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五章 初见
    ,!

    何轻音终于明白了苏洛的意思,他认为这是自己拥有的一对发夹,其中一枚不知为何被爸爸遗落在杀人现场。如果证明这枚发夹是自己的,那么苏洛就可以确信爸爸真的是杀死他姐姐的凶手。

    何轻音伸手揉了揉太阳穴,认真思考了一会儿,她郑重其事地摇了摇头:“不对,我只有一枚这样的发夹,我记得很清楚。”

    “这枚真不是你的?”苏洛急切地上前一步,捧着发夹的手掌微微颤抖起来,他的内心在这一刻竟涌上了一丝淡淡的喜悦?

    是的,是喜悦。

    如若这枚发夹真的不是何轻音所有,那么是不是可以出现另一个推测,那就是真凶想要诬陷何正义?

    但是想想还是有奇怪的地方,因为这枚发夹并没有被警察找到作为证物呈堂。并非是警察没有看到,而是警察想当然的将它认为是苏洛的姐姐所有。

    苏洛在做完笔录回家后收拾遗物时才发现发夹。如果姐姐是个普通的女孩,苏洛也未必会知道这枚发夹不是她的。毕竟爱美之心人皆有之,更何况是个青春妙龄的少女了?

    只是对于当时相依为命的姐弟而言,发夹这种非生命必需品,简直是过于奢侈了!

    姐姐从没给她自己买过任何饰物,她的衣服只有校服和亲戚送的旧衫。偶尔的小奢靡,便是为了长身体的苏洛买些特价水果与牛奶,如此而已。

    所以,当苏洛在客厅沙发的折痕里发现这枚发夹,他第一个反应便想到,这是凶手留下的r者说,这是凶手送给姐姐的!

    直觉上他已经确认,姐姐一定认得真凶。

    除了姐姐最后喊出“正义叔叔”这个名字外,苏洛对于姐姐开门让凶手进屋的举动也很疑惑。

    警察给出的结论是,因为何正义是警察,警察亮出了身份证件姐姐自然会放他入内。

    但是苏洛却有不同的观点。他了解姐姐的谨慎小心,他深知即便是出示了证件的警察,姐姐也不会让陌生人随便走进家门,除非此人与她早就认识或熟悉。

    以上种种猜测,苏洛并未告知警察。既然很多证据都指向了原本负责此案的刑警何正义,那便说明案件过于复杂内幕极深。盘根错节的黑影充斥着周身,他无法再相信这些带着警徽的人。

    而最重要的是,就算他找到了可以信赖的刑警说出这些,哪个刑警又会相信一个年仅十三岁出头孩子的胡说八道?

    自此之后,苏洛一直将发夹带在身边,直到姐姐的案件开庭审理之日。

    由于苏洛当时还是未成年,出于保护他的考虑,苏洛作证时并未公开。他偷偷观看了公开部分的庭审,但是很多人并没见过苏洛。甚至包括了何正义的律师项浩然以及女儿……何轻音。

    苏洛记得很清楚,经过事前调查,他知道了被告人会在哪个房间等待上庭。于是他趁着守卫不备,先溜了进去藏在落地窗帘之后。

    那时他已经发觉自己对于密闭的黑暗空间会产生强烈的恐惧,所以他并不敢藏在房间的柜子里。

    法警押着何正义进来后便守在了门口,随后项浩然律师以及何正义十三岁的女儿何轻音相继而入。

    苏洛被窗帘遮挡看不清几人面貌,但是他们的谈话却清清楚楚的传入耳中。

    “项律师……”喊出这名字的人声音透着沧桑与无奈,虽然与曾经的高昂清朗差距甚远,但苏洛还是听出了何正义的声音。

    “爸,你放心,你没做过不会被判有罪的。”一道清脆干净的童音跳跃而出,光听这音色也知道说话的小姑娘性格爽直明快。

    “轻音,你先到那边玩会去。”平和而亲切,这是项浩然的声音,只是对于那时的苏洛而言,却是第一次听见。

    何轻音噘着小嘴慢慢蹭向窗口,显然项律师的话让她很不乐意。

    何正义也顾不上女儿的心情,他向项浩然微微伸出手,手铐碰撞的声响有些刺耳。

    “项律师,其实轻音说的没错。我真的是被诬陷的,什么被害人临死前喊过‘正义叔叔’,我根本就不认识那个姑娘啊!”

    “难道你觉得被害人的弟弟会联合凶手诬陷你?”

    “那倒不会,他的笔录是我亲自做的。他所表现出来的恐惧与哀伤并非作假,作为二十年的老刑警,我一眼就能看得出来,那个孩子是真心爱着他的姐姐。”

    “这就是了。其实此案最难打的地方,就是被害人弟弟的证言。他作为同样的受害者,惨遭被人绑架起来亲耳听见姐姐被杀的恐怖经历,没有人会质疑他的口供。更何况,心理医生已经对其作出鉴定,证明在案发时他的精神正常,并且案发后他由于惊吓过度遗留了幽闭恐惧症的病症。”

    “那个孩子也是可怜,唉……难道我们真的赢不么?可我确实是被冤枉的!”

    “我只能尽力让法官不去选择死刑立即执行……”

    何正义与项浩然的对话一字不漏的传入苏洛耳中,这令他年幼的心灵中产生了些许疑问。

    他与何正义交谈过,这位干练的刑警目光炯炯充满正气,并不像什么作奸犯科的坏人。现在又听到何正义维护自己的言语,他更加无法相信姐姐是被何正义杀害的。

    心头盘旋着问号,苏洛却没察觉危机已经降临。

    何轻音因为恼怒项律师将自己当孝看待,气鼓鼓地走到了窗户边。项浩然最后那句“只能尽力让法官不去选择死刑立即执行”她也听到了,悲痛下何轻音便将怨气发泄在可怜的窗帘上。

    骤然之间,何轻音与苏洛,就这样对上了视线!

    这是何轻音与苏洛真真正正的第一次相见。

    除了那对闪亮异常的大眼睛,苏洛所有的专注力都集中在对方发丝间那枚蝴蝶结发夹上!

    而何轻音眨着大眼刚想开口,可她眼珠转了转随即古灵精怪地伸出手指作出噤声状。她还以为苏洛躲在这里是进行捉迷藏的游戏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