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五章 最幸福的事
    ,!

    何轻音哼着轻快的小曲,蹦蹦跳跳地端起香喷喷的菜肴向餐桌走去。

    在厨房忙活的项浩然律师探出头,他关心地叮嘱道:“端菜你就好好的走路啊,小心撒了烫到你!”

    正盘坐在沙发上帮忙削土豆的米乐红唇一噘,借机向何轻音调侃起来:“项叔叔,你别管她了。她的皮厚是远近闻名的,不仅指得是脸皮,还包括身上的皮肉,撒点热汤对她而言不痛不痒。”

    “师傅的厨艺堪比中央台那个什么饮食节目里的厨神,难得今天师傅有空做好吃的,我能不乐么?”何轻音摇头晃脑一脸美滋滋。

    “我只跟了项叔叔一年,不仅法律方面学到了不少,连厨艺也是突飞猛进。倒是你这妞,吃了项叔叔十年的饭菜了,除了煮方便面是强项,其他什么菜都不会。”米乐边说边起身将削好的土豆端进了厨房。

    “以后我按照师傅厨艺的标准找老公就好了啊!做饭这种粗活,自然由老公全包。”何轻音混不在意地扔下一句,随即伸手拈起桌上烧好的大虾扔进嘴里。

    “快去洗手!”米乐笑意盈盈地轻踢了何轻音一脚。

    “就不洗!用你的新裙子当纸巾擦手!”何轻音高喊了一声便张开那油乎乎的手掌向米乐扑去。

    两名少女如芙蓉娇花,俱是青春少艾的芳华之年。此刻调笑着、打闹着,互相呵着痒就这样在沙发上抱作一团。

    如果,这一刻,她们可以预见到未来,那么未来,是否会变得有些不同?

    厨房轰隆隆的排气声渐渐停歇,项浩然端着最后的菜肴走了出来。

    “吃饭了,吃饭了。”

    听见项浩然招呼,何轻音与米乐这才放开彼此坐了起来。

    “看你把我的新裙子弄得这么皱,一会儿我还有事哪!”米乐低头展了展皱巴巴的连衣裙,脸上是各种嫌弃。

    “你那些男朋友最开心的,是你不穿衣服去约会,所以衣服皱不皱,他们不会在乎的!”何轻音已经坐到了餐桌旁,拿起筷子独自吃得不亦乐乎。

    米乐听到这话神情一囧,她甚为无奈地讽刺道:“这是一个姑娘家说出的话?我发现你自从最近和苏检混在一起,说话越来越不像个女人。”

    项浩然似乎对苏洛很感兴趣,原本他只是笑眯眯地看着两个姑娘斗嘴,听到米乐提起苏洛,不禁插口问道:“那个苏检看起来十分不好对付。原本我以为被称为‘鬼才’之人一定是盛气凌人恃才傲物,哪知那日公安局见了,他却是那种最让人防不胜防的类型。”

    “师傅不用担心,我已经知道了他最大的弱点,下次再见到他,一定不会再受他欺负!”何轻音的秀眉上下舞动,简直从心里都要笑出声来。

    是啊,这个世界是公平的。

    即便是那个看似毫无破绽的鬼才腹黑帝,没想到竟然会有“幽闭恐惧症”这样的心理病?

    干脆以后自己随身带个箱子?一见到对方就套在他的头上吓唬他?

    何轻音白日梦做得开心,笑得极为夸张,项浩然与米乐自然不知她的思维已经跳跃到这么无厘头的瞎扯淡之中!

    “苏检有什么弱点?”米乐杏眼放大,其中是打探八卦的星芒。

    连项浩然也露出感兴趣的神色,他只是看着何轻音微笑不语。虽然名义上是师徒,但何轻音更像是他的女儿。他对这个女儿太了解了,即便不问,估计她也按奈不住得意自己爆料。

    果然。

    “其实我很想替他保守秘密。不过,第一,他并未提出要我保守秘密的请求。第二,你们是我至亲之人,现在这样围坐在一起吃着家常饭,对我而言是最幸福的事。对于亲人,我自然什么都不想隐瞒。”何轻音说到最后,表情沾染了满满的依恋与爱意。

    是的,母亲去世父亲入狱,孤身一人的她,只有师傅和米乐这两个胜似亲人的亲人。

    “苏洛啊……他患有幽闭恐惧症。”

    “幽闭恐惧症?”

    项浩然与米乐几乎是异口同声重复了一遍。

    米乐看起来有些失望:“就这个啊?”

    “这个还不算大弱点?”何轻音疑惑地瞪大了眼睛。

    “除非和他有什么深仇大恨想要取其性命,否则这种弱点你也没法用啊?还不如他睡觉打呼噜啊,有什么特殊癖好啊,这些更合适捉弄报复。”

    何轻音望向师傅,想询问一下项浩然的看法。哪知目光所至,师傅却是眉头紧蹙有些忧虑的模样。

    “师傅,你怎么了?”

    “哦,没事。我只是在想,苏检这样的青年才俊竟然有此病灶,恐怕是儿时受过什么刺激导致。”项浩然很快便恢复了敦厚亲切的神情。

    “是么?我没好意思问。”何轻音想起了那次在公安局自己不小心说错话导致苏洛生气,难道他的家里真的……

    “苏检可是海归学霸,他能有什么儿时心理阴影啊!”对于八卦简直无所不知的米乐,立刻将打探到的苏洛简历爆了出来。

    “苏洛与我们同一高中,是比我们大了两三届的学长。听说他没有读完高中就与父母一同前往英国了。他的父母在英国经商十分富有,原本他已经考进了牛津,可是好像为了能成为我国公务员,他独自一人回国参加高考进入了名牌大学政法学院。他这样的人生赢家,能有什么儿时阴影?”

    “腹黑帝还真是爱国!”何轻音心情复杂地嘀咕了一句。

    项浩然却眸光一闪追问道:“比你们大两三届,他也二十六、七岁了……那苏检的初中和小学是在哪里就读?”

    “这个……我就不知道了……”米乐有些尴尬地笑了笑,就在此时,她的手机响了起来。

    米乐接听的时候,表情瞬间变得温柔,她娇声应了几句便挂断电话站了起来。

    “我有约会这就要走了。轻音,一会儿你要去监狱看你爸爸吧?替我向何叔叔问声好,下次我和你一起去看他。”

    何轻音挥了挥手故作无奈地哀叹道:“唉,我的心肝小乐乐,你就抛弃我去找你的男朋友吧!我这心啊,拔凉拔凉的!”

    “我还没有男朋友哪,这些全都是备胎。有朝一日我真的爱上了某人,一定第一个告诉你。”米乐斩钉截铁地说着,目光中倒是显而易见的真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