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六章 用生命做诱饵?
    ,!

    何轻音看着苏洛被莫浅希搀扶离去,她觉得身体沉重、心头发冷,想要追赶的脚步却怎么也迈不开了。

    项浩然等人与他们会合时,苏洛与孙谈都已离开了会议大厅。

    “还是没机会与他单独谈!这几天他就是故意躲着我们!”韩情着恼地将长至耳际的碎发掖到耳后,用力过度下甚至拽下了好几根头发。

    林轻心犹犹豫豫地小声说:“看这情形,他不会真是凶手……”刚说到这里,他看到何轻音可以伤人的锐利眼神,后面的话急忙吞回了肚里。

    项浩然却不在意徒弟的小脾气,他惋惜地叹道:“我原以为他是个优秀的年轻人,哪知从根本上,他便是一个来自地狱的恶魔。”

    “师傅!”何轻音本就对苏洛身边出现莫浅希而耿耿于怀,此时再听到大家对苏洛的质疑,她的心情更加糟糕了。怒吼了一声,她气鼓鼓地向外跑去。

    白夜想要抬步追赶却被项浩然拦了下来:“让他们两个去看看就成。白队,我有话和你说。”

    冷眸微现诧异,白夜不发一言静待项浩然继续。

    “有可靠消息透露,自从苏洛宣布想找人合作拍摄电影,已经有好几家文化娱乐公司与其接洽。可是他最终……却选择了与江海集团合作。”

    “冷江海?”白夜说出亲生父亲名字的时候,丝毫不想掩饰那清楚分明的恨意。

    虽然妈妈经常打骂虐待不给饭吃,但是在白夜的心灵深处,他一直是深爱妈妈的。所以他执拗的认为,给他留下这样痛苦回忆的始作俑者,是那个狠心抛弃他们母子的冷江海!

    他最恨的冷江海果然是个唯利是图的小人。冷江海知道轰动全国的杀人魔拍戏定会产生无比巨大的商机,于是他就想尽办法来分一杯羹。

    项浩然拍了拍白夜的肩膀,目光带着深切的同情:“是啊,江海集团这两天就会与苏洛正式签约。”

    “我总觉得……这部带着邪恶色彩的电影会带来灾难。”白衣冷冷地说完便转身走了。

    何轻音等人站在电视台门口,见白夜与项浩然出来了,几人便分配了任务各自忙碌了。

    白夜与何轻音负责调查最新发生的杀人案件,前往案发现场的路上,何轻音一直沉默不语。

    “我几乎可以确认,苏洛是故意装成凶手,目的是引出真凶。”白夜想让何轻音开心,可不知道提出什么话题,他还是抛出了这件案子。

    何轻音的脑中一直盘旋着莫浅希搀扶苏洛的影像,听到白夜的话,她极力让自己的思维转到案件上。

    “真凶怎么会自己认罪?苏洛可以这么坦然是因为案件发生时他还未成年,但是真凶不可能也是未满十四周岁的少年。正常情况下,案件还未过诉讼期间,真凶一旦认罪那是要负上刑事责任的。”

    “我想,他的目的不是让真凶认罪,而是打算引真凶动手杀他。”

    “什么?”白夜这个猜测着实让何轻音震惊:“你说苏洛故意刺激真凶是想用自己作饵?”

    “是的。所以他才在电视机前多次使用‘完美犯罪’‘狂热分子’‘模仿犯’这些刺激性的词语。如果凶手真的是享受犯罪过程的心理……变态……”白夜说到最后这个词,脸色突然苍白起来。

    何轻音发现了他的异样,想起在白夜的案件庭审时,苏洛以“心理变态”进行攻击时他的神情就很异常。再想到白夜因正当防卫致母亲死亡,恐怕“弑母”的阴影正是与“心理变态”一词牢牢联系在一起。

    果然。

    “我杀了妈妈……我真的是心理变态!”白夜因这个词汇再次想起月夜下的惨案,他的双唇跟着颤抖起来。

    “你是迫于无奈的正当防卫,这与心理变态有什么关系?”何轻音想要安慰对方。

    “我真的是……心理医生给我做过……做过测评……”抬眸,白夜望向何轻音的目光令人心碎:“是我那个所谓的……所谓的父亲,他找人评估了我的心理。”

    “他没事评估你干嘛?”何轻音实在想不出原因。

    “也许……在那时他已经怀疑是我杀了妈妈。”白夜的视线落在远方的云端,语气是从未有过的颓然。

    “别想这么多了,你不会是打算将这件事说出来吧?虽然你妈妈的案子一直属于未破解的悬案,但就算你去自首,最终的结果也是正当防卫不负刑责,从结果看没有什么不同……”

    “不,有不同。作为执法者,我不能为了自己的前途而隐瞒真相。”白夜恢复了镇静的表情,声音透出几分坚韧。

    “那我爸当年真是白违规一场帮你说谎了。”何轻音故意噘了噘小嘴作出气恼的样子。

    白夜有些歉然地看着她,但是那坚定不移的表情并未改变。

    何轻音轻叹口气,她越来越了解白夜,这个人有时候单纯得死脑筋,但这也正是他最大的优点。

    “我和你开玩笑哪,等这个案子结束吧……”想到不知什么时候才能结束,何轻音的脸色有暗淡下来。

    “结束之前,我们都要保护苏洛的安全。”白夜沉声说完这句,便拿起手机打回刑侦大队部署暗中保护的事宜。

    直到他挂断电话,何轻音才谨慎地问道:“不担心刑侦大队有内鬼?”

    “就算里边还有遗留的奸细,但是七夜组织与这宗长达十几年的杀人案并无联系,所以对于这宗案件应该没什么影响。”

    “也对,要是七夜连这宗案件都有参与,那么这个犯罪集团也太神通广大了。”何轻音感叹了一句,突然脸色一红有些忸怩起来:“我们……能不能想个办法亲自去保护……他……”

    白夜的眼眸闪过一抹警惕,他的声音比平时又降低了几度:“你好像特别关心他?难道你喜欢的人是苏……”

    “啊!”何轻音被人道破心事尴尬地大叫了一声,她使劲揉了揉鼻子装出毫不在意的模样:“案发现场到了!”喊完这句她便红着脸冲向了空置的校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