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三章 越是深爱,越是懦弱(二更,求推荐票)
    ,!

    何轻音觉得现在的苏洛变得有些陌生,相比之下,她倒是更为喜欢那个假扮天真纯洁来捉弄自己的腹黑帝形象。

    短暂的犹豫,她还是追了过去。

    心中有个疑问想要答案,这使得何轻音忘记了面前是男洗手间。

    墙上的镜面映出了此时的苏洛。

    没有表情。

    当他看到了何轻音,没有情绪的脸容再次挂上了空濛的笑颜。

    何轻音不知苏洛想起了那些无法忘记的陈年旧事,见到他虚伪的笑容,心中不禁冒起了怒火。

    “如果刚才杀手没有及时招供,你是真的打算刺瞎他的眼睛么?”她很想知道,面前这个用笑容掩盖真心的男人,心理到底在想些什么。

    苏洛看到何轻音眼底蕴着对他的担心忧虑,心窝骤然温暖起来。残酷的过往从脑中淡去不少,只是说出的话依旧半真半假无法分辨。

    “作为人民的检察官,我怎么会重伤他人身体?不过是吓唬他而已。”

    何轻音长舒口气,苏洛确实伤了对方的手背,这样的举动虽然有些残忍,但在那样的状态下于年轻少女的眼中,多少还有几分帅气。可苏洛要是真的废了杀手的眼睛,那就完全超过了她能容忍的底线。

    抬眸,何轻音仔细盯着苏洛的脸端详,她想要从面前的英俊男子身上看出对方这话是真是假。

    被何轻音亮如繁星的大眼睛近距离地凝望,即便是透过镜子,苏洛依旧感到了心脏的震动。伸手拨了拨刘海转身,他想缓释内心产生的紧张感。

    白玉般的手指穿过额前墨发,何轻音却没有去注意这份美丽,而是将目光落在对方指腹渗出血丝的伤痕上。这是杀手袭击苏洛时,他阻挡钢丝绳所产生的伤口。

    因为苏洛的手指溅到不少杀手的鲜血,何轻音一直以为这也是沾染到的痕迹。此刻苏洛已经洗净了双手,她这才清楚的看到了。

    “你受伤了?”何轻音轻呼一声,音色中带有明显的关怀。

    苏洛见她真情流露,发自内心的甜蜜喜悦使他脸上的笑容变换,不再是空濛疏离,而是犹如含羞的娇兰微探出花蕊般迷蒙轻缓。

    何轻音并没有抬头,所以她没看到戴惯了优雅面具的苏洛,此刻真心开怀的迷人笑容。

    “看起来伤的挺深,肉都翻出来了!”何轻音只顾着翻弄自己的背包,她见伤口还在渗血便想找点东西帮苏洛包扎。

    可作为一个不拘小节的女**丝,她还真没有什么手绢一类代表淑女风范的物件。

    翻腾了半天,她凝蹙着秀眉从包里拎出来一样东西。

    “保鲜膜行不?”这是她在食堂来不及吃饭,买几个面包外食的打包用品。

    苏洛眼中涌动的情意在见到保鲜膜的刹那,转变为诙谐宠溺的笑意。

    “虽然包扎之后伤口会腐烂溃败,但看在你这么心疼我的份上,我也勉强同意。”

    何轻音嫩脸一红,急忙抬头辩解:“谁心疼你了?我……这是可怜你。”

    苏洛一脸真诚地点头,仿佛没有听见何轻音的话,依旧笑容灿烂地说着:“你想让我的手指留下疤痕,以后我一见到疤痕就会不自觉地想起你?”

    何轻音见到此时的苏洛眉目如画,俊雅的容颜上是熟悉的调侃笑意,心中那份羞涩褪去,倒是显出一副安慰欢喜的表情。

    对了,就是这样的苏洛才是她所认识的苏洛。

    如若苏洛真有着变身恶魔的潜质,那么她一定会在悬崖边上将对方拉住。

    她不会眼睁睁看着苏洛从天堂堕入地狱!

    “我要是想让你忘不了我,一定会亲自动口,不咬掉你一块肉来绝不罢休。”何轻音笑嘻嘻地恢复了打趣之态,甚至针对苏洛的话开起了玩笑。

    她边说边将保鲜膜放回背包,随即从自己的白衬衫上扯下一块布条来。

    明明是清雅秀丽的容貌,但是这样的举动却透出魅力十足的中性帅气!

    苏洛的眼眸中,讶异过后是欣赏的光芒。他老老实实地竖起手指,目不转睛地盯着正在包扎的何轻音不语。

    静默的空间内,一股暧昧的绯红色气息在涌动。

    何轻音越包扎越觉得脸蛋潮热起来,她轻咳一声头更低了,苏洛直白的视线令她的心跳骤然加速。

    “你能不能说点什么?”她埋怨起令自己变得奇怪的苏洛。

    “好,那我就说了。”苏洛的声线带着缱绻的温柔,短短的几个字撩动得何轻音心尖也颤动起来。

    他……想说什么?

    何轻音的大脑陷入一种从未感受过的眩晕状态,慢慢升起的甜蜜感刚要融化内心的某处,却被对方的笑语拉回了真实。

    “我想说,你还要再撕下几个布条才够,因为我受伤流血的,是四根手指。”

    其实以苏洛的情商他很清楚,如果趁着方才暧昧气氛自己表达出对于何轻音的情意,那么或多或少,那颗纯洁美好的心灵一定会留给他一些位置。

    他是知道的。

    可是……

    苏洛放不下的心结,导致他在这一刻退缩了,他不敢面对内心的真情。

    越是深爱,越是懦弱。

    如果他真的与她在一起,万一多年前的案件真相揭晓,万一最后的结局是他最不愿看到的,那么彼时的他与她,将会被对方伤害的体无完肤!

    天下第一的鬼才苏洛,在要与心爱女子情投意合的一刻,变得犹豫起来。

    也许正是深埋于心底的爱意,让他选择了闪躲。

    何轻音从未经历过什么刻骨的爱情,她唯一产生过心动之感的,仅限于对舞台上某个耀眼明星的向往。

    所以此时听到苏洛半真半假的玩笑,那份异样感渐渐褪去,她将注意力放在了苏洛另外三根手指上。

    “真的啊!我刚才竟没注意到!”何轻音又撕下了三块布条。

    她包扎完这四根手指,歪斜着脑袋端详了半天,随即伸手搔了搔凌乱的马尾尴尬地咧嘴。

    “那个啥……丑是丑了点,不过胜在保暖……”

    确实很保暖,苏洛的手指已经被包扎成了“大馒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