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八章 苏洛你这大色狼!
    ,!

    何轻音只觉面颊骤然一热,脸皮再厚,被这么多陌生人用异样眼光注视,她也会觉得不好意思。

    恼火起来,她忘记了两人演戏的初衷,粗野地扭了一把苏洛的上臂。

    苏洛没想到她竟会动手,而何轻音掐到的地方接近腋下令他很痒,于是苏洛随手向前一递想要推开对方。

    何轻音正挺起胸膛想要继续扭他几下出气,结果骤然间身体一软,从身前传递而来的,是一股令人想要瘫软的颤栗!

    何轻音呆滞地低头,却见到苏洛那骨节分明的大手正按在自己的胸口!!

    手中倏然触到高耸的柔软,苏洛自己也是惊呆了。

    两人就以这样的姿势互相凝望着,一秒、两秒、三秒……

    “啊!苏洛你这大色狼!”何轻音终于发出了高分贝的尖叫声,虽然这种显示女子懦弱的叫喊是她向来鄙视的…….

    苏洛也回过神来急忙缩手:“这绝对是突发事故!”

    四周的人群见到这“小两口”当众作出的“不雅举动”,都口沫横飞地热议起来。

    苏洛想要向何轻音解释两句,却见对方脸颊似火一副想要吃了自己的模样,连他这样的绅士代表都作出了转身就跑的幼稚行为……

    街上乌泱泱一大帮看热闹的见暴力升级,都好事地跟在后面。林崇山家的保洁阿姨急忙回身关上了屋门,随即跟着邻居也追赶着人潮想去看看这对男女到底最终谁打垮了谁。

    ……

    何轻音与苏洛进入林崇山家中的时候,苏洛的手臂上已经被何轻音掐得青一块紫一块。

    白夜见到苏洛略显羞愧的忍受何轻音的暴力行为,冷清的眸子露出一丝讶异。

    “我已经搜索了一遍,没有发现什么可疑的物品。”

    苏洛向何轻音做了一个“暂停”的手势,这才将目光落在这栋简朴素洁的房子里。

    林崇山的家十分简单,没有什么名贵奢华的东西,看起来就像个普通工薪阶级。唯一算得上喜欢的珍藏,应该就是那整墙的图书了。

    “我看电视剧上演,贪官都是将钱藏在墙壁里的。”何轻音神情兴奋地伸出手指敲了敲白墙。但是听到那沉闷的声音她显得失望,看来墙壁并不是空的。

    “原来影视剧荼毒的群体不只是年轻人。”白夜表情恒定而淡然,实在看不出来有一丝一毫讥讽嘲弄。

    可何轻音听在耳中,总觉得哪里不太对:“你……是说我……老了?”

    白夜眼神淡泊地看了她一眼,随后便转头翻阅起藏书来。

    何轻音使劲搔了搔自己的马尾辫,要是对方直接嘲笑也还罢了,就是这副拽上天的眼神,简直比腹黑帝苏洛还要招人恨!

    见何轻音鼓着腮帮子像极了小金鱼,苏洛笑嘻嘻地劝慰道:“他只是说出真实的想法,并没有嘲讽你的意思。我们还是寻找证据吧,时间拖久了很危险。”

    于是三人这才相安无事地翻腾起来,可是无论怎么找,都没有找到有价值的罪证。

    从林崇山家里出来,苏洛沉吟了一番询问道:“以你的记忆,一定已经将所有看过的东西记录下来。也许我们还是对他了解太少,所以暂时看不出不协调的地方。”

    “韩情在详细解剖尸体,刑侦大队的人拿到了狱警名单在逐一调查,而我们,要想方设法接近林崇山套取情报。”白夜看着苏洛的目光凛冽了几分,刑侦大队副队长的气势无形之中显现出来。

    “你的智商那么高,想几个接近林崇山的法子又有什么难度?你看我干嘛?”苏洛双臂环抱扭过头,假装不理解白夜的意思。

    白夜没出声。

    何轻音倒是理解了,她咧开嘴巴坏坏地笑道:“冰山这人比较……还真不好当面形容,反正他想出的法子肯定没你想出来的那么‘亲民’。”

    这话似夸似贬,苏洛只是耸肩一笑点头道:“好吧,既然连情人同志都这么说,那无论我提出什么计划,你是不是都会十分配合的完成?”

    何轻音一时语塞,看着面前笑容柔美如贵公子般的男人,她知道,这个披着君子皮囊的腹黑帝似乎又打算捉弄自己。

    “她一定会配合。”冷清的声音飘荡过来,白夜竟替何轻音应承下来。

    “你……”

    何轻音刚要反驳,苏洛已经双手轻击鼓起掌来:“好,那我就提出自己的想法大家参考一下。我的方案是……”他故意拉长了尾音并怀着玩味的笑意打量了几下何轻音:“相亲。”

    “啊?”何轻音听到这两个字一脸呆相,相亲可是米乐的专属领域。

    白夜虽然没有问出口,不过那对美丽的眼睛倒是显出询问的意思。

    “据我对林检察长的了解,他现在最需要的,就是寻觅一位贤内助。这两年他已经相亲多次,只是还未找到合适的对象。”

    随着苏洛这话,白夜的脑中开始闪现出一个个画面,那是放在在林崇山家中见到的各种景象。一幅图片突然放大在脑海,是的,他在书架上见过一张婚姻介绍所登记表的复印件。

    “缘之谜婚介所?”白夜想起名字。

    “你应该还记得婚介所的电话和地址吧?”

    “记得。”白夜拿起笔迅速将相关信息写了下来。

    何轻音犹豫地扯了扯马尾,她扬起脸蛋夸张地否定着相亲方案:“我这么年轻貌美的青春少女,与那位快要花甲的老爷爷相亲,合适么?”其实林崇山不到五十岁,哪里是什么老爷爷了?

    白夜捂住薄唇轻咳了几下,旁人还以为他是真的咳嗽,只有他自己清楚,他差点被何轻音冒充十几岁少女的脸皮厚度逗笑。

    微笑吗?经过十几年了吧?他早已忘记了喜悦的心情是何种感觉了!

    面对这样一句并不怎么有趣的话,他竟然有了想笑的心思?

    是自己变了?还是潜移默化的受了面前这个女人的影响?

    苏洛显出一副纯真懵懂的神气,月华清幽的美眸带着无辜与真诚:“原来所谓的‘剩斗士’与青春少女是同义词!年轻人的世界有点遥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