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三章 是直是弯?你要不要试试?
    ,!

    何轻音只见到近距离放大在眼前的英俊男人,正用炽热的目光凝视着自己的眼。不同于往昔的温雅与戏谑,此时苏洛的眸中,跃动着令人心跳加速的灼热火焰!

    她不知不觉也双颊晕红如云,想要摆脱令人窒息的压迫感,她急忙转动身体想要逃开。可是随着她的挣扎扭动,苏洛整个人却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压了过来。

    何轻音不知是害怕为多,还是害羞为多,她甚至被苏洛这极为反常的举动吓呆了。

    “你刚才问我是不是弯的?那你要不要亲自试试看?”

    苏洛用身体将何轻音紧紧压于墙壁上,温热的呼吸就吞吐在她的耳畔,这种说不出的心痒感受使得何轻音浑身颤栗起来。

    “我……我可不怕你……”何轻音嘴上倔强着,可是此时苏洛传递过来的刚猛气势却令她的内心有种想要臣服的妥协,所以这话只说了一半便住了口。

    “不要刺激我!”苏洛单手拢紧何轻音两只手腕扣在她的头顶上方,空出的长臂却一把揽住了那柔软轻盈的腰肢。

    怀中荡人心魂的身躯使得苏洛心里的**越发强烈,但是理智依旧占据了上风,他知道,很多事……他不能……锐利的指甲宣泄着无可奈何而狠狠刺入了自己的掌心!

    何轻音听出苏洛的声音变得沙哑,惊异之下真的不敢再开口。

    身体被对方强而有力的臂膀紧紧抱住,耳际是他散发出的阳刚气息,甚至她可以清楚的听到对方急速跃动的心跳声。

    仿佛在回应苏洛,何轻音觉得自己的心跳也越来越快。

    就在她的脑中又一次出现“他会不会吻我”的问题,苏洛这次真的行动了。

    只是,并非吻上她的唇。

    苏洛那两片润泽而多情的唇瓣,轻啄在何轻音小巧饱满的耳垂上!

    此处是何轻音最为敏感的所在,潮热气息的笼罩,令她燃起了全身颤栗的麻痒!

    是的,先于**而来的,是无法抑制的瘙痒之感!

    何轻音实在忍受不住,她“哈哈哈哈”爆笑的同时,急忙缩起脖颈想要躲避。这样的笑意从耳际蔓延,甚至被苏洛手臂碰触的腰肢和脊背也无法保持平静,全部跟着焦躁起来!

    她仿佛全身被涂了笑药,一边上气不接下气地笑着,一边使劲推开苏洛逃了开去。

    “哈哈……哈哈……你是知道……知道我这里特别怕痒……所以故意的么……”何轻音气喘不已。

    苏洛没想到她的耳垂会如此敏感,这么一闹,方才的情动以及内心的纠结都散了不少,俊雅的脸容已经恢复了如玉君子的浅笑。

    “其实……我肚子饿了……”他开起了玩笑。

    “你当我的耳朵是猪耳朵??”

    何轻音原本带着少女的娇羞想要质问对方,这样的亲密举动到底是何意?可此时见到苏洛眉目含笑的调侃着……应该是调侃吧?总不会他真的饿晕了将自己看成了猪头?

    两人沉浸在暧昧的气氛中还未抽离,身后便传来林轻心明显尴尬的声线:“那个……没打扰两位吧?舒小姐走了,我接到刑侦大队的电话让我们现在去录正式口供……”

    何轻音的娇羞未散,见到林轻心的出现缓解了两人间的尴尬,她从未觉得这个阳光狱警像此刻这么可爱!

    “林哥说的对,我们得赶紧去公安局。”何轻音撩起清装袍角就想逃开。

    “得先去卸妆吧?否则你出了电视台,人家还以为古代的妃子穿越来了现代。”林轻心扬起爽朗的笑容好心提醒。

    “对对,我这就去。”何轻音似乎忘记了苏洛,一溜烟儿跑得没了影。

    林轻心偷瞄一眼仪态优雅的苏洛,方才那两人的亲密举动他其实看得清清楚楚。林轻心很明白,这位鬼才检察官怕是跌入了何轻音这条“河”中,再无法上岸!

    不明缘由的,林轻心想起了白夜。

    苏洛与白夜,鬼才与天才,如果这样的两人争夺同一个女人……

    他急忙摇了摇头,如果有一天真的变成了这样,那司法界还不被搅动得天翻地覆?

    “苏检,你和我们一起去吧。”他客气地向苏洛招呼了一声。

    苏洛对他微微点头算是回应。连苏洛自己也想不明白,难道就因为何轻音对林轻心态度友善亲切,所以自己就这样没来由地排斥面这个普通狱警么?

    林轻心要比苏洛高出一些,加之他体格健硕如同健美教练,两人走在一起,他是阳光健康的型男,苏洛是优雅俊美的绅士。途径两人身畔的女性们,上到六十岁保洁阿姨,下到七八岁小女孩,都忍不住驻足观望投以赞叹目光!

    这样的两人守在换衣间门口,直到何轻音卸了妆容换回衣服,竟然没有再交谈上一句。

    “你们像个门神一样站在这里干嘛?”何轻音出来的时候被他们吓了一跳。

    她在里边洗了头发,由于赶时间并未吹得很干,有那么几缕还潮湿得黏腻在一起贴于肌肤上。苏洛见到她容若朝雾的俊俏模样,温雅的眸子越发荡起春色,刚想玩笑两句,却被何轻音抢先开了口。

    刚才被腹黑帝的气势占尽上风的屈辱,何轻音打算在言辞上讨些回来!

    “你先别说话!刚才你欺负了舒曼,之后又嘲笑了我,想不想我原谅你?”何轻音鼓着香腮瞪着大眼,看起来十分的俏皮可爱。

    苏洛被她这副模样逗得轻笑不已,点了点头,他双手抱拳一揖倒地:“不知小姐如何能原谅小生方才的无理?”

    何轻音本想一脸严肃假装生气,可见到苏洛假扮古人翩翩君子的风仪,实在是忍俊不禁“嗤”地一声笑了出来。

    “那你要听我的,跟我一起坐电梯。”

    苏洛不是要走楼梯嘛?她非要对方服软陪自己坐电梯。

    不由分说,她扯住苏洛的手腕就向电梯口拽了过去。

    一旁没有出声的林轻心感受到两人之间粉红色的气息,极为识相地落在后面准备乘坐另外一部电梯下楼。他可不打算让这个看似彬彬有礼实则心机深沉的鬼才检察官记恨上!

    而苏洛听到“坐电梯”三个字,面上露出从未见过的异色。

    他想要开口拒绝,可是转头望见何轻音喜滋滋的得意神情,拒绝的话却怎么也说不出口;他想要甩开对方的手掌,可是肌肤相接的温热之感,似乎融化了冰封在心的固执,甩开的力度……他怎么也使不出。

    就这样,苏洛在迷茫与纠结之间,被何轻音拉进了厢式电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