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二章 真相大白
    ,!

    那一次冯雪雪的死并非齐景瑞动手,但是犯罪集团将目标之所以锁定冯雪雪,是齐景瑞在帮忙掩饰其他杀人案件时,走访调查中发现了冯雪雪看到受害人与罗斌在一起。

    正是这样一个案件与另一个案件的串联,才导致“第二夜”在选择目标人物时,给破案留下了某些蛛丝马迹,否则只是随机绑架作案的话,想要查到真相更加难如登天。

    最初白夜走访时林美并未将知道的事情告知,那时她认为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她不想惹上什么麻烦。但是白夜离开的时候,明确地告诉过林美,他怀疑冯雪雪并不是单纯的失踪,他担心林美也有人身危险。

    直到林美看新闻听说白夜被抓入狱,她才感觉到此事果然蹊跷。思前想后,她来到看守所想要告诉白夜她所知道的一切。哪知碍于司法制度,那时候他们无法会面。

    而齐景瑞以刑侦队长的身份来到林美家调查,并告知对方是白夜通知他来取证的。林美自然深信不疑,她没发现齐景瑞便是冯雪雪口中的“明星警察”。她平时对体育新闻毫无兴趣,所以见到了曾经的篮球运动员也没有丝毫印象。恐怕到了最后齐景瑞一刀刺死林美的时候,她也完全不明所以就这么稀里糊涂地死了。

    埋伏在别墅外的罗斌带着冯雪雪的尸体潜入,他们切割开尸体取走林美的内脏并抽干了血液。

    白夜的电话刚巧在此时打了过来,他刚获得自由便查看了手机,发现林美留言后,白夜首先打电话向齐景瑞汇报。

    挂断电话,齐景瑞想到了再次将案件诬陷到白夜身上。

    他了解这名下属,知道白夜因为大学时期的案件,所以对尸体和肢体标本有着不同寻常执着。于是他在林美家里找来细线与工具,做成了简单的机关装置。

    白夜在昏暗的光线下被细线绊住,触动了上方承载林美血液与杀人凶器的机关。所以鲜血泼洒在白夜身上、匕首掉落,而吊着东西的丝线与保鲜膜却因为白夜碰触丝线的力度,根据机关的设置割断了丝线并沿着窗户跌落到外围的草地上。守在草丛中的犯罪分子趁机回收了所有的证据。

    只有看守所内狱警李叔被杀的案件与杀手李青离奇的自杀,目前还未找到真凶。

    唯一能确定的,就是刑警陈曦倒是真没有什么嫌疑,他最多是一个被齐景瑞利用的庸才而已。那日他狂拉肚子,是因为出发前在齐景瑞办公室喝了一杯茶,齐景瑞早已在茶中下了泻药,为的就是让陈曦背负上看守所内杀人的嫌疑。这也是嫁祸的手段。

    由此可见,齐景瑞提出在专案组会议上让白夜上演这么一出与苏洛反目的戏码,为的就是有借口将碍事的两人关进牢房,从而为杀手提供灭口的机会。

    一旦按照他们的计划执行,随后他便会利用白夜,让林崇山背负所有奸细的罪名而自己置身事外。

    因为最初白夜在别墅外看到的“”车牌的黑色轿车,是齐景瑞让罗斌等犯罪分子作出假车牌伪装成检察院车辆,为的就是在关键时刻,可以将调查方向引导到检察院的副检察长林崇山身上。他知道以白夜过目不忘的能力,一定会记住车牌号并且顺藤摸瓜怀疑到林崇山。果然,他对于自己一手带出来的白夜了解甚深,他并没有猜错。

    白夜怀疑了林崇山,甚至白夜顾及公安局的名声私自监听一事,也被他不知从什么途径知道了。

    提出升级司法部门系统的是齐景瑞,在白夜得到窃听芯片的时候他故意急召白夜导致对方没有时间删除内容。齐景瑞对陈曦声称白夜才是内鬼,并命令陈曦搜查白夜的办公桌。

    陈曦傻呵呵的相信了,直到搜出了芯片上交后,齐景瑞便让“第二夜”的人打晕陈曦关押起来。齐景瑞考虑在危机时刻将罪行推到陈曦身上,所以并没让“第二夜”的人杀掉他。直到最后检察院的人将陈曦救出,陈曦还不知道齐景瑞原来才是司法部门的幕后奸细。

    调查了齐景瑞的银行记录,发现他在几年前开始,便有国外的账号定期以投资回报的名义将资金打入其女儿名下。直到最近这一年,因齐景瑞参与了杀人行动,所以作为奖励资金,“第二夜”在日本、美国两处都为其购置了房产,只不过登记的所有者是齐景瑞的远房亲戚。

    真相渐渐浮出水面,听完侦查科进行的汇报,苏洛优雅的神态凝重了不少。

    何轻音、白夜、韩情,专案组的其他三人也都是表情严肃良久不语。

    林崇山摸了摸肥嘟嘟的双下巴,眨着小眼睛好奇地问道:“咋了?案件告破你们还不高兴了?”

    “李叔被杀的案件未破,‘第二夜’主事人的身份依旧成迷。少女的祈祷杀人案死了那么多无辜的人,而齐景瑞动手杀害的却只有林美一人。说起来,这个案子并没有完结。”回答林崇山的是何轻音。

    林崇山搔了搔头顶,深深叹息了一声,他冲着何轻音挤出几丝笑容:“是啊,只不过从执法者的队伍中揪出了齐景瑞一条大鱼,也算是为名除害了。对了,你师傅快要从香港回来吧?”

    提起项浩然律师,何轻音的大眼睛跃动出喜悦的神采:“是啊,其实师傅才是专案组成员,我只不过一直代替师傅参与案件而已。师傅香港的案子已经完结,以后有他在,别说是‘第二夜’的主事人,就是第八夜、第九夜也不是我师傅对手!”

    “吹牛。”韩情忍不住嘀咕出声,他伸手将金棕色的碎发掖入耳后,又向何轻音作了一个鬼脸。

    原本气氛已经轻松了不少,哪知白夜清冷淡薄的声线却飘荡在四周,音色中的忧虑与愁绪十分明显。

    “从各种证据上看得出来,在司法部门之中,恐怕还有犯罪集团的内鬼存在。”

    其实他不说大家也心知肚明,杀害李叔的人恐怕还潜伏在左右。所有人都没接口,白夜深邃而凝重的目光却穿透前方的高墙,望向了窗外已经漆黑一片的幽暗夜色。

    大家的目光也不由自主地随着白夜望向无边无际的黑夜。

    暮色晕染了夜晚,是否连人心也被这样的幽深颜色晕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