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一章 幕后主谋是谁?
    ,!

    望着牢房铁窗外的暗月,苏洛与白夜不约而同回忆起了往事。

    挖目惨死的肖楠、跳轨自杀的文灏、还有最终没有结局的悬案,两人默默对视,良久无声。

    “我被关在看守所时,对方派来杀我的人只是社会混混,这一次,却换上了职业杀手。果然,真凶的势力很不简单。”首先开口的,依旧是看起来冷漠寡言的白夜。

    苏洛脸上洋溢着谦和暖阳,可他望向失去意识的杀手时,暖阳中却吹过犀利的寒风。

    他甚至抬脚踢了踢杀手的屁股:“当然不简单!你别忘了他是怎么进来的,又是谁可以在我们的牢饭内下药。”

    白夜的冷眸中划过一抹震惊:“是了,事先将我们迷倒……再用钥匙打开牢门……”

    苏洛的脚尖勾了勾,他从杀手的裤兜里勾出了那枚钥匙。

    “要不是我提醒你不要吃喝,我们恐怕真要不明不白的着了道。不过这次的诱敌行动十分成功,专案组联合会议只有这么几人参加,你和我自然排除了嫌疑,何轻音……呵呵……”

    苏洛笑了两声,抬眸望向白夜的目光多了特意为之的调侃:“我攻击你的时候,你倒是突变护花使者!其实就算你躲开,我自然会及时收力伤不到她,是你不相信我的实力?还是你对这个女人有什么想法?”

    白夜冷眸上挑,其中是纯真的疑惑:“我对她是有想法。”

    这话说得斩钉截铁,使得苏洛朝露般的微笑瞬间一僵。

    白夜似乎没有看出苏洛的内心,表情依旧严肃认真:“我对她的想法是,身为警察,排除市民的人身危险性要作为行动的第一原则。”

    苏洛睁大了俊朗的双目凝视着白夜,看了良久,他竟然苦笑起来。

    是了,自大学毕业后两人就没有了什么交集,他怎么忘记了对方其实是个高智商低情商的单细胞生物?

    “好吧,说回最初的话题。”苏洛轻笑着继续:“幕后主谋也不可能是何轻音。至于韩法医……攻击你时我能感觉到,他散发出想要与我拼命的杀气,看来他与你是朋友自然也不会是内鬼。”

    “韩情也是出身朝阳孤儿院,他比我们小了三四岁,是在你离开后才入院的。”

    “那么韩情与文灏都是法医专业,是巧合?还是受你影响?”

    白夜眉心微现折痕,冷冷地看了苏洛一眼没有接口。

    “恐怕,是因你继承了文灏的特殊兴趣,这才导致韩情为了讨好你而报读法医学吧?”苏洛提到“文灏”的名字,声音中有种他自己也未能察觉的颤抖。

    “文灏因为收集人类肢体标本而遭受社会的怀疑,我替他保管那些标本是要向世人证明,那种不分是非的怀疑是错的。”

    白夜的语气越发重了几分,苏洛听出对方已经生气。

    “怎么又跑题了,说回正事吧。”苏洛避重就轻,此刻他不想与白夜因往事起冲突:“联合会议上知道你已经开始怀疑政法部门内部人员的,只剩下公安刑侦大队队长齐景瑞和……”

    这话直接被白夜打断:“不会是齐队长,这次安排我们进看守所诱敌就是他提出的方案。”

    苏洛嗤笑了一声,他耸了耸肩膀神态有些散漫:“好,排除你们伟大的齐队。那么剩下的只有两位副检察长大人了,我猜你所怀疑的……应该是林崇山吧?”

    “他的嫌疑最大。知道了刑侦大队怀疑检察院内部人员,所以他就趁着我们被关押起来,急不可耐地派来职业……”说到此处的白夜突然住口,身体一闪已经躲在了幽暗的角落。

    与此同时,苏洛也急忙后仰躺倒在床上闭紧了眼。

    两人刚刚做好伪装,一阵脚步声响已经来到牢房门口。外面的人见到大门半开,急忙冲了进来。

    “啊,怎么回事?苏检!苏检!”

    冲入牢房的人正是林轻心,月光朦胧下他首先见到了躺倒的苏洛以及匍匐在地的杀手。

    林轻心椅两下苏洛见他没有反应,伸手探了探鼻息发觉苏洛还有呼吸。

    他急忙从腰间掏出了对讲机:“李叔!李叔!不好了,你快来112牢房!”

    林轻心刚喊完这句,苏洛却伸了个懒腰张开了眼:“哎呀,是林警官啊。出什么事了?”

    林轻心见苏洛露出一副刚睡醒的惬意表情,搔了搔头皮疑惑道:“你……没事吗?那白队……”他望向地面上的杀手,由于杀手脊背朝天,恐怕林轻心误以为那是白夜了。

    “我没事。”白夜淡薄的声音从林轻心背后响起,着实将他吓了一跳。

    林轻心转头时惊得直拍胸口,差点叫嚷起来:“啊呀,白队你怎么在后面?别吓我啊!啊……那地上这人是谁?”他急忙低头瞅了瞅昏过去的杀手。

    苏洛一手支着头颈侧卧在床,眉目间蕴满沁人心脾的优雅,那姿容彷如栖息于人间的神君,这样的气质与这幽暗鬼祟的牢房极不相配。

    “他啊,是想要杀掉我和白夜的人。不知道你们看守所有没有审讯室?我们很想借用一下。”

    林轻心拉过杀手的身体,借着月色他仔细打量了几眼:“这人虽然穿着囚服但并不是看守所内的囚犯,应该是偷偷混进来的。可就算他要杀你们,但根据纪律守则我们也不能私自审……”

    “司法系统内部出现了内奸,如果按照程序审讯,恐怕再也难以取得有用的证据了。”连白夜也认为立刻审讯更为合适。

    苏洛见林轻心露出惊讶的表情,知道他对“出现内奸”无法置信:“林警官,就算是专业杀手,难道你认为他会这么轻易的混入看守所?不仅有能力在我们的饭菜中下迷药,还能轻松取得牢房的钥匙?”说着这话,苏洛扬起手指,钥匙圈在那修长白皙的指尖上转了几转。

    “钥匙?李叔?糟了,怪不得李叔不回复我的呼叫!”林轻心一拍脑门大叫一声。

    “死了或晕了,你还是快点派人看看的好。”苏洛眼眸微眯,如果是专业杀手,为了取得钥匙必然会一击必杀不留活口,但如果是晕了……

    林轻心急忙拿起对讲机呼叫其他狱警去值班室看看。最后的结果倒是令苏洛与白夜两人产生了同样的怀疑。

    老狱警并没死,杀手留下了李叔活命,若不是另有目的,难道是因为李叔就是内奸?

    “查一下李叔的通讯记录吧,也许会有什么发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