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三章 难道是受了电影的启发?
    ,!

    采访记者愤怒地推了推眼镜框,从他此刻的表情可以看出,他一定认为苏洛是个人渣。

    “难道你对被害人的歉意,只是这种为‘艺术’牺牲的遗憾而已?”

    何轻音越看越觉得这记者眼熟,过目不忘的白夜却是清楚地记得此人。

    “那日监察委的新闻发布会上,这位记者的言词也像现在一样咄咄逼人。”

    经过提醒何轻音也想起来了,仔细观察采访记者,透过对方厚厚的镜片,她看到了无法忍受罪恶的灼灼恨意。

    韩情拿出单只放大镜眼镜仔细端详,随即撇起嘴巴道:“‘最新猛料’的专访记者孙谈,这人经常在电视上出现,你们竟然不认识?”

    何轻音与白夜向来不看八卦新闻,所以都是同样的茫然。

    屏幕中记者孙谈紧紧捏着麦克风,手背上的青筋也凸显出来:“作为一名专业记者我本不该这么说,但是现在我却很后悔接下关于你的独家专访!”

    这句话刚说完,画面突然切入了广告,想来是直播过程中因孙谈的情绪问题导致了中断。

    “就这样了?”何轻音好像看懂了,好像又没看懂了。

    “目前知道的大概就这么多。苏检也真是想法奇特,居然想拍什么真实案件改编的电影?听到《恶魔》这个名字我就心里瘆得慌!”林轻心苦着一张脸叹息起来。

    “《恶魔》么?”何轻音喃喃地重复了一遍电影名称,心里升腾起不好的预感。

    因为专访看起来结束了,人流开始逐渐散去。刑侦大队里的方警官抹着汗水逆流挤了过来。白夜打电话让他去医院拿来衣服和证件,所以对方手里正抱着一堆东西。

    白夜接过衣物轻声道:“我们去后门。”

    何轻音赞同地点头,如果苏洛想要离开,应该不想过于扎眼定会选择人流较小的后门。

    哪知几人刚刚转身,还未彻空的人群突然发出喊叫,随即手机的闪光灯此起彼伏地闪烁起来。

    苏洛神态自若地缓步走出,他的身后,跟着几位黑色西装类似保安的大汉。看他的架势,很像是贵族王子在护卫队员的簇拥下姗然而来。

    何轻音见到苏洛的刹那,既想飞扑而上大声狂吼,又想抱他入怀放声哭泣。愤怒与委屈,这两种情感在五脏六腑交织缠绕,这股气息冲到额头使她的鼻头酸胀似乎就要这样落下眼泪!

    可她心中清楚,现在是大庭广众之下,苏洛此举如果另有筹谋,那么她绝不能莽撞行事扰乱计划。

    于是她就那样站在当地直勾勾地盯着苏洛不语,直至对方一步步走近。

    只是短暂的视线相接,何轻音已经看出苏洛并不打算告知自己真相。因为那优雅迷人的笑容,在面对何轻音时已经戴上了空濛疏离的假面。

    如果是这样,一旦此刻与苏洛失之交臂,恐怕再难探寻事情的真相。

    何轻音狠狠咬了咬牙齿,随即低声向白夜说:“我来引开人群的注意力,你一定要向他问清楚原因!”没有时间等待回答,何轻音使劲向前方挤了过去。

    如果苏洛现在是在表演杀人魔这一角色,那么她就假装与他配合演戏好了。

    两人之前曾经两次合作表演,一次是试镜的时候,一次是潜入林崇山家中。那两次演戏其实更多的是玩笑调侃的气氛,可是这第三次……却异常沉重……

    何轻音扯乱脑后的马尾,刚才因心情起伏而激动的泪水再也不受抑制,甚至内心中故意想要泛滥情感,三秒钟内她已经嚎啕大哭!

    “原来你这个坏蛋才是真凶!我的爸爸被冤枉了十年,终于可以等到还他清白的日子了!”看准了跟拍苏洛的摄影机,何轻音借着哭闹的夸张,伸出双手径直抱住了镜头。

    她毫不理会特写下自己鼻涕眼泪的花脸,只顾声情并茂地痛诉苏洛“罪恶的行径”以及父亲常年饱受监狱折磨的凄惨。

    被她如此一闹,剩余的群众和媒体自然将注意力都放在了充满悲**彩的何轻音身上,苏洛的身边很快就只剩下几个私人保安了。

    白夜趁机来到苏洛面前,保安刚想上前,却被林轻心和韩情逼退到很远。

    见两人的对话再无人听见,白夜直视着苏洛言简意赅:“你的想法。”

    “我就是案件的真凶,我的想法就是认罪之后赎罪。”苏洛的嘴角依旧含着淡笑。

    白夜沉默了半晌,寒凉的眼眸忽地划过一抹晶亮:“你还记得大学时我们一起看过的某个电影么?自认杀人犯只是为了逼迫真凶现身。难道你是受了电影的启发?”

    听到这话苏洛眼帘轻挑,他的表情露出十分的意外:“电影?没有印象啊。是你的想象力过于丰富了吧?”

    说完这句他眯起眼眸,两条笑眼变成了新月如钩:“逼迫真凶现身么?如果真的还有另外的‘凶手’,白队觉得下一步我会怎么做?”

    白夜的眼光似乎锁入苏洛的眼底,他并没回答,只是这样目不转睛。

    两人的对视隐有某种交锋之利,不远处何轻音痛诉凄惨的指责声还在响着,苏洛却蓦然收回了目光扬声叫道:“何小姐如此控诉让苏洛汗颜!由此我也想到那些丧失亲人的遗属们这十年间会有多么艰难!为了表达我的歉意,我打算三日后的正午在这家电视台召开被害人遗属慰问会。希望届时各位遗属们可以大驾光临,并且宽恕我所犯下的深重罪孽。”

    围孜轻音的人潮被苏洛这话牵引,一窝蜂地再次涌向了苏洛。

    在窃听事件召开新闻发布会时,苏洛已经有了不少的粉丝声援,其中不乏年轻少女将他列为心目中的偶像今日特地前来支持。加之刚才见到苏洛如此英俊温雅的气质,门口那些看热闹的女性也有很多成为了苏洛坚定的拥护者。

    不知是谁先喊了一声“王子殿下”,很多女孩也跟着振臂高呼起来!

    何轻音抹干脸上半真半假的泪花转头望向远方的苏洛,视线中的那人,温柔如初、高贵如初,连那眸光深处偶尔的一抹戏谑神态也是如初。

    但是不知为何,明明只有十几米远的距离,她却感觉流动的空气在不停倒退。仿佛他们的置身之所,将会遥不可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