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二章 我就是恶魔!
    ,!

    两人来到电视台大门口便挤不进去了。

    由于这次专访属于社会极度关注的爆炸性新闻,电视台周围已经挤满了新闻媒体以及前来看热闹的老百姓。

    众人看到穿着蓝白条才服的白夜,都捂着嘴巴露出惊讶的表情。可当他们看清此人俊美的样貌时,震惊嘲讽立马变为赞叹羡慕。

    “哎呀,你没换衣服所以没带警官证,现在我们被拦在了外面怎么进去!”何轻音惋惜地叹了口气,她对于没有充分准备便冲动地跑来极为懊悔。

    白夜仿佛对四周的目光毫不自知,他昂首直视前方,那对美丽的眼睛仿佛穿透了水泥高墙正望向苏洛的方位。

    此时有人在背后高叫何轻音的名字,她回头望去,看到了林轻心与韩情正朝这边挤了过来。

    “你们能进去吗?”她很着急。

    “不行,我们一个是狱警一个是法医,都没有借口进入到电视台的私人领域。”林轻心无奈地摇了摇头。

    韩情向白夜凑了过去,他想开口问问白夜到底与何轻音是什么关系,只是看到对方那样凝视电视台的眼神,他这感情类问题便咽了回去。

    发觉时间将至,一时没办法入内的何轻音便拿出了手机。

    果然,这家电视台将对本次专访进行同步直播。

    林轻心犹豫着似乎想说什么,可他还没来得及开口,手机屏幕上已然出现了苏洛优雅的脸容。

    与早上的制服不同,此刻他身着一袭剪裁得体的白色西装,如此纯洁的颜色在他颀长完美的身材演绎下,仿佛带着梦幻的迷人天使!

    尤其那高贵温柔的微笑,比往昔更令人迷醉沉沦,春日万物复苏所带来的暖流已然透过屏幕的电波传递到所有人的眼里、心里。

    何轻音看到这样的苏洛,只觉心脏被猛烈一击,隐约之间,她在对方的背后看到了白色翅膀边缘四溢出浓密的漆黑,这样的幻象令她感到深深的恐惧。

    可惜的是,她的预感应验了。

    摄像机的镜头正映出苏洛脸部的特写,他笑得涤荡红尘,可是两片柔美的双唇却吐出一句震惊天下的话来!

    “十年前发生的六宗连环杀人案……我就是真凶。”

    林轻心与韩情回过一趟刑侦大队,所以他们已经先一步得到消息。赶往电视台就是猜到何轻音与白夜会来,他们觉得,电话里这事说不清楚,所以特意赶来想给那两人打个预防针。

    哪知道,专访刚开始苏洛就用如此事实给了社会一个重击,根本没给他们提前告知两人真相的时间。

    何轻音毫不淑女地怪叫了一声“扯淡!”,白夜眉间折痕深锁,只是盯着手机屏不语。

    林轻心搔了搔头顶一脸无奈:“苏检有些事,一直在隐瞒我们……”

    韩情眯起细长的眉眼,语气不善地质问起白夜,看起来,他是相信了苏洛在荧屏上的自认。

    “苏检……不,现在已经不是苏检了。听说苏洛辞去了检察官的工作,甚至打算转行演艺圈。”

    “演艺圈?怎么可能……”何轻音的疑问还未说完,屏幕前的苏洛已然在回答这个问题。

    “我打算寻找演艺公司投资拍摄电影《恶魔》。这是一部悬疑影片,内容会按照我所犯下的连环杀人案真实情况拍摄。”

    何轻音无法相信眼前的事实,可苏洛眸中隐藏的那股浓密的邪恶气息又是怎么回事?

    白夜眸光一敛冷声道:“退一步讲,就算苏洛是连环杀人案真凶,但是他这么明目张胆的承认为何会没有被羁押审判……”

    “白队,”林轻心将自己小麦色的脸颊肌肤揉得发红,他捂住脸惋惜地摇了摇头:“苏洛在年纪上就做了假,他并非与你一样二十六岁,他今年只有二十三……”

    韩情见林轻心说话慢悠悠,性子急躁的他便代对方继续道:“也就是说,在十年前发生女干尸连环杀人案的时候,他还未满十四周岁哪!作为未成年人,他对十年前的六宗杀人案件根本不用负刑事责任。”

    “他与我同岁??”何轻音说话时声音颤抖得快要断了,可随之而来的,她想到了苏洛的姐姐……

    除了她与白夜外,其他人并不知道苏洛是案件被害人的近亲属。所以苏洛这样的认罪大众会相信,可何轻音与白夜却无法相信!

    苏洛怎么会杀害亲姐姐?

    何轻音并不相信苏洛真的是女干尸杀人魔,更不相信他以十三岁的年纪便有能力嫁祸自己作为刑侦副队长的父亲。

    尤其是想到昨日在剧院门口苏洛拿出发夹质问自己的表情和神态,甚至对方坠入仇恨中时胡思乱想连师父也怀疑的狂乱,她更加觉得苏洛这么做一定有什么特殊的目的。

    只不过,看着此时荧屏上承认变态罪行的苏洛,她仿佛见到了那日在看守所刺穿杀手李青掌心的恶魔!

    此时记者也提出了类似的问题:“为何过了十年你才说出真相?听说司法部门已经证实了你之前是谎报年龄,其实你现在只有二十三周岁,反正你在犯下案件时还未达到承担刑事责任的年龄,就算当时认罪,你也不会被判处死刑。”

    “这宗连环杀人案对我而言原本是完美犯罪的艺术品,谁知道时隔十年居然有可恶之徒作为模仿犯来给完美作品抹黑!我无法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我要告诉大众,新近发生的女干尸杀人案,不过是某个崇拜我的狂热分子制造出的拙劣赝品。”

    那记者显然被苏洛“完美犯罪”的说法激怒了,问题与语气都变得极为尖锐:“这么说,你现在承认罪行并非是对犯下重罪后真心悔改?”

    “我打算将真相说出来,最大的原因就是想告诉那个狂热分子,我才是真的恶魔!你不过是个卑微的模仿者!当然了,对于为了艺术而牺牲的六位被害人,我还是抱有深深歉意的。”这话看似在自责,实则透出了虚伪的冷漠。

    说出让人心寒话语的苏洛依旧是那副温柔无限的笑脸,他连一根发丝都未曾震动分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