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一章 模仿案的落幕
    ,!

    这一举动别说是围观群众,就是李志也惊得后退了几步,何轻音更是急忙起身远离了那块血肉。

    “韩法医……这不是证物么?”本次带队的是陈曦,他见到韩情违反规章制度竟然当着老百姓的面干出这样的事来,一时也不知该作何反应。

    韩情的个性本也是奇葩一枚。心情好的时候阴阳怪气地玩笑两句,心情不好的时候冷口冷面谁也不理。此时他显然心情不好。

    根本没有理会陈曦,他蹲在地上直盯盯观察着沙皮狗福包的反应。

    沙皮狗对于血淋淋的碎肉兴趣多多,它椅着尾巴围住地面的东西转来转去,时不时兴奋地抬头看一眼主人,仿佛正焦急地等待他一声令下就打算上前扑击撕咬。

    无声的证言使得李志脸上一阵青白,他伸手拭了拭额头冷汗,刚才还侥幸的心理防线终于在韩情不按常理出牌的手段前溃堤。

    “唉,我……并没想杀了影纱……”

    众人早已认定了他是凶手,所以这话并未激起任何人的惊讶。

    “原本爆出了我与影纱之间的关系,我已经提出了分手。这次,我是单纯的带着福包来参加节目,哪知却在洗手间门口遇到了影纱。原来,她参加本次试镜也是故意找机会与我碰面,为的就是想挽回我们之间的关系。”

    “真是不要脸!不想得罪财势滔天的老婆所以玩过就想甩了人家?呸!”忍不住出声的,却是那个小明星娇俏。

    何轻音诧异地望了她一眼,看她嚣张跋扈的模样,没想到还会替死者仗义出言。

    娇俏开口一骂,其他人也不约而同的谴责起来。

    李志却仿如不闻,自顾自讲述道:“她告诉我,她有了我的孩子,已经三个月了。当时我很震惊,想到即将开拍的新戏,如果这事让我的妻子知道了,那么她的集团一定会撤走资金。我还没想好怎么办,影纱便离开了。”

    “然后你就跟着廖影纱来到化妆间杀了她?”林轻心脸现不忍,爽朗的笑容被怜悯的难过替代。

    “我说了,我不是故意杀她的。”李志仰天长叹了一声,叹息中充满了悔意:“我来到化妆间时只有她一个。我还奇怪助理怎么也不在,现在想来,是她约了黄毅打算买下底片所以支走了别人。我让影纱打掉孩子她不肯,我们发生了争执。她恼怒之下甚至……拿起了水果刀想要以自杀来威胁我。我当然不忍心看她自残,于是上前想要夺下水果刀,一不小心,刀刃划伤了……划伤了她的咽喉……”

    说到此处,李志有些呜咽了。何轻音仔细观察着他的表情,从那满含忏悔与悲痛的双目来看,他不像在说假话。

    “当时那血啊……哗啦哗啦地冒了出来!影纱立马栽倒在贵妃榻上一动不动了……”许是回忆起了杀人时的震惊,他的脸上出现了惧色。

    “我太害怕了!想到可能要被公安抓走,想到好不容易得来的财富地位就此失去,想到即将步入好莱坞的理想将要化为泡影……我……我就狠心处理了尸体……”

    “对于一个深爱你的女子,你怎么狠心下得去手?每次切割时落刀,你就不会内疚么?”何轻音实在无法理解,感受到巨大利益引发出的人心黑暗,她觉得整个人都沉浸在名为恶意的情绪里。

    “我也不知道……只是想到影纱死了,第一时间就想起了轰动城内的‘少女的祈祷’杀人案……”李志面色泛青的低下了头。

    苏洛不知何时走了过来,他的声音依旧轻柔,却染上了些许唏嘘的感叹。

    “人性本是丑恶的,如果已经站在深夜的边缘,每个人都会被沾染上不同的颜色……”

    轻喃了这句,他向站在一旁发傻的陈曦笑了笑。陈曦这才反应过来,急忙叫人给李志戴上手铐将他与沙皮狗一起押了下去。

    “陈警官,你不问问凶器藏在哪里?”林轻心好心地提醒。

    陈曦恼怒地瞪着他,心中责怪此人当众说这话定是想让自己难堪,嘴上却强硬地辩解:“回去局里,我自然会按照流程审讯。都散了吧,散了吧!”他挥了挥手,看热闹的人们低声议论着渐渐离去。

    苏洛注视着陈曦远去的背影,容色淡淡地轻声道:“既然李志没有离开过这一层,恐怕他能藏匿水果刀和染血外套的地方,只有洗手间了。”

    “你怎么知道他有个染血的外套?”舒曼凑过来时,刚好听到了这句话,于是她与林轻心一起发问。

    苏洛笑而不答,何轻音忍不住替他解释起来:“既然最初是割伤了咽喉,两人又是近距离夺刀,那么按照血液喷射的轨迹一定会射到李志身上。是不是啊,法医大人?”

    韩情眨了眨黝黑的眼圈算是作出了肯定的回答,随后他向苏洛挥了挥手算是告别。

    看着他窈窕婀娜的背影逐渐消失在走廊尽头,连舒曼都忍不住八卦了一句:“这位法医……是女的?”

    何轻音双眼翻了翻,对这个问题倒也挺难回答:“算是半妖之身吧?男人身,女人心。”

    “人妖?”舒曼惊讶地张大了眼,她虽然去泰国拍戏时见过不少正牌人妖,但是在国内还是第一次见。

    “不是人妖,是同志!”何轻音发现新结交的朋友真的是过于单纯了。

    黄毅走过来向苏洛与何轻音等人道谢后离去,很快,发生了案件的化妆间门口只剩下他们四人的身影。

    舒曼要了何轻音的电话号码,随后羞怯地扫了苏洛一眼,唯唯诺诺了半晌,终是深吸口气轻声问道:“苏先生,你......是检察官对吧?可不可以告诉我电话号码,方便......”

    到底方便什么还未出口,苏洛雅逸天下的声音已经传了过来,那轻柔的旋律撩人心魂,可言辞犀利却刺人血肉。

    “不方便,我的电话只留给亲人和朋友。”言外之意,是你还算不得我的朋友,所以我不想告诉你。

    舒曼听到这话,脸色立时煞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