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八章 雨中哭泣
    ,!

    白夜跌倒完全出乎何轻音的意料,见对方没有起身的架势,她急忙跑过去想要搀扶。哪知黑暗的雨幕之间,她却发现了完全不同于以往的白夜。

    此时的他,正神情痛苦不堪地紧闭着双眸。

    顺着眼角滑落的透明液体,那是上天降下的暴雨?还是他在无声的哭泣?

    可即便是这样垂泪的凄楚,在白夜俊美无铸的脸容上看来,反倒更为他增添了几分缥缈灵韵的仙气。

    面对这样的白夜,何轻音一时不知说什么好,她缓缓伸出手掌,可使用蛮力拉住对方手臂的动作却怎么也做不出来了。

    雨水沾染在白夜的长睫毛上成串落下,凄美、炫目,却让人心尖微颤不忍直视。

    连何轻音也不例外,她觉得再这么眼巴巴看着,恐怕自己也要跟着对方落下眼泪,狠心闭了闭眼,她用力捞起白夜的手臂。

    “起来!跟我去避雨!”

    白夜倒是没有反抗,如同听话的婴儿顺着何轻音的力道,他乖乖的站起蹒跚着走入假山洞里。

    何轻音扶着白夜靠石头坐下,随即她脱下外套拧干水分擦了擦脸。扭头看白夜依旧是那副沉默模样,就顺手也替白夜抹干了脸颊。刚想收回手,手背偶然碰触到白夜的脸颊,何轻音觉得自己摸到了炭火。

    “你发烧了?”她连忙放下外套伸手摸上白夜的额头。

    果然,灼热异常的温度使她紧蹙起眉头。

    “不行啊,要去医院。”何轻音抬头望了望外面的水幕世界,伸手摸向电话:“还好我们不是在遥远的古代,实在不行打120吧。”

    刚拿出手机还未解锁,何轻音听到白夜支吾着两声不知说了句什么。抬头望了过去,她这才发现白夜似乎陷入昏迷。

    这张美如天仙的容颜上,此刻是哀婉痛苦的神情,他的呻吟声很轻,可吐出的几个字却清楚地传入何轻音的耳中。

    “原来……杀了妈妈的人……是我……”

    何轻音听不懂白夜这话什么意思,也许他是做了可怕的恶梦,但唯一可以肯定的,是白夜一定烧得迷糊了。

    翻找了背包的口袋,何轻音发现几张餐厅带出来的纸巾并未浇湿,她赶紧为白夜拭干了额头上的冷汗。手掌碰触到白夜脸上的肌肤,灼热感越发强烈了,连那两片平日略显苍白的嘴唇,此时也多了几分病态的娇艳。

    担心发展到肺炎,何轻音想要收回手拨打急救电话,可突然之间,一股大力牢牢箍住了自己的手腕。

    白夜微微睁开眼,高烧引起的潮热使他脸红似火,这位天生具有古典气质的美男被映衬得比平日多了不少旖旎的美艳!

    “别……别离开我!”被美到极致的帅哥这么可怜巴巴地呼唤,就连大大咧咧的何轻音都有点害羞起来。她刚想告诉对方自己并非离开只是想打电话叫车,却清清楚楚地听到了令她尴尬的下半句:“不要离开我……妈妈……”

    何轻音差点想找个地缝钻进去,好在白夜烧得浑浑噩噩,倒也无法知晓她此时的无地自容了。

    也许是白夜拉孜轻音感受到了人体的温度,脸颊如火身体似冰的他不由自主地向温暖的来源靠拢过去。

    “好冷啊!”白夜抱住自己的双臂颤抖起来,脸上是惹人怜惜的柔弱。

    何轻音叹息了一声,看到眼前的白夜,她不禁想起电梯内幽闭恐惧症发作的苏洛。

    自己是从什么时候喜欢上苏洛的?

    难道就是那次见到苏洛的软弱从而由怜生爱么?

    她又想起了吉普赛占卜师的预言,如果她先遇到的是流露出柔弱一面的白夜,会不会因此消除与白夜之间的疏离感,甚至使她真的应了预言先一步喜欢上“命中注定的英雄”?

    可不管假设如何,此时望着白夜,她并未产生恋爱才有的紧张心跳,更多的,倒像是关心兄长或挚友的怜惜同情。

    何轻音尽量放低嗓音安抚道:“没事没事,我现在打电话叫救护车好了……”

    话未说完,白夜却展开双臂一把搂住了她的脖子:“妈妈,原来是那个何警官好心一直没有将事实说出来!妈妈,原来真是我杀了你!”

    何轻音被他拥入怀中,原本呼吸也因为过于紧密的拥抱而不太畅快,刚想轻轻推开对方,白夜这话却使她产生心惊肉跳的恐惧!

    这又是什么情况?

    为什么白夜的过去会与父亲有牵扯?

    而白夜说他杀了妈妈到底是什么意思?

    何轻音深吸口气,轻柔地拍了拍白夜的脊背,此刻的她,除了安抚白夜的情绪外,还想探知父亲与白夜有过何种交集。

    “乖啦,你慢慢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白夜的身体仿佛由于恐惧开始轻轻颤栗,何轻音能够感觉到对方将面颊深埋在她的脖颈。吞吐出的温热,一快一慢,这暖流并没有撩动她心底的波纹,但于此刻全身湿透饱受风吹的何轻音而言,倒是有种互相取暖的安心之感。

    她渐渐回抱起白夜,人体的温度传递过来,外面雨幕交加的黑夜仿佛也不那么寒凉厌恶了。

    所谓的兄弟姐妹情,是不是就像此时两人偎依在一起,由心底渐渐上涌弥漫出的一股祥和亲切感?

    可能白夜同样感受到了这份温暖,方才因为惧意产生的颤栗缓和了几分。他迷迷糊糊地仰头,俊美无双的容颜因高热嫣红一片,仿如彼岸花开,令人惊艳。

    “我不是故意的,之前我真的忘记发生了什么…….可是今天听到何警官说出真相……我终于想起来了……”

    白夜开始半睁半闭着眼眸低泣,看那恍惚的样子他仿佛跌入了遥远的过去。

    何轻音本想再逼问几句,可是面对高冷不再的白夜,她实在于心不忍。指尖划过白夜的墨发,她温柔地为对方梳理起潮湿凌乱的青丝。

    “没事的,不用怕,还有我在哪!”

    似乎这样轻柔和缓的声线逐渐安抚了白夜的心灵,他蜷缩着身体向何轻音怀中凑了凑,两只眼眸不知不觉闭了起来。

    “我想起来……好多血……”白夜呢喃的声音与这落雨的滴答融合在一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