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四章 遗属慰问会
    ,!

    苏洛承认罪行后这三日,何轻音作为含冤入狱的警官之女,同样备受社会各界的广泛关注。甚至中级法院已经讨论起针对何正义案件的再审问题。

    而犯下女干尸杀人案的凶手将要召开的遗属慰问会,更是成为近段时间各类渠道争相热议的最大话题。

    网络上出现了众多投票网站,网民们群情激动地表达着对于“英俊的变态杀人魔”的各类看法;谈话节目更是令人血脉膨胀,好几期现场直播的嘉宾更是因为意见不合大打出手;而苏洛的粉丝团越发的蓬勃发展,到了遗属慰问会这天,他的粉丝已然接近了万人。

    在慰问会召开的前夕,何轻音站在电视台门前不禁瞠目结舌。苏洛的粉丝井然有序地列成几百人的队列,高举条幅、高喊口号,仿佛苏洛并不是什么十恶不赦的杀人凶手,反倒成了闪耀舞台的迷人偶像?

    这个世界疯狂了么?

    何轻音实在无法理解这些少女。

    她是完全相信苏洛才会支持对方,但是这些女孩并不知情。难道就因为长相帅气举止优雅,她们就不顾一个人所犯下的罪恶有多么深重?

    怀着满心的感慨,何轻音走入了电视台会议室。

    她作为此案特殊意义上的受害人家属,也被安排在遗属席上就坐。身着警察制服的白夜自然坐在了她的旁边,对于工作人员有些为难的踌躇完全视而不见。

    项浩然、韩情与林轻心三人也来了,他们站在遗属席后方看热闹的人群之中。能进来会场大厅的,大部分的人都是通过关系才弄到门票。

    白夜坐下之后便转头一直望着斜前方不语,何轻音顺着白夜的目光,见到了两名真正的遗属。

    他们看起来是一对夫妻,两人都在五十岁上下。妻子神情呆滞口角渗出几滴口水,她几乎是整个瘫在了椅中。丈夫两鬓苍白前额发丝稀少,看那愁眉苦脸的模样,想来亲人被杀后的十年他的精神受到了不小的折磨。

    会议室后门作为邀请嘉宾登场的入口,此时传来喧哗的声响,接着一位白发苍苍的老妇人一瘸一拐地走进来。

    何轻音远远看去还以为那人已年逾花甲,可对方走到眼前坐下时她才看清,虽然那妇人的头上已经连一丝黑发也见不到了,但是从她姣好的五官看来,最多不过四五十岁的年华。

    痛失亲人愁白了头么?

    从年纪上判断,想必在座的三人都是被害人的父母,后进来的妇人见到那对夫妻凄楚的眼神,想起自己失去的女儿,于是神情悲哀地抹了一把眼角溢出的泪。

    直到节目播出的时刻将近,六名被害人的遗属只来了这三位。

    何轻音不由自主地四下望了望,除了苏洛作为第六被害人的家属外,另外还有三名被害人的遗属并没到场。

    他们是过于痛恨罪犯受不了当面揭开伤疤的刺激?还是为了安静平淡的生活而不想公然露面扰乱人生?亦或是……有人心存矛盾所以混杂在观众内想要偷偷观望事态的发展?

    何轻音思索之际,后门再次响起骚动的声响,门扉开启的刹那,她清楚地看到了苏洛那张雅逸天下的容颜。

    只是三日没有见面,何轻音敏感地察觉到苏洛有些不同了。

    仿佛是戴起了某种面具,却又不同于三日前那种空濛疏离,现在的这种感觉……更近似孤注一掷将要扑击撕咬的猛兽!

    白夜也捕捉到苏洛身上这股面对争斗的气息,但这份战意只有瞬间四溢而出,很快便被他那温柔高雅的气质遮掩。

    苏洛已然化身完美的王子殿下。

    “我准备了这么隆重的慰问会,却只有三位遗属到场,唉!”他惋惜地哀叹起来,初夏盛放的花朵们都要因这声叹息凋谢了。

    但他很快转换了表情,脸上又挂起了优雅迷人的浅笑:“不过,就算只有三位肯接受道歉,我也是欣慰的。”

    虽然遗属席位几乎空置,但是周围却坐满了记者与各界看热闹的人群。

    早上采访苏洛的记者孙谈距离台子不远,他第一个站起身来。

    “前几日采访时我过于激动了,所以很多观众们想知道的问题没有来得及出口。不知道现在询问,遗属们会不会介意?”

    遗属席上那位忠厚的男人抹了把眼泪接口:“孙记者,你经常替老百姓讲话,我平时就挺爱看你的节目。我们笨口拙舌的……即使心里有很多话也不知……该如何说出来……”到了后来,想是他想到了失去的女儿,伤心之下哽咽不已。

    他的妻子一直呆呆地坐着,此时听到丈夫的哭声,她突然也跟着嚎啕起来:“悠悠!悠悠!把悠悠还给我!”她一边哭喊一边伸手向空气中乱抓,看这情形,她是女儿被残忍杀害后受不了刺激疯癫了!

    另外那位独自前来的妇人悲哀地望了一眼那对夫妻,随即她转过头,目光逐渐透出狠毒的恨意,只是灼灼不熄地死盯着前方的苏洛。

    看到这对夫妻凄惨的状况,刚才还沸腾热议的人群全部默然无声,大家的脸上都显出同情怜悯,大厅内仅剩那位失心疯母亲呼唤女儿的尖锐嗓音缭绕在耳畔。

    前方讲台上,苏洛温雅的眉眼透出了无限的悔意,仿佛真是一位潜心悔改的罪人,他谦卑地弯腰深深向遗属的方向鞠了一躬。

    “今天召开遗属慰问会,主要目的便是向大家道歉,为了迎合个人的小小趣味,我伤害了无辜的六条人命,真的很对不起!”

    何轻音目睹这一刻的苏洛,思绪不禁纷乱起来。如果不是他身心投入将凶手的角色演绎得太好,难道会像他承认的那样,他就是一个后悔犯下丑陋罪恶的恶魔?

    遗属席上的夫妻听到苏洛谢罪只是满脸痛苦,可是独自一人的那位母亲恨意却更燃。她伸手探入了自己的背包。

    随着那位母亲突然起身上扬的姿态,一袋疑似猫狗的粪便径直向苏洛头顶扔了过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