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六章 早餐
    ,!

    何轻音听到白夜清冷悦耳的声线突然变得生硬而寒凉,脸上挤出几丝难看的笑意,她还没开口,苏洛已经发起了攻击。

    “情人同志,他为什么在会在你的门口?”

    苏洛虽然笑容可掬神态亲切,但是四周涌动起的紧张空气已经昭示了这位鬼才此刻心情不佳。

    何轻音觉得被白夜与苏洛前后夹击这一幕十分眼熟,像极了狗血电视剧中老公与小三鬼混却被正妻捉奸的悲惨!

    她急忙晃了晃脑袋赶走这奇怪的念头,同时向两人竖起手臂作出停止的符号,口中甚至大声喊了起来:“我饿了!我肚子好饿!我要饿晕了!要吃饭不?要吃饭的给我安静一点!”

    耍无赖地嚷嚷完,她使劲搔了搔乱蓬蓬的长发,看也不看两人便直冲回了家门。

    白夜与苏洛的视线互望了几秒,一个是寒凉针,一个是绵里刀。

    几乎是同步,两人一起转身跟着何轻音走了进去。

    不算宽敞的客厅被布置得十分温馨,整个装修都是韩国田园式的白色基调。何轻音搂着个卡通人物抱枕气鼓鼓地坐在沙发上。

    其实她并非真的生了谁的气,只是想以这样的态度来逃避此刻的尴尬状况。

    那日在地下室苏洛曾经将自己的西装穿在何轻音身上。今日一早,苏洛来此美其名曰向何轻音讨回西装,真正的原因却是他……后悔了。

    对于令何轻音遇险的自责与内疚,使他意气用事地将救了何轻音的功劳让与了白夜。

    苏洛很怕,他怕何轻音因此而喜欢上白夜。

    在感情方面,苏洛同样只是一个陷入初恋情意的单纯少年,那种犹犹豫豫优柔寡断的爱情取舍,心机谋算如他也终是无法避免。

    回到家中思前想后辗转难眠,苏洛假设过十年前旧案的真相如果是最糟糕的情况要怎么办。但是那种可怕的结局毕竟只是假设,是未曾发生的遥远,苏洛虽然心存恐惧,但一想到何轻音将会投入其他男人的怀抱,他便抛开压抑的忧虑打算先得到心上人的爱情再说。

    纠结了几日,苏洛终于忍不住跑到了何轻音家里。

    其实何轻音也奇怪,既然是白夜救了自己为什么却是苏洛的西装穿在自己身上?

    被门铃吵醒后听到苏洛要求归还西装,她本想问问到底是怎么回事。却见苏洛低头沉默了半天,再扬起那张迷惑天下的脸时,已经挂着天真纯洁的表情吵嚷着“独自饿了想吃早餐”。

    何轻音脸也没洗衣服也没换,稀里糊涂之下就被苏洛推出了家门去楼下买饭。哪知正巧在门外遇到了前来找她实验的白夜,并且阴差阳错地被这位冰山一点也不浪漫地告白了。

    苏洛当时利用这么个借口支走何轻音,是因为见到心上人的刹那,由于紧张他再次产生了退缩的想法。

    原本是打算支走何轻音缓释心情,等对方回来再将真相告知。可让苏洛诧异的是,白夜竟然出现在了何轻音家的门口。

    从白夜现身到接吻再到表白,苏洛一直在门后偷听墙角。

    最初白夜拥抱了何轻音,他真想直接冲出去一拳揍翻情敌!

    但是内心深处有个声音在阻止他的贸然行为,那个声音似乎在诱惑着思想中的黑暗:“难道你不想知道何轻音对于白夜最真实的看法么?”

    苏洛呆了呆,某种期待慢慢升腾,他确实很想知道,面对俊美如雕塑的白夜帅哥直接表白,何轻音作为一个普通女孩到底会有什么样的反应。

    所以他紧紧握住身侧鞋柜的把手,强抑住想要奔出大门的冲动。

    直到听出何轻音被白夜吻了,盛怒之下那可怜的木制把手竟被他硬生生折断!

    刚想不管不顾地大发雷霆,白夜不解风情的表白言语却传入了苏洛的耳朵,随后是何轻音带着怒气的斥责。

    苏洛呆滞了一会儿,怒火逐渐消散,直到听闻白夜说出“最初我并没有想向你表白的意图,不过既然你提了出来,那么就当是我向你表白也可以”这段,他不由得哑然失笑。

    虽然都没谈过恋爱,但是苏洛的情商却比白夜不知高出多少。他心理清楚的很,恐怕世间所有女孩在听到白夜这样的表白言语后,心里都无法产生什么感动的情意了。

    所以他时机适宜地推开大门,他可不想再给白夜任何有可能感动何轻音的机会。

    此时苏洛见白夜只是高冷如常地站在那里,他便一脸优雅笑意地坐回了沙发。

    “不是说吃早饭吗?饭……在哪里?”

    何轻音被苏洛这话问得嫩脸一热,她想起自己原本是打算去楼下买的。其实冰箱里也有些食材,不过自己对于做饭这事……

    “本小姐向来十指不沾阳春水,不过今日既然你们两个都来作客,本小姐就亲自下厨吧。”

    她刚才既然嚷嚷着进屋吃饭,现在怎么也拉不下那个脸面再出去买现成的。把心一横,她挺起胸脯走向了厨房。

    多大个事儿啊,不就是煮一顿早餐么?

    她记得还剩两包方便面来着……

    苏洛与白夜见到何轻音从柜门里拿出了招牌康师傅,两人的脸上同步出现了嫌弃的表情。

    “我不吃这种垃圾食品。”白夜的眼帘半合,寡淡的声线透出一丝无奈。

    说完这句,他竟然挽起衣袖走了过去,看他打开冰箱寻找食材的架势,似乎这位冰山打算亲自下厨。

    “你会做饭?”何轻音撇起的嘴巴表示出了她对“白夜比她会做饭”这事的完全不信任。

    白夜没有搭理何轻音的嘲讽腔调,见到速冻仓放着一条还算新鲜的黑鱼,他便将它拿了出来。

    “这是昨天米乐买来剩下的…….”前半句还未说完,何轻音夸张地高声大叫:“你干啥?不是打算大清早就这么生猛吧??”

    此时白夜一手拿着菜刀一手按住鱼背,看他的样子是打算将鱼肉一片片割下做成他挚爱的生鱼片!

    “还说我的方便面是垃圾食品?没吃早饭吃速冻过的生冷鱼肉,这才是垃圾吧?”何轻音使劲咽了口唾液,望着砧板上的黑鱼,她将十指插入自己的乱发之间使劲扯了扯。

    “话说,鱼身冻得硬邦邦的像木棍,你是打算怎么切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