放好整齐餐具的做派就知道,苏洛确实是优雅进食的典型代表。在他的眼里,自然看不惯自己大大咧咧的随意饮食文化。

    “好好好,苏大爷说怎么吃就怎么吃。”若是以往她一定要反驳两句抬杠,可此时两人情投意合爱恋正浓,她立刻化身小女人变得言听计从。

    何轻音很想留住此刻,与亲密的家人和朋友相聚一堂共享美食,那是她所期盼的理想!

    用餐期间,除了优雅得非正常人类的苏洛外,何轻音没想到林轻心也是举止大方得体仿佛上流绅士。连俊美的白夜在这一点上也比不了林轻心。

    吃完晚饭林轻心在厨房刷碗,何轻音大赤赤地斜靠在沙发两腿架在扶手上。

    韩情见到她毫不淑女的形象,砸了砸嘴巴:“啧啧,你好歹在生理性别上也是个女的,女人不会做饭就算了,连洗刷碗筷也不会么?”

    听到韩情的话何轻音并未像往常那样回嘴反击,她眨了眨眼睛望向书房内手执书本立在窗前的苏洛。作为一个女性,她也想在恋人面前表现得贤良淑德一些。

    想到这里她急忙从沙发上跳起来:“林哥!我来刷碗吧!”她故意喊得很大声想让苏洛听见。

    果然苏洛抬头看了她一眼还冲她扬起了温柔的浅笑,何轻音心中别提多欢喜,急忙撸起袖子向厨房走去:“那个啥,我来刷吧,不过……打碎碗碟不用赔钱吧?”她倒是真担心费用问题,毕竟在师傅家吃饭时,她刷一回碗总要打碎几个,以至于后来项浩然从不让她走进厨房了。

    听到何轻音的话,韩情捂嘴大笑,林轻心则温和地摇头:“不用了,我快刷好了。轻音想要帮忙的话,请去卧室柜子里拿条被子出来,这几天你和苏检要住在这里,你们睡客房吧。”

    林轻心的话令何轻音差点呛到,她急忙摆手:“啥玩意啊?我为啥要和腹黑帝睡一个房间?”

    “你们…….”林轻心早就看出来那两人郎情妾意的样子,不形于色的苏洛倒是还内敛一些,可何轻音毫无顾忌的火热目光一点都没有避讳的意思。

    “我们刚刚在一起啊,那个同床而眠是不是进度太快了……”何轻音一边使劲摇头否定,一边害羞地偷看苏洛,完全是掉入爱情旋涡的少女神态。

    苏洛被她逗得笑意放大,合上书本走到近前,他那迷人的眼睛露出娇羞纯真的懵懂。说话时他甚至微微鼓起两腮,看起来有点呆萌的可爱。

    “原来你想和我同塌而眠!可是怎么办哪?”苏洛的眉间染起一抹愁绪,他转头向林轻心说话时看起来很忧伤:“要不我们和你换一换房间,你来客房睡上下铺吧。”

    乍闻“上下铺”一词,何轻音羞涩的表情瞬间石化,先是呆滞,再是当众出糗带来的满面通红!

    本来苏洛习惯了这样与她调笑,可是见到她尴尬腼腆的表情,他却突然意识到,这样与对方戏谑打趣的方式已经不适合恋人之间的关系了。

    眼中显出歉意,苏洛走过去拉过何轻音掌心柔声道:“我刚才是在开玩笑,你别放在心上。想必林警官是误会我们了。”

    何轻音扫视了一圈,韩情快笑喷出来、林哥则是在替她尴尬,于是她狠狠赏了苏洛一个白眼。

    在旁边看着他们浓情蜜意一直没有出声的白夜,却在此时开口道:“你们两个,真的谈恋爱了?”

    这么直接的提问果然是白夜的风格,何轻音明白,白夜是想要一个明确的答案。

    肯定的话自然不能让女孩子先开口,苏洛挡在何轻音身前,目光坦然地凝视白夜:“是的,我们开始交往了。”

    白夜的脸上看不出一丝一毫情绪,他并不退缩,而是迎上一步坚定地回应:“如果你伤了她的心,我绝不会放过你。”

    何轻音听到白夜这话心情复杂,她从苏洛背后探出脑袋想要劝慰两句,但是看到白夜依旧如雕塑无波的表情,她咽了咽口水又说不出话了。

    苏洛却回以淡淡的微笑,音色也比往昔低沉了一些:“我会永远将她放在生命中的第一位。”

    这句郑重的承诺击中了何轻音心中的柔软,同时也震动了在场的每一个人。

    白夜微微颔首,目光凝锁在何轻音脸上看了一会儿,随即他望向苏洛:“我也不会放弃。”

    见到苏洛眼中的讶异,他傲然转身,只是回首的刹那,眼波中的光芒如晨星般流逝……

    即便内心已经因失恋而千疮百孔,白夜仍是高高在上的扬起头颈,注视着窗外开始笼罩大地的黑暗,连声音也多出几分缥缈。

    “时间到了,他们快来了。”

    白夜突然说了这么一句,在场大部分人都没听懂,只有苏洛神色凝重地看了看腕表:“希望这三天可以平安度过。”

    何轻音对他们的哑谜十分不解,想要开口询问,门铃却响了起来。

    “会是谁?”林轻心谨慎地掏出了手枪,现在他已经正式调入刑侦大队,他终于有了自己的配枪。

    “我来开门。”苏洛快步走了过去,从门镜看了两眼,他快速打开门锁。

    方警官带着一男两女走了进来,男的看起来四十多岁,戴着眼镜斯斯文文。他伸手揽住一名十二三岁的小女孩,看起来女孩是他的女儿。另外的女子化着浓妆,s型曲线尽显妩媚。虽然气质与那对父女完全不同,但是三人的脸上,倒是同步出现了悲伤而惊恐的表情。

    “他们是谁啊?”何轻音与韩情异口同声。

    “最近发生两起案件的被害人家属。”苏洛望着夜色降临的黑暗,目光忧郁而深沉,此刻的他,衷心的祈祷着所有人平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