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七章 第二个嫌疑人
    ,!

    方才与舒曼发生争执的小明星娇俏见众人都开始提出自己的意见,也忍不住讥讽地开口:“也不一定就是黄毅大哥干的。廖影纱这些年没少得罪人,她不是也抢了舒曼‘玉女掌门’的头衔么?保不齐有人心存记恨想要致其死命。”黄毅也是娇俏的经纪人,所以她忍不住替黄毅说话。

    舒曼听到这话自是满脸委屈,泪花在眼眶打转,她却强自忍耐不让它滴落。

    这副楚楚可怜的模样使得在场的很多男人“护花心情”爆棚,可更多的二三线小明星却因嫉妒舒曼天生的纯净气质而恨得牙痒痒。

    四周立刻燃起了“打击舒曼与捍卫舒曼”的熊熊战火。

    听着他们的唇枪舌战,何轻音小声与苏洛咬起耳朵:“现在只有我们看出黄毅是清白的,他们都没发现这起案件是模仿犯干的。虽然我想让白夜脱罪,但是看着清白的人蒙受......”

    “作为人民的检察官,有民众蒙受冤情自然不能作壁上观。”苏洛长眉上挑,天生的优雅中含着些许玩味调笑:“你真的以为我会为了一个傲慢的白夜而放弃检察官的原则?”

    何轻音一怔之下知道自己再次错信了面前的腹黑帝,她又被对方耍了......

    在她呆滞的瞬间,苏洛用几不可闻的声音自嘲起来:“若是为了你,我会不会放弃原则倒是说不准......”

    何轻音朦胧中好像听清了,好像又没有,正想询问一遍对方到底说了啥,却见那优雅迷人的男子大步走到了陈曦面前。

    苏洛望向陈曦,神态间满是钦佩仰慕的真诚颜色,一点也看不出作假的成份:“陈警官,其实我真的很佩服你的睿智,明知道黄毅先生不是真凶,却假装找到凶手从而令真正的恶人放松警惕露出马脚。厉害厉害!”

    这话令在场之人都是一怔,只有何轻音掩口憋住笑意,她知道这回腹黑帝想要黑的人不是自己而是陈曦,那她就沏壶好茶等着看戏。

    陈曦的脸上先是惊讶,再是尴尬,而后是半真半假的得意:“苏检看出来了?”

    苏洛刚点了点头,法医韩情已经摘掉手套走了出来:“陈警官,里边的杀人案应该与之前的案件没有关系,你可别胡说八道。”韩情不留情面直斥其非,显然他在里边也听到了陈曦的推理。

    陈曦黝黑的脸上一热,挤出难看的笑,他咳嗽两声辩解道:“韩法医,你刚刚调到市公安局并不清楚,这种声东击西的破案方法正是本人的风格。”

    林轻心看出苏洛是在诱导陈曦的判断,见陈曦这样的人也能成为刑警中的骨干,他对自己加入刑侦大队多出了几分信心。

    “陈警官,那你真正怀疑的对象是谁?”林轻心露出一口白牙,爽朗的笑容中隐不住有些嘲讽的心情。

    “我真正怀疑的目标…….是她!”陈曦犹豫了几秒,抬手却指向了清纯如仙子的舒曼。他原本认定了黄毅是真凶,现在情势所迫,他便随手指了一人。

    仿如向人群中投掷了炸弹,热议之声再难平复。

    “看吧看吧,我就说一定是舒曼嫉妒廖影纱接替了‘玉女掌门’的名号所以才动了杀机。”

    “长得清纯脱俗如同白纸,实则如此蛇蝎心肠!”

    “舒小姐真因为嫉妒杀人,用得着等待这么多年才动手?”最后这话出自一道清脆的女音,正是见不过舒曼被诬陷而开口帮她的何轻音。

    何轻音喊完这句来到舒曼身前站定,看那坚定强劲的气势,明显是打算回护朋友与对方干架的表现。

    “那个谁……陈警官是吧?你拿着人民的钱,却肆意诬蔑人民群众,你好意思么?”何轻音原打算看戏,但那是在不涉及亲朋好友的情况下。此刻她像一只炸了毛的母鸡,双手叉腰极具泼妇的潜质。

    陈曦对何轻音的认知只是“白队长的代理律师”,在他接触过的众多律师中,从没有哪个如何轻音这般个性冲动做事不计后果的。

    所以骤然被何轻音当面怒骂,陈曦先是惊讶的说不出话,回过味儿来,他那消瘦的脸上浮现出震怒的容色。

    “何律师,你要对说出的话负责任!你这样说,简直就是对我的羞辱与污蔑!我怎么拿着人民的钱污蔑人民了?我在刑侦大队那是连续三年拿了‘最佳刑警’奖杯的!你知道我一年能破获多少大案要案么?”

    “我不知道你那些已经破获的大案里最终服刑的是不是真凶,搞不好呼格吉勒图案就是类似你这样的人导致的。至少在眼前的案子里,你指责舒曼是完全错误的。第一,舒曼与我、苏检、林警官三人一同来到这里,她甚至连化妆间都没进去过。第二,舒曼与廖影纱所谓的仇怨,是发生在早已作古的陈年往事了,她真想报复也不用等到现在。第三……你既然讲心证不重物证,那么你看一看舒曼纯洁无瑕的眼睛,你真的觉得她是会作出杀人放血挖人内脏这种恶毒事情的女人?”

    何轻音连珠炮般倒出一大段话,说到最后第三点,其实她也一时找不到更有力的论证,于是干脆将舒曼天生清纯的气质抬了出来。

    “不愧是司法界未来的律师明星,这段辩论真是精彩!”苏洛轻击掌心一副打算炒热气氛的架势。

    韩情双臂抱在胸前背靠墙壁,他向何轻音咧嘴笑笑,蓝色的眼珠湛然,应该是戴上了美瞳。明明是个容貌端正的帅哥,但是在他散发出的阴柔气息下,怎么看都像个杨柳细腰的美女。

    “取证的同事在里面检测出很多组脚印,回去一验就知道舒小姐有没有进去过。”

    何轻音瞪了他一眼,一时也搞不清楚这位非主流法医到底是不是在帮自己。

    舒曼伸手抹了抹眼角的泪,她紧咬着樱唇,方才柔柔弱弱的神情逐渐变得坚强起来。

    “我是清白的,既然无愧于心,自然不会害怕任何证据检验。”说完这句,她拉过何轻音手掌动情道:“谢谢你对我的信任。”

    何轻音被她如此感激的眼神望着,觉得十分不好意思,耸了耸肩膀,她故意以吊儿郎当的姿态来掩饰内心的羞涩。

    “作为人民的辩护律师,帮你是应该的,何况你已经是我的朋友了。”不知不觉间,她盗用了苏洛的口头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