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一章 苏洛认罪?
    ,!

    白夜自从感情方面开了窍,对于别人话外之音多少也能体会到一些了,但是他过于直白的个性却从未改变。

    “项律师的意思,是让我作为男人保护这个女人么?”白夜那美丽无匹的双眸因闪动着纯洁的光彩而越发摄人。

    这话使得脸皮有一定厚度的何轻音都觉得脸颊火辣,她扭了一把师傅的手臂,随即懊恼地瞪了白夜一眼。

    “现在是说这些的时候么?你应该去找苏洛问个清楚,顺便让他委聘我成为代理律师!”

    项浩然完全无视了何轻音的抗议,脸上满是祥和的笑,他依旧看着白夜温言道:“称呼‘女人’这个词好像少了一点亲切感,何不像我一样称呼轻音,或是干脆叫音音更好。”

    白夜一脸严肃地点了点头,仿佛这是一个事关生死的重大问题:“项律师说得对,那我以后就叫这个女人音音好了。”

    “这两个人疯了!”何轻音甩开项浩然的手臂转身就走,此刻的她只想奔到苏洛的身边。

    哪知一股大力握住了自己的手腕,脚下趔趄,她的身体整个被白夜拽到了怀中!

    何轻音的脊背被白夜紧紧搂住,她惊讶地瞪大眼睛讲不出话来。在她的认知里,白夜不像是会作出这么“激情”举动的人。

    “你……”刚吐出一个字,她就感觉到白夜将嘴唇贴近了自己的耳边。

    “你选择相信苏洛就不要说话不要动。”白夜细如蚊蝇的声线幽幽传入何轻音耳中。这句话却好似大锤击中,她不由自主地屏佐吸就这样任凭白夜抱着。

    在其他三人看来,那何轻音与白夜仿如陷入甜蜜的暧昧气氛。韩情满脸羡慕嫉妒恨的被林轻心拉出了病房,项浩然则是欣慰地点了点头,这才慢悠悠缓步走出。

    直到病房内仅剩他们两人……

    “可以放手了么?”何轻音的语气中没有任何意乱情迷的成份,此时的她,内心比刚才还要混乱不堪。

    白夜悠悠放开双臂,冷凝的神色上倒是显出一抹失望:“音音……”

    “你真的听信师傅的胡说?”何轻音是看怪兽的目光。

    “我说出的任何话都是真心的。”这样深情的一句在白夜口中说来,依旧是带有天生的冷漠与傲慢……除了那眼底的一抹温柔亮光。

    “那你刚才的话是什么意思?你是故意遣走他们三人吧?有什么话不能当他们的面说?”何轻音连珠炮似得提出三个问题,每当更进一步,她内心的恐惧感都更为泛滥。

    “虽然是苏洛害死文灏,但他的特长是善于用言语引发人心的恶念,我绝不相信他会亲自做出女干尸杀人的行为,这宗案件是陷害无疑。但你没从他被捕时的表情看出来什么吗?”白夜的眉间微现出折痕。

    何轻音倏然一惊,脑中火花闪现,她只觉得心脏快速急跳起来:“刚才……苏洛并未辩解而是安静地任凭民警戴上了手铐……而且……记者为什么会及时赶到竟然拍摄了当场逮捕的视频……”

    “恐怕是警察内部有人拍摄后发给媒体的,目的就是为了抹黑检察院和专案组。苏洛之所以像我那时一样没有反抗辩解而默默接受,一定也有他的理由。那就是……他认为我们这一方还有‘邪恶’的存在。”

    听到白夜的猜测与自己不谋而合,何轻音内心的恐惧越发放大了。苏洛对于师傅的怀疑之言响彻脑海,紧张下脚步虚浮身体椅起来,她连忙紧紧扶住了床沿。

    “你也……你也怀疑……”何轻音的话再次卡在咽喉。

    “其实上一宗少女祈祷连环杀人案虽然以齐景瑞的死亡收场,但毕竟七夜组织没有瓦解,连贩卖人体器官的主事人第二夜真实身份都不清楚。从狱警李叔与杀手李青在看守所内死亡案件看来,至少司法系统里还留有第二夜的奸细这也是事实。至于这个奸细到底是不是我们身边的人,我倒并不确定。”

    白夜说完沉默下来,何轻音看了看他,很想将苏洛对于师傅的怀疑告诉对方,但是犹豫了再三,她还是说不出口。在她的心中是绝对相信项浩然为人的,仅因为一枚满大街的地摊上都可能出现的发夹而怀疑师傅,实在是过于武断。

    “我们现在就去见苏洛。”何轻音缓缓转身,目光逐渐移到窗外。

    这天气也真是奇怪,昨晚还雷雨交加,今日却阳光灿烂。是否人心也会像这天空一般被雨水洗涤干净?

    白夜刚掀开被子起身,电视台的屏幕上突然出现了一行醒目大字。

    “新闻快报:女干尸连环杀人案大进展!今早逮捕的检察官苏洛已经对此案供认不讳,一小时后本台将对苏洛进行独家专访!”

    “不可能!”何轻音与白夜几乎是异口同声地叫了出来,他们对望了一眼,同一时间向病房门口飞奔而出。

    因为早新闻是7点30分开始播报,此时将近正午,那么苏洛被捕后的四个多小时候内到底发生了什么?

    为何他会招认这么恐怖的犯罪罪行?

    是遭到了严刑逼供?亦或是受到了某人的恐吓威胁?

    而且通晓法律知识的两人都清楚,案件刑侦期间犯罪嫌疑人是不允许会见律师和办案警察以外人员的,那么这独家专访又是什么个情况?

    怀着满心的疑惑,两人匆忙赶到了看守所,但结果却让他们大跌眼镜无法置信。

    林轻心今日休假并没上班,其他狱警告诉他们,苏洛早上确实被送入了看守所。只是公安与检察院共同审讯了两个小时候后,他便获得自由被释放了。

    苏洛不是认罪了么?居然被释放了?

    惊讶的同时,某个疑问浮现在两人心头,停顿了几秒钟,他们默契地说出了同一个地点。

    “电视台!”

    既然苏洛已经不再被羁押,那么电视台一定会在自己的地盘进行专访。

    不过最让两人疑惑的是,如果只用一上午时间便侦破了案件,那也应该是司法部门召开新闻发布会公开案情,而不会是针对苏洛个人进行什么专访。

    为什么只经过了短短的四小时,世界却开始逐渐椅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