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三章 假装偶遇
    ,!

    何轻音来看望父亲。

    转过街口的时候,她似乎看到了苏洛的背影,揉了揉眼睛,何轻音疑惑地侧过头。

    也许是她看错了吧!因为这个背影少了苏洛平日的明快,多了几分忧郁的沉重!

    走入监狱想要探视父亲,狱警竟然告知她,何正义拒绝她的访问?

    不明所以的何轻音在无奈之下留了一张纸条让狱警转交,大概的意思是询问父亲为何避而不见,并将最新发生的女干尸案告诉了何正义。

    离开的时候她的心情非常糟糕,她实在想不明白,为何父亲不想见自己?难道是她做错了什么?

    此时手机铃声响起,是米乐打来的电话。

    “喂,妞儿,有空吗?陪我去听音乐会吧。”

    “音乐会?你什么时候成为这么高雅的人了?”

    “姐向来就是高雅的好不好?是德国爱乐团的交响乐哦!听说乐团将演奏贝多芬的很多名曲,你就陪我去吧!”

    也许听听这种音乐有助于睡眠?

    何轻音叹了口气,纯粹出于陪同好友的想法她勉强答应了。

    来到市立大剧院,人群中她一眼就看到了米乐。

    因为今天的米乐简直美翻天,她不仅画了精致的妆容烫染了长发,连那一身性感却不失青春靓丽的连衣裙,也同样令人神驰炫目无法抗拒。

    “哇塞,你相亲去啊?”何轻音砸着嘴巴围着米乐转起圈。

    “我平时也都是这么美腻啊!”米乐有些尴尬地摸了摸两鬓垂下的发丝,故意调笑了一句。

    “你应该说为了和我约会才打扮这么漂亮。”何轻音挎住米乐的手臂,说话时一副色眯眯的笑。

    米乐翻了个白眼,随即低头看了看手腕上的名牌表。

    何轻音也跟着探过了头,见到时间将至,她便仰头说:“你买好票了吧?时间差不多我们该进去了。”

    米乐左右望了望,如织的人群都含着闲散舒逸的笑容往里走,她微微皱起眉,目光略带焦急地仔细搜索着四周。

    “你在找谁啊?”何轻音有些讶异地问了一句,随即她也跟着转头瞧了两眼:“不会是……你那位钱财男友也来了吧?”

    米乐还未回答什么,两个熟悉的身影已经出现在视线之内。法官冷思悠正侧头与苏洛一边说话一边走向检票处,不知两人说到什么,冷思悠唇畔那抹坏坏地笑痕痞子味道越发浓重了。

    苏洛微微垂首自顾自走着,仿佛他只专注在自己的脚尖,并未向冷思悠望上一眼。

    何轻音见到苏洛心情复杂,还未想好怎么面对,米乐已经振臂高呼:“冷法官?苏检?这么巧啊!”

    何轻音惊讶地瞪着米乐一脸蒙圈,米乐与冷思悠不是男女朋友么?居然喊冷法官这么见外?

    还有最奇怪的,“这么巧”是几个意思?看米乐的神情是故意在等他们啊!难道是假装偶遇?

    果然米乐摆出偶遇的表情,拉着何轻音向那两人走了过去:“没想到你们也有这么好的兴致。”

    冷思悠充满玩味地扫了扫米乐,随即微微噘起双唇作出一副呆萌可爱的样子:“乐乐?你也喜欢听音乐会么?作为你的男朋友我竟然不知道你有这个兴趣爱好,真是太失败了!”

    米乐脸现尴尬地扫了一眼苏洛,可对方依旧只是低着头。

    “上次遇到那么危险的事情,我和轻音都是女孩子自然会后怕,所以想借着音乐放松一下心情。”

    苏洛听到何轻音的名字终于抬头,他的表情柔和迷人,看似与平时没有不同。

    “今天会演奏很多贝多芬的名曲,其中《月光》与《悲怆》两首听说是韩法医的最爱,没准你们也能遇见他。”

    何轻音最初见到苏洛产生的紧张尴尬也消退了不少,她偷瞄了一眼身旁的米乐,暗中狠狠掐了掐对方的手臂。

    想要与冷思悠更多相处的机会么?那也不至于搞这种突然袭击啊!

    不过要是米乐提前告知她还有苏洛在场,她到底会不会来哪?

    米乐没有理会何轻音的小小责备,她假装看了看时间接口道:“时间差不多了,我们一起进场吧。要是能遇见韩法医会更加热闹。”

    进到会场四人的座位并不挨着,米乐赔着笑脸与其他人沟通,最后终于调换了座位。

    何轻音觉得米乐在身后推着自己,于是她第一个坐了下来。原本以为米乐会坐在自己身旁,哪知米乐脚下一滑差点在光线幽暗的大厅摔倒。她就势扶了一下冷思悠,这样米乐就落在了冷思悠后面。

    冷思悠入座时显出一丝犹豫,他也像何轻音一样,直觉地认为应该是米乐挨着何轻音落座。可米乐不着边际地又推了推冷思悠,混乱之下,变成是冷思悠挨着何轻音了。

    最终四人的座位变成了一男一女排排坐,何轻音与苏洛分别在两侧距离最远,而米乐则坐在了两位男士的中间。

    何轻音谨慎地瞄了一眼好友,她只见到米乐谈笑自若地与隔壁的苏洛聊着古典音乐。

    冷思悠原本也看着隔壁两人,此时他收回目光微靠向何轻音:“你是首次与米乐来听音乐会吧?”

    何轻音的注意力都被那边的两人吸引,完全没有听到冷思悠的问话。

    冷思悠尴尬地摸了摸耳垂上的钻石耳钉,向何轻音靠得更加近了,他又重复了一遍自己的问题。

    何轻音转过脸时吓了一跳,急忙向后移了移脑袋:“是啊,我与她这么多年的朋友,确实从没见过她听什么古典音乐。不过看她与苏检说得头头是道,看起来也很懂嘛。”

    冷思悠惊讶地上下打量着何轻音,语气中充满了嘲讽调侃:“你是真傻?还是真傻?”

    何轻音蹙起眉头瞪了身旁的浪子一眼,听到对方骂自己傻,她这才完全的将注意力放在花花公子冷思悠身上。

    冷思悠笑了起来,他总是嘴角歪向一侧笑得邪恶,但是这样的笑容挂在这副面容上却别有一番味道。

    “今天这场音乐会,显然米乐的醉翁之意不在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