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五章 交织的自缢
    ,!

    何轻音看着韩情在为李叔勒得泛红的脖颈验伤,心中充满了苦涩。她想起了自己被诬陷入狱的父亲,对于李叔此时内心的屈辱深有体会。

    “李叔,你怎么这么傻?你要相信正义的存在,没有做过,一定会还你清白。”

    李叔向来是个暴脾气,这样直肚肠的人一旦遭受了冤枉,很难能够平息那股子愤怒。

    他听到何轻音的安慰,却使劲椅着满是白发的脑袋,甚至一把抓住了白夜那冰凉的手。

    “白队,你被冤枉的时候我对你态度不好,那是因为我真的以为你是杀人凶手,你可别往心里去。现在……我可以体会到你当时的心情了……我……”说着说着,不由得老泪纵横。

    白夜苍白的肌肤被激动的李叔捏得紫红,何轻音很担心这座冰山不管旁人感受甩脱手掌冷眼相向。结果倒令她有些惊讶,白夜不仅没有做出不礼貌的傲慢行为,还将另一只手掌搭在了李叔的手背上。

    他并没有好言劝慰,目光也依旧是淡薄如冰,但是何轻音可以感受得出,白夜这一举动是种无声的安慰。

    苏洛自从进入值班室便一直专注现场的环境证据,显然他并未将精力放在安慰这颗老男孩的心上。

    牢房的钥匙放在何处、李叔休息睡着的位置与大门的距离、值班室内是否有翻找东西的痕迹……

    就在大家各自忙碌的时候,林轻心再次狂风一般冲了进来。

    “不……好了,那个杀手……李青……在洗手间自杀了!”

    这回,几人都表情淡定地望向他,何轻音率先开了口。

    “林哥,刚才你说李叔自杀吓了我们一跳。你看,李叔现在不是好好的。什么杀手自杀啊?你这回看清楚了没有?”

    “千真万确!留守的那位刑警确定,李青已经没了呼吸!”

    这一下,何轻音等人的表情都凝重起来,他们急忙又赶往洗手间。

    厕所的一格内,杀手李青高悬于排风扇外侧的铁栏上。只因这是看守所,只因要防止罪犯逃跑,所以在这些有可能发生越狱的位置都于外侧加护了铁栏。也正是这样,李青的尸体吊于这些坚固的设施上并没有掉落。

    缠在他脖颈上的,正是为他包扎手掌的绷带。由于他负伤较重,林轻心包扎时显然缠了不少,所以绷带被绕了两圈防断裂也已然够长。

    蹲便后方的水箱上留有李青的脚印,看起来他是站在水箱上做好自缢准备然后跳落。

    从现场情况看来确实是自杀,死因也没有可疑。但是苏洛和白夜却不相信这样的结果。

    一个是审讯者,一个是记录者,他们都与杀手李青有过交流。从对方刚才的情绪上看,李青绝对没有出现厌世自杀的表征。

    两人对望了一眼,彼此的目光中皆露出怀疑的色彩。

    林轻心小麦色的肌肤上五官已经扭在一处,对于李青的死,他十分自责。

    “都是我不好,包扎完他说想去洗手间,我和这位王警官商量了一下,竟然……同意了!”

    那位留守的刑侦大队王警官正向白夜汇报,大体上过程也很简单。他在审讯室门外看守,林轻心在里边给李青包扎。包扎完毕后,李青说想上大号。他与林轻心便带着李青一起来到了厕所。李青独自进入隔间,由于厕所内没有窗户,所以他们两人就站在厕所门外等着。结果等了很久李青都没动静,两人就一同走入查看,这才发觉李青已经上吊自尽了。

    听到王警官的表述,白夜神情更冷。

    林轻心眼角潮湿,仿佛做错了事的小学生,他抹了一把泪低声道:“我去拿梯子。”说罢,他便转身走了。

    何轻音知道他在自责,有心想要跟上去劝慰两句,但是想起林轻心转身离开时的落寞,她觉得这时候还是不要打扰他的好。

    “你们两个怎么认为?难道真的会是自杀?”何轻音刚才也见过李青,直觉告诉她,至少那个时候李青是没有寻死念头的。

    “不像。”白夜的回答很简洁。

    “刚才李青死亡的时候,李叔并没有作案时间。如果李叔真是被冤枉的,那么为李青打开看守所后门并在我们的饭菜中下药的内奸,有可能便是灭口李青的凶手。”

    “胡乱猜测也没用,等一下我检验过尸体,便能知道真正的致死原因了。”韩情自信地向白夜眨了眨眼。

    “但是从环境上看,如果真的是他杀,那么这就是密室杀人了。厕所没有窗,排风扇被铁栏杆围住……”何轻音伸出一根手指支着下颚,俨然她又化身为柯南.何了。

    顿了顿,她突然摇头叫道:“不对啊,会不会是,凶手从排风扇管道爬过来,然后从上方垂落绷带套住李青脖子……”

    “这个设想很难成立。”苏洛的眼波似乎在说着“真遗憾,你这次猜错了。”

    “怎么不能成立?你看,排风扇的栅格好像有移动过的痕迹。”随着何轻音的手指,众人真的看到长期落着灰尘的栅格上,有几处颇为干净,似乎是手指划过的样子。

    苏洛轻轻一笑,因为何轻音对他的关心,他此刻心情大好。所以他不想当众驳斥心上人而让对方失了颜面。

    见苏洛笑而不语,韩情扫了何轻音一眼咂嘴道:“哥们,你太笨了!看看杀手的手指,上面有很多灰尘,很明显是他自己碰到的。”

    何轻音这才注意到如此的细节,愣了片刻,她倒是谦虚的点头:“是了,确实不可能。如果真是有人从上方套住李青,那么凶手只能用其他绷带,不可能有机会拿到李青包扎伤口的绷带。”

    她的目光落向尸体的手掌,本应包扎严实的伤口却暴露于空气中,而那条带血的绷带却缠绕在李青脖颈。

    苏洛极为配合地鼓起掌来,韩情则是竖起拇指给了赞,只有白夜看似没有表情,不过那俊美的眼中多了一分赞赏的味道。

    此时林轻心已经抱着人字梯回来了,几人合力将李青的尸体放了下送回了审讯室。

    韩情刚要动手进行初步检验,林轻心的呼叫器发出一阵尖锐的响声。

    “林警官,白队和你在一起吧?请你转告他,那个……李叔又……又上吊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