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章 本小姐就当被狗咬了!
    ,!

    当何轻音听到白夜不会有事绽放笑容的时候,韩情也注意到了。他一直都怀疑白夜是个正常的直男(虽然正常人都是这么想的),尤其当目睹了何轻音与白夜的相处,每次他都觉得很不舒服。虽然并没发现这两人有什么恋爱的迹象,但是韩情的内心深处却已将何轻音当成了情敌。

    因此在这样的时刻,见到有了让情敌倒向别的男人怀抱的大好机会,性情古怪的韩情又如何会不珍惜?

    他假装想要帮忙,口中大喊“我来帮你”,来到何轻音身后却用力一推。

    何轻音并不知道,一前一后两个男人心中此时完全不同的思维想法。后背被猛然的大力击中,整个身体毫无支点地立刻躺倒在苏洛身上!

    何轻音觉得,自己的两片嘴唇好像含住了一个软乎乎、湿漉漉的东西。骤然失神的她,自然而然地吸吮了两下,那东西似乎散发着怡人的清香,不知不觉引诱着她甚至想伸出舌头舔上一舔。

    可迷迷糊糊间身后传来一声又惊又喜的叫喊,那是韩情的惊叹,这令何轻音瞬间清醒!

    何轻音眨了眨璀璨如星的眼睛,目光所至只有苏洛高挺的鼻梁无法看到对方的眼。但是她已经彻底回过神来,此刻的她,嘴唇正与苏洛的紧贴在一起!!!

    不,不能用紧贴形容,应该说成,自己的两片唇瓣正咬住了对方的下唇!

    “啊!”何轻音怪叫一声想从苏洛身上跳起,但是用力过猛的她支撑起身时顾不上别的,一只手掌完全烀在了苏洛的脸上!

    只听身体下方的苏洛“唔”地发出一丝细微的响动,显然被何轻音这么突然捂住口鼻,他差点憋晕过去。

    何轻音的脑中完全空白,身体自发的甜蜜缠绵、初吻被夺的震惊气恼、不经意间的伤害攻击,这些,都让单纯的何轻音瞬间凌乱了!

    她完全不敢看向苏洛,鬼使神差地喊出一句“本小姐就当被狗咬了”,便慌张地逃离了苏洛所在的空间。

    咬了何轻音的“小动物”此时也很郁闷。

    我们的鬼才苏洛,对于爱情方面,也只相当于一个初尝恋爱滋味的纯情少年。在他的想象里,与心爱女人发生的初吻,势必将是个浪漫而又甜蜜的美好回忆!

    就算不是山顶日出鲜花钻戒,至少也是个可以搬上荧幕的小清新桥段,哪知道,理想很璀璨、现实很幽暗。

    最初他猛然遭到这样的“偷袭”,感受到唇瓣与胸膛同时传递过来的温香软玉,他只觉得上方灰暗的天棚突然变得宽敞与明亮!刮着石灰粉的墙面上似乎出现了密密麻麻的小天使,他们正满脸微笑地向自己撒着代表爱情降临的玫瑰花瓣!

    嘴唇上敏感地察觉到了何轻音轻轻吸吮的情不自禁,苏洛只觉得小心肝已经飞出了躯壳,飘飘荡荡、空空软软,仿佛灵魂升腾天空,他看到了两人四周涌动出的绵绵情意。

    刚想反手紧紧搂住佳人好好索吻,哪知对方却突然松口,并且毫无预兆地对着自己就是一拍!

    苏洛的口鼻瞬间被堵,无法吸入氧气的窒息感令他刚燃起的情爱冷却了几分。虽然很快恢复了自由的呼吸,他的耳中却传入心上人令人忍俊不禁的叫嚷声。

    “本小姐就当被狗咬了!”

    到底是谁被谁咬了啊?

    苏洛哭笑不得地坐了起来,唇瓣上还残留着何轻音的香甜,他伸手轻轻抚摸着刚才与对方亲密接触的柔软,仿佛是在抚摸那心中的爱人一般。

    此时何轻音已经跑得没了踪影,苏洛的目光缓缓转到韩情脸上。就连向来天不怕地不怕的韩情,被他这么直白地盯着,心中也不免“咯噔”一声充满了紧张感。

    “我……不是……”他本想矢口否认,但是面对鬼才苏洛,他知道怎么赖也是赖不掉:“好吧,我承认,我是故意的。”

    此时的苏洛衣衫微乱,领口的纽扣敞开了两枚,露出的蜜色肌肤极为诱人。他随手揉了揉额前发丝,荡漾情意后魅惑迷离的眼波轻挑,似乎是怪韩情多事,似乎又是在称赞“助攻的不错”。

    韩情无法不被眼前的苏洛吸引,他不得不承认,如果说白夜如天上谪仙带着纯洁的仙气,那么苏洛一定是伪装在世间诱人犯罪的恶魔!

    明明是那样一身温柔优雅的君子气息,可是无时无刻,苏洛的周身都暗藏着一股亦正亦邪的流波,那是一种让人甘愿奉献沉沦的巨大旋涡!

    惑人于无形的苏洛使韩情产生了瞬间的犹豫,他正埋怨自己对白夜的爱情不够坚定,却见到白夜那张清冷俊美的脸容骤然出现在眼前。

    当然,白夜的身后,是像小鸡一样被拎了回来的何轻音。

    “我走到门口遇见这个冒冒失失的女人,虽然她一直嚷着要走,我还是将她拉了回来。因为有件重要的事,我要告诉你们。”

    刚才还心情不错的苏洛见到白夜握着何轻音的手腕,眼神再次沉了下来。

    眼帘微合,他的右臂随意地搭在支起的膝头,语气也是不咸不淡:“怎么?你终于发现了,你那敬爱的齐队长才是真正的内奸?”

    “真的?”听到这话何轻音急忙从白夜身后探出了头,她一直认为齐景瑞是个正气凛然的英雄人物,所以乍闻苏洛的推论她连接吻的尴尬也忘记了。

    白夜松开何轻音,依旧表情冷凝,但是他的声音染上了愤怒的味道:“我说过,内奸不会是齐队,我相信他。”

    “你应该已经查过了通讯记录吧?林崇山告诉我,那个与他通话的人是齐景瑞介绍的,说是那人在推算姻缘方面十分有名。看来齐景瑞是知道林崇山热衷相亲,所以才借此设下陷阱让我们怀疑。”

    “这也只是林崇山的一面之词,根本找不到齐队介绍此人给林崇山的证据。何况,即便这次林崇山真的帮了我,我也不认为他没有杀人的嫌疑。我被放出来的时候,已经见过林崇山。”

    白夜说到这里顿了顿,看着苏洛的目光涌出几分怒意:“你用sm图片威胁了他?”

    这一下,何轻音与韩情也转头望向苏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