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章 隐藏内脏的方法
    ,!

    在苏洛被韩情不合时宜表白的同时,何轻音走近两步已经逼到李志面前。

    “李导,刚才大家议论的时候,你曾不经意间提到过,‘以她最近的身体情况也不可能进行拳打脚踢这种剧烈的动作’,我想知道的是,廖影纱最近的身体状况到底怎么了?为什么不能做拳打脚踢的剧烈运动?”

    围观的人群里自然有廖影纱的经纪人、助理以及化妆师,她们俱是面面相觑一脸懵懂,显然都没发现廖影纱身体上有什么不妥。

    只有廖影纱的专属发型师面露异色,犹豫了一会儿,还是开了口:“那个……影纱最近好像胃不太舒服。上次我使用一款新发蜡,一打开盖子,影纱闻到味道立刻反胃想吐,她说最近胃病犯了。”

    经他这样提醒,其他几人也想起了蛛丝马迹议论起来,似乎廖影纱最近总是胸口憋闷作呕。此刻再听何轻音提出“怀孕”的观点,他们这才恍然大悟。

    何轻音轻叹一声,不再盯着李志而是俯身蹲下,伸手轻轻抚摸着脚边宠物的头顶。那沙皮狗甚为听话,抬头望了一眼主人见没有什么攻击的命令,它便由何轻音轻柔的抚摸起来。

    “最初我以为凶手的目的,是想要模拟前些日轰动城中‘少女的祈祷’杀人案。因为乍一看这宗案件像极了新闻媒体曾经报道出来的内容,可是却因李导的这句话,让我想起了一件小事。那日黄毅先生在法院门前与廖影纱发生争执的时候,我为了看热闹曾假装孕妇挤了进去。当时,廖影纱当众对我说了一句‘你也怀孕了’,不知道黄毅先生有没有印象?”

    被勾起回忆,黄毅朦朦胧胧间似乎真的听到过,不过当时他并未过多留意就是了。

    连苏洛也微露惊讶容色,甚至出口称赞道:“看来你在记忆方面异于常人,也许并不亚于具有‘过目不忘’之能的白夜。”

    “我念书的成绩本来就很好啊,难道我不像学霸么?”何轻音翻了翻眼睛做了个鬼脸,随即转过头望向一声不吭的李志,再次露出似笑非笑的神情。

    “当时很多记者在录像,想要找到那段视频证据应该不难。想到廖影纱有可能怀有身孕,一个令人汗毛直立的事实便在我脑中形cd说虎毒不食子,假的。李大导演知道,如果杀了廖影纱而不取其子宫,那么一定会暴露出廖影纱怀了孩子的事实。而你与她的绯闻正在风口浪尖上,当然跳脱不了被检验dna的风险。所以你不仅杀了人,还狠心地将廖影纱的子宫切除,为了掩饰这个邪恶目的,你甚至将她的部分内脏一起切割下来……”

    这么残忍的事实,何轻音也有些说不下去了。四周围观的人群更是发出震惊不已的大哗之音。

    沉默到底的李志,终于发了声,音色中多了几分充满惧意的颤抖:“既然你怀疑是我干的,那么切下的内脏到底……”

    “去了哪里是么?”何轻音说这话时,抚摸沙皮狗的手掌轻轻滑过了狗狗的下颚,顺着它的咽喉,渐渐来到了圆滚粗壮的肚腹之间。

    “若是我没猜错,廖影纱消失的内脏此刻正在……它的肚子里。”

    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她修长白皙的指尖,指腹按压的皮毛十分顺滑亮泽,显然这条狗的营养相当不错。

    女演员们早已吓得尖声惊叫步步倒退,女人之中,舒曼虽然也害怕得脸色苍白,却数她最能保持仪态依旧纹丝未动。

    胆子小的男人也有跟着叫嚷的,连警察也神情紧张地掏出了手枪。

    站在李志身畔的年轻导演孟子楚微侧过身,他满脸震惊地大声问道:“李导……你怎么一直不说话……不会是……”

    未等李志作答,一条人影已经大步来到近前。白衣翩翩,却是法医韩情。

    他苍白不似人类的手指灵活地转动几圈,一把闪烁着冷芒的解剖刀亮在众人眼前。

    “说这么多干嘛?直接剖开狗的腹部就会知道答案。”说着,他蹲下身体就要动手。

    “别伤害福包!”李志惊得大喊一声,眼前这位看起来阴阳怪气的法医气息实在恐怖,他真怕对方一刀就隔开了沙皮狗福包的肚皮!

    韩情轻吹了一声口哨,解剖刀在指尖迅速旋转,锋芒化成一道道光亮,闪得人心惊肉跳。

    何轻音也不想用这么残忍的方法作为自己推论的佐证,她急忙借着李志心慌意乱的机会质问起来:“警方割开狗肚子就能找到证据,何必让可爱的福包白白牺牲?请你老实交代。我是个律师,我能帮你争取自首来减少刑期。”

    李志再次沉默了,顿了许久,他深吸口气,却打算做最后的负隅顽抗。

    “我不知道福包肚子里到底有没有你们说的东西,就算真有,也不一定是我喂食的,有可能是凶手趁我不注意给它吃的。”

    这话虽然强词夺理,何轻音倒也一时不易反驳。因为这种可能也不是没有。

    四周瞬间安静下来。摄于这紧张的空气,沙皮狗福包警觉地立起身体不再伏于地面。

    一道如春水淙淙流淌山涧的声线响起,众人被这声音吸引,视线中是一张比兰花轻绽还要清隽俊雅的脸。

    “谁现在带着吃的东西?”

    陈曦自然地反问了一句:“苏检饿了?”

    可何轻音、韩情等人已经瞬间秒懂了苏洛给予的提示,最先动作的,却是林轻心。

    他在大厅等待何轻音试镜结束时见到有很多饮料点心摆在台上自取,担心何轻音会肚子饿,他便随手拿了几包小包装牛肉干和饼干。

    “小狗狗,要不要吃牛肉干?”林轻心摊开了手掌。

    沙皮狗福包闻了闻,狗目中是满满的期待,但是它却没有行动,而是转头望向了主人。显然,它是一条训练有素的乖乖狗,它在等待主人的命令。

    李志皮笑肉不笑地冷哼道:“我的福包向来不吃这些垃圾零食。”

    “如果是生肉就会吃了?”韩情细长的眉骨上扬,懒得等待李志回应,他伸手入包,竟然拿出了方才从地面上捡起的碎肉内脏。

    毫不犹豫、毫不迟疑,他飞快地扯开密封袋,众人还未来得及反应,他直接将廖影纱的内脏丢在了沙皮狗的面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