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章 恨与爱的纠结
    ,!

    苏洛温柔的声线轻叹一声,听得出来他十分惋惜:“可惜我还没来得及问清,对于政法大学发生的挖掉眼球杀人案,他到底知道些什么。”

    听到“挖掉眼球”几个字,何轻音突然想起刚才齐景瑞说得一句话“也许这对眼睛……那位贵人会有兴趣……”,心中倏然惊恐,她急忙对苏洛说出了自己的猜想。

    “恐怕……齐景瑞认得挖掉女孩子眼球的凶手,因为刚才他说过,我的眼球可能有个什么‘贵人’会有兴趣……”

    苏洛听到这话眼帘一挑,温雅的气息不见,眸中吹动的仅剩冰凉刺骨的寒风。

    “贵人么?齐景瑞杀掉这么多人可能与‘七夜’集团有些联系,只可惜……没有捉到活口,袭击我们的那帮人都死了。”

    “都死了?”

    苏洛不禁想起刚才罪恶酒吧内与“七夜”成员混战的场景。

    他假装扯到白夜想要借刀杀人引起对方好奇,就是为了让这些犯罪分子产生瞬间的惊讶。

    林轻心也是警察,关键时刻他看到苏洛向自己递过来的眼神,他已经知道对方马上就要动手了。

    林轻心看准时机用头撞向了罗斌的手腕,指着自己脑袋的黝黑枪口被撞得歪斜,对方甚至来不及扣动扳机便将手枪掉落在地上。

    与此同时,抓住了这片刻的疏忽,苏洛、白夜、韩情三人一齐出手。

    虽然犯罪分子人数众多并且手执武器,但是在堆满物品的办公室内射击并不容易命中。虽然苏洛一方只有白夜手中的一支枪,但他们可以矮身藏于桌椅后进行偷袭下盘的攻击。

    枪械开火的声响使得守候在外的侦查科同志发现了异常,他们不再等待苏洛的信号直接冲杀进来。这一下人数反转,犯罪分子的子弹也很快告罄,最后变成了他们的困兽之斗。

    检察院的同志原本以为可以捉到几名犯罪集团的成员审讯,哪知这些悍匪十分凶恶,他们觉得突围无望,除了为首的罗斌是被击毙之外,其余几人都在最后关头吞掉了自己的一发子弹!

    苏洛目睹到这些罪犯自杀时依旧凶神恶煞的目光,不由得眯起眼眸赞叹了一句。

    “不愧是亚洲第一的犯罪组织,洗脑工作做得真是不赖哪。”

    苏洛见到齐景瑞没有现身,心思缜密的他担心起何轻音会有什么危险,于是急忙追踪了何轻音的手机信号这才找到了地下室屠宰场。

    因为玻璃窗是黑色的,他并不能清楚的看到底下发生了什么状况,但是在那一刻,身体内百万根神经敏感地发出了高危警报。

    何轻音有危险!

    于是他没有丝毫的停留,掏出偶然捡到的白夜配枪,使劲用枪托砸开玻璃纵身一跳。

    身处空中的时刻虽然十分短暂,但是苏洛却觉得仿佛经历了一个世纪漫长的煎熬!

    直到目睹了何轻音额头被砸中,苏洛觉得自己的灵魂瞬间被抽空,那种忐忑、那种恐惧,这让宠辱不惊的鬼才也显出了惊慌战栗的颤抖!

    直到他抱起对方确定她还活着,这才仿佛从死到生又活了过来。

    何轻音额头上的殷红触目惊心,这令苏洛的内心充满悔恨与自责。

    是他考虑不周,这才导致何轻音遇险。

    也许是逐渐爬满心头的怜惜与悔恨使他无法面对,又也许,是他想起了两人之间无法忽略的过往再次心生退缩。总之,不明缘由的软弱来袭,苏洛这样的人物,在关键的时刻却选择了逃避。

    甚至有种破罐子破碎的心灰意冷,他竟然将何轻音交给了情敌白夜。

    他了解白夜,即便白夜自己还没发现,他已经看出白夜对何轻音的不同。

    他也相信,白夜一定会保护好心爱的女人。

    举起手枪对准齐景瑞的时候,苏洛真的很想一枪击毙这个差点杀死何轻音的人渣。也正在他产生杀意的刹那,内心这才倏然惊醒,对于心怀仇恨的自己而言,想要获得美好的爱情简直就是痴心妄想!

    原来产生逃避心情的罪归祸首,是他深埋脑海的恐惧!

    他害怕再与何轻音发展下去,终有一天,对方会知道两人之间的牵绊与过往,对方会明白自己最初接近她的原因。那么到了彼时,他要用怎样的表情与神态来面对心爱的女子?

    恐怕,便是立即死了,他也不想看到对方那时的表情!

    是的,他终是无法逃离那个恐怖的梦魇,终其一生,他都要背负这样的仇恨之心步履维艰!

    何轻音醒转、白夜想要单挑齐景瑞、林轻心开枪,一连串的事情接连发生,虽然苏洛的内心经历着惊涛骇浪般的肆虐冲击,可他依旧神情优雅面带微笑,这令在场的几人都未曾发现他与最初有何不同。

    直到听闻肖楠之死有可能与齐景瑞有关,苏洛的灵魂仿佛才从往事与懊悔中被召回。

    因为他的人生中,除了那件连回忆都会窒息的痛苦事件外,只剩下肖楠与文灏的死亡让他存在深深的内疚感。

    何轻音敏感地察觉到苏洛的失神,她走近几步,眼中布满关心与忧虑。因为她知道,接下来即将说出的事实,有可能令苏洛变成那曾经出现过的恶魔。

    想起了审讯室内令人胆颤的苏洛,何轻音不由自主地伸手握住了对方的手腕。

    “刚才齐景瑞和我说过,除了林美以外,动手杀害其他女孩的真凶并不是他。”

    何轻音这话令在场的几人都显出震惊的脸色,只有苏洛出现了“果然如此”的坦然。

    “是‘第二夜’么?”他的声音很轻。

    “你怎么知道?”这回换成何轻音惊讶了。

    “刚才见到‘七夜’的成员偷袭罪恶酒吧,我便确定,齐景瑞果然与‘七夜’有着某种联系。那么仔细想想就全部贯通在一起了,因为‘七夜’当中,只有‘第二夜’才有可能用这么麻烦的方式处理尸体。”

    “贩卖人体器官。”

    白夜蕴着怒意的声线替苏洛说出了最后的结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