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七章 吃醋?
    ,!

    校舍门口贴着公安的封条,因为案件已经发生了几日,所以此处已经没有民警看守了。

    白夜有回过刑侦大队了解情况,但是听说由于此案当时涉及的苏洛与刑侦大队和检察院都有密切联系,所以最初的侦查工作是交给隔壁b市公安局指定管辖。直到苏洛被释放,才让白夜所在的刑侦大队参与本案的联合调查。

    经过b市刑侦队长的介绍,勘验人员在现场发现了尸体被拖动的痕迹,这一点与目击者门卫的证言吻合,看来苏洛确实是在现场移动过尸体。

    白夜与何轻音今日重回案发现场,也是想要看看有没有什么遗漏的证据可以表明苏洛为何要移动尸体。因为在正式作笔录的时候,苏洛从头到尾都保持着沉默。所以至今苏洛为何会被释放一直成迷,有可能是公安局长陈以珊与副检察长林崇山两人单独与他见面时,他们三人达成了某种交易。

    两人来到二楼,走廊上两对门的教室中间,一条拖拽的血迹清晰可见。

    “看血迹的分布痕迹,应该是从这个……储物间到……2年3班的教室。”何轻音扭头看了看上方的门牌。

    白夜站在储物间的门口向内观察,这里没有窗,光明唯一的来源就是大门打开时透入的光线。骤然望了进去,除了黑蒙蒙的一片几乎什么也看不见。

    白夜伸手按了按电灯开关,可是电灯已然坏了。直到眼睛适应了昏暗,他才看清,除了四周东倒西歪的杂物外,地面上还残留着早已凝固的一大滩血迹。血液的痕迹就是从这里开始拖拽到对面的教室。

    何轻音见白夜站在门口凝思,她便沿着血迹走进对面的2年3班教室。

    可能是有了储物间的对比,一走入教室后她感到分外明亮敞快。血液的痕迹只到教室的讲台上便停止,显然苏洛将尸体拖到了这里。

    这是为什么?

    何轻音伸出手指轻轻点着自己的下颚,目光再次从眼前的大滩血迹移向走廊的痕迹……

    突然之间,她想到了什么,“啊”的轻呼中,透出了某种喜悦的成份。

    此时白夜也走了过来,他看了何轻音一眼淡声说:“看来你也猜到了。”

    何轻音小鸡啄米似得快速地点头:“出血量!出血量实在是太奇怪了!”

    “是的。从遗留的痕迹上看,就算是刚刚死亡的尸体,也会因为心脏停止跳动血液不再流动导致流血减慢。”

    “所以苏洛移动尸体的时候,被害人……并没有死!”何轻音激动地轻呼一声,这样的猜测令她的心跳快速了不少,连描述自己推断时的语速也有些颤抖了。

    “如果真是这样,就可以解释苏洛为什么移动尸体……啊不,是移动被害人了。因为他到达现场时发现被害人还活着便想救下被害人的性命,但是储物间没有窗户、电灯也是坏的,情况紧急下苏洛只好将被害人移动到对面宽敞明亮的地方进行施救。”

    白夜赞同地点了点头:“法医出具的现场初检报告称,尸体依旧是被割伤颈部致死,看起来杀人手法与连环案件的杀人魔十分相似。但本案有两点不同,一是伤痕并非像往昔那般直接割断大动脉瞬间毙命,切口似乎是故意避开动脉的中部只划伤了血管壁。所以死者是慢慢地失血过多致死。第二点不同,那便是被害人虽然全身**,但是并未在死后被人凌辱。”

    “可能因为苏洛赶到后凶手逃跑了,所以凶手才没机会对被害人施暴……”何轻音说着,不禁想到了苏洛抢救少女的画面。

    这次的被害人听说是住在这附近的高中生,一名十七岁的花季少女就这样被杀了。

    如果苏洛赶到此处发现被害人还活着,一定会想方设法为被害人按压住伤口使流血的速度变缓增加生存的机会…….

    何轻音正在思考,白夜却疑惑地问道:“那日的新闻你还记得么?苏洛被逮捕的时候,身穿的是检察官制服。”

    何轻音微微一怔,脑海中逐渐浮现出当时的新闻画面来,确实如白夜所说,苏洛当时穿的是制服而非自己的衣服。

    “你的意思是……苏洛原本穿着工作服打算去上班,可是途中却不知为何来到了这里?”

    “有可能他当时已经到了单位,但是有人打电话引他到了案发现场。因为公安在他的手机通讯录里发现了有个未知的电话拨打进来。而在针对苏洛周围的人员调查时,那位女检察官莫浅希的证言则证明了当日早上苏洛在检察院出现过。”

    “莫浅希?从男人角度上看,她挺漂亮的吧?”想到那位身材高挑的美女为苏洛包扎的暧昧画面,何轻音的心脏仿佛被重石碾压。

    单纯的白夜最初并没理解何轻音问出这话的意思,美如月辉的眸子透出呆萌的疑惑,凝神看着何轻音,他倒是认真的回答起来。

    “从脸蛋、身材、气质上,莫检察官都属于中上等,按照大众意识的范畴,应该算是个美女。”

    听到白夜的回答,何轻音眼中的光亮瞬间黯淡下来,心脏仿佛被压得生疼,整个人陷入了沮丧的浪潮中。

    好吧,她不得不承认,她,何轻音,确实吃醋了!原来自己的心眼竟然这么的小?

    何轻音这样的表情落入白夜眼中,他再纯真也终是有些明白了。

    “苏洛与莫检察官关系亲密,你嫉妒了?”白夜说话时声音还是冰凉似雪,只是音色间有一丝不易察觉的颤音。

    “不是嫉妒只是有点不舒服……”何轻音烦躁下不假思索地答了出来,可话音未落她就倏然惊觉,自己似乎……已经向白夜表达出了对苏洛的心意。

    “好吧好吧,我承认,我是喜欢苏洛。”何轻音忘记了白夜对自己的恋情,此刻她只觉得对方是个可以保守秘密的挚友。何况以她大大咧咧不拘小节的个性,也并不太在乎朋友知道自己的心事。

    “那么……我是失恋了么?”白夜轻轻问出这话时仍是面无表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