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九章 苏洛,世上最残忍的杀人者?
    ,!

    白夜与苏洛并肩走出法院大门,沐浴在暖阳之下,冷峻与优雅,仿佛一璧双珠的娇兰,交相掩映、余晖明衬,这样完美的绝配有种舒缓人心的安逸。

    可真实之中,如此和谐的画面,只是刹那。

    他们身后的何轻音已经感受到风雨欲来的压迫感,她本以为最先打破宁静的会是傲慢凉薄的白夜,可是出口挑衅的,却是看似优雅君子的苏洛。

    “蹲过了看守所你依然没有学乖,竟然敢公然藐视你家大哥?你应该知道他有多小气。”

    白夜眸光如刀,仿佛想要割裂苏洛的利嘴:“大哥的意思,是对地位比自己高的人或比自己年长的人之尊称。前者,我不觉得冷思悠作为一个法官的地位比刑警要高级;而后者,世间年长之人多如繁星,难道每一个都是你的大哥?”

    最初听到白夜这话何轻音还以为他在讥讽苏洛,可是仔细观察白夜的微表情,却没有证明这个猜想的蛛丝马迹。

    难道白夜真的是按照字面意思理解,从而搬出了字典里的解释?

    白夜顿了顿,盯着笑眯眯的苏洛,他的眼波透出几分无法掩饰的怒意:“法庭上你是检察官想将我入罪,但是请你不要忘记,要说这世上最为残忍的杀人者,却是非你苏洛莫属。”

    苏洛的优雅气质所带来的春暖花开,在“杀人者”三字出口时骤然消散无踪。何轻音只觉周身堕入寒冬突至的冰窖,简直已被二月冰封冻结!

    苏洛?最残忍的杀人者?

    怎么可能?

    但是白夜从不开玩笑骗人,而且深藏在那对冷眸之下的怒意也不像作假?

    何轻音迷惑震惊的同时,苏洛已经压抑住内心的瞬间震撼,他再次挂起那副空濛疏离的浅笑。

    “到底谁才是杀人者,只有法庭可以给出论断。只不过从目前看来,你比我更加适合这样的角色设定。”

    何轻音察觉到这两人的矛盾即将升级,她虽然不知到底他们发生过什么,但是她很想缓和两人这样剑拔弩张的关系。

    何轻音并不是什么温柔疗伤系女主,身为情商偏低的女**丝,她一时也不知该如何安抚,干脆扯起嗓子对着两人嚷了起来。

    “白夜,我是你的代理律师,可是你有特别的‘爱好’居然不提前告知?你的不信任害得我在法庭上被这个腹黑帝攻了个措手不及!”

    “苏洛,想要申请法官回避应该在开庭之前吧?你在庭审中提了出来,这样就算最终能打赢官司也很没有职业道德!”

    何轻音同时向两人埋怨起来,目的无非是想转移那两人对于彼此的敌意。

    这一招,似乎奏效了。

    “女人,现在检方已经撤诉,所以这一刻你不再是我的代理律师。”

    “情人同志,虽然官司的结局是检方撤诉,但是你我清楚,我们首次的法庭交锋胜负已分。”

    白夜与苏洛不约而同将言语的锋芒都转向了何轻音,他们音调相似、频率相同,同时完结的尾音散去,两人不自觉地对望一眼都静了下来。

    这样的几秒种静谧,使得两人之间出现了几分尴尬的气氛,方才交锋的戾气瞬间消逝了不少。

    何轻音被他们同时攻击,一怔之下并未生气,倒是朦胧中觉得白夜与苏洛的关系似乎并不是看起来那么差。

    她对那两人犀利的言辞直接漠视,扬起笑脸刚想捉弄他们,却见方才来到法庭通知苏洛的女检察官快步走了过来。

    她凑到苏洛身边,说话的音量放得很轻:“副检察长正在车上等您。鉴于目前少女的祈祷杀人案变成连环犯罪,副检察长想要与您交换一下意见。”

    苏洛微微一笑便跟着女检察官同去,走了两步他轻轻回眸,荡人心魂的笑眼在扫过白夜面颊的刹那,划过一抹意味深长的幽暗。

    何轻音与白夜走出法院大门的时候正好见到苏洛登上一辆黑色轿车,白夜的目光在看清轿车车牌的刹那,便再也无法移开。

    型号、颜色、车牌,虽然那日只是匆匆一瞥,但是以白夜过目不忘的天才能力,他自认绝对不会看错!

    面前这辆所谓副检察长的座驾,正是他在廖丽莎别墅门口见到的嫌疑车辆,他认为这部车辆应该是真凶所有!

    难道廖丽莎的死亡、少女的祈祷连环杀人案,会与市检察院的副检察长扯上什么联系?这么说来,作为检查官的苏洛,对此又是否知情?

    不过真凶如果是副检察长或者与其有关之人,那便可以说得通了。

    为何他会感觉到有股无形的阴影与恶意笼罩在自己的周围,为何真凶总是可以快他一步设好陷阱等待他跳入,那是因为真凶并非一个普通的杀人犯,而是拥有强大权势的大人物!

    其实白夜早已隐约猜测到陷害自己的是公检法内部人员,这便是最初他为何不想请代理律师的主要原因。

    因为那时的白夜,对身边的任何人都无法信任。

    尤其是那些司法部推荐的法律援助律师,并非是不相信这些律师的能力,而是怀疑这些律师是真凶一方派来的卧底。

    若不是何轻音过于直率不拘小节的个性,若不是最后她提出同样被人陷害的刑警父亲,白夜依然不会签署委托书。而委托关系建立之初,白夜也确实并不信任何轻音,甚至那次让何轻音前往案发现场寻找证据,也只是他对对方的试探。

    但是何轻音执着的性格与一往无前的冲劲,终是使白夜对她产生了几分信任。

    此时他虽然被检察院撤销了控诉,但是诡异案件并未真正终结,前路还有众多未知的风险。一直与他并肩战斗的刑侦大队成员在此刻似乎都已不再可靠,可以帮助他侦破案件的候选者凤毛麟角,而可以冲杀在前的,只剩下眼前这个女人。

    白夜仔细打量起何轻音,这一次,他才算真真正正地看清了对方。

    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

    并没有世俗女子的浓妆艳抹,也没有蜗居宅中的颓败索然。

    这是一张清丽秀雅的脸蛋,虽然很美,但是白夜对于皮囊的美丑并不注意。让淡薄如冰的他稍微留意了一下的,是那双古灵精怪的大眼睛,看似不拘小节,其中却埋藏着倔强的固执。

    正是这样的眼神,让白夜选择相信了对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