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一章 尸体和生鱼片
    ,!

    听到韩情质问的话,何轻音嫩脸一红,神色间出现了无法掩饰的娇羞:“谁……谁是你的情敌?别开玩笑了!”

    连白夜都转头望向两人,美如月辉的眸光透出几分疑惑,看那样子,他单纯地按照字面意思理解了韩情的猜测。

    何轻音见到白夜这样的目光不免心中尴尬,她揉了揉鼻子现出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来。

    “那个啥……别听韩情瞎扯。我可不喜欢你这种小鲜肉,男人嘛……脸上要有个刀疤才有味道!”

    韩情显然对“刀疤男”充满嫌弃,他撇了撇嘴巴摇头道:“啧,那种粗鲁男人有什么好的?当然是夜这样的绝世美男养眼啊!“

    何轻音正考虑着用什么言语可以在不伤害白夜自尊的前提下反驳韩情,却听当事人白夜开了口。

    “男人脸上有刀疤,无非是增添了对异性产生吸引力的荷尔蒙。荷尔蒙中负责神经传导物质的多巴胺大量产生,从而使七情六欲的各种感觉在全身传递。我一直认为,人类对于择偶的某种嗜好与吸烟或嗑药上瘾极为相似……“

    白夜一本正经地还在解释,何轻音却已经听得傻了,她感觉到自己的头顶有那么一排乌鸦正在”呱呱“直叫。

    何轻音凑近到韩情身边犹豫道:“原来……我一直以为他不善言辞,没想到他竟是这么能言……他……一直是这样么?“

    韩情嘴角含笑地凝望着白夜,一点也不想掩饰存在于心中的爱意:“是啊,iq高者eq势必略低,但是过于单纯也是他的优点,在任何方面夜都堪称完美!“

    何轻音对于同性之爱并没有什么心理排斥,何况看着眼前这个比女人还要阴柔几分的韩情,何轻音感觉更像在与闺蜜谈论恋爱的心情。

    白夜终于解释完荷尔蒙与异性吸引力的问题,与此同时,他关闭了验尸报告起身站起。分析问题并不影响他一目十行去记忆报告内容,了解了大概,他不再理会那两人是不是明白,而是径直走出了法医办公室。

    韩情了解白夜,他知道对方是要前往验尸房亲自核对一下尸体状况。韩情跟着白夜走了两步却突然回头,神情严肃地盯着何轻音瞅了半天,柳叶的眼眸笑眯起来,戴着美瞳的蓝色眼珠闪过狡黠的光。

    “好吧,我打算和你做朋友。“他说话倒是直截了当。

    何轻音灵动的大眼睛一亮:“那你是相信了我非情敌?“

    “不是因为相信,而是我们如果成为朋友,那么‘朋友妻不可戏’这句名言便对你适用了。“韩情纤长的眼睑微弯,黝黑的眼圈将这双虽是单眼皮却十分诱人的眸子显出些许暗黑系的沉沦感。

    何轻音的神情一囧,正犹豫着要不要反驳两句,却见韩情将手臂随意地搭在她的肩头。

    何轻音白了韩情两眼,晃了晃香肩抖落了对方的手:“姐们,闺蜜是应该手挽手而不是勾肩搭背这么粗鲁。”

    韩情睁大了眼睛流露出明显的诧异:“我这么man,明显是个男人啊!谁是你姐们?明明是你比较像男人,咱们是哥们。”

    何轻音被他这话噎得差点呛到,见韩情转身去追赶白夜,她愣了愣却释然地轻笑起来。

    白夜看似形单影只十分孤独,却有韩情这样的朋友在侧,其实他还是很幸福的,不是么?

    何轻音来到了验尸房门口,微微犹豫,她并未直接走入其内。想到曾经见过的尸体,胃部多少还有些泛酸的作呕感。

    “怎么,不敢进来?”韩情一边拉出两具被白布蒙住的尸体,一边瞟了一眼站在旁边的白夜,目光中有种“我比她有胆量”的得意。

    可白夜根本没有注意两人说些什么,刚想解开白布,却突然停止了动作转而摸向自己的腹部:“肚子饿了。”

    韩情听到这话近乎激动地转身,他快步来到验尸房角落处,那里放置着一个单门小冰箱。

    “放心,我早就猜到你会来找我,所以已经备好了你最喜欢的食物。”说着,他从冰箱里端出了一盘红彤彤的东西。

    何轻音被韩情激将,深吸口气已然走入了验尸房,越是心中在意,她进入的第一眼越是瞄上了冰冷停尸床上的躯体。虽然裹着一层布料,但是她依旧可以感受到尸体透出的恐怖气息!

    可当她急忙扭过头想要纾解这份恐惧,却见到白夜夹起一片鲜艳的肉片放入了嘴里。与此同时,韩情毫不怜香惜玉,一把便揭开了罩着尸体的白布。

    缝合两具尸体的黑线已经被韩情拆开,他将打乱的尸块再次拼凑完整。虽然尸体几乎恢复了原状,但他只是摆放整齐并未进行缝合。

    骤然见到面前被切割外翻的皮肉,何轻音差点压抑不住胃部翻腾的涌动,她急忙捂住嘴巴转开脸,视线却再次落在另外一块嫩红的肉上!

    白夜又夹了一片盘中之物放入口中,何轻音这一回看清楚了,他所食用的,正是日本料理中的生鱼片。

    白夜凑到近前俯身查看尸体切割痕迹的时候,依旧气定神闲地吃着生鱼片。在何轻音看来,此刻的他,很像那些一边拿着手机一边吃着零食的宅男,研究尸体残骸与进食,这两样是那么的协调而统一!

    白夜似乎想要看清尸体内部的防腐处理以及内脏切割情况,于是他一手拖住餐盘,一手戴上医用手套翻转起尸体来。看他挑挑拣拣东拉西扯的样子,哪里像是在检验尸体,更像是在菜市场挑选猪肉!

    何轻音见到这样的白夜,脑海中不由得想起今日法庭上苏洛提出“白夜是心理变态”的观点。

    一个正常人,会在检验分尸案尸块的时候吃得下东西么?而且还是生鱼片这样血肉模糊的食物?

    最为重要的是,白夜此时眼眸中的闪亮星芒又是什么鬼?

    为何他每次见到尸体,都会出现这充满兴味的眼光?

    何轻音实在忍受不住心中好奇,连刚才对尸体产生的恐惧都暂时遗忘了:“白……队长,你对着这些……能吃得下么?”何轻音连对他的称呼,都不由自主地改变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