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四章 本宝宝是非一般的女子
    ,!

    何轻音与舒曼简直是相见恨晚,两人一路挽着手臂前行,时不时传来何轻音毫不淑女的大笑声,连温婉清纯的舒曼也是掩口轻笑不停。

    林轻心扭头瞅了瞅两个女人,无奈地摇了摇头。都说三个女人一台戏,如果再加上那个爱打听八卦的米律师,没准房盖也要被揭开了。

    舒曼正带着天真的好奇向何轻音追问着:“轻音,你方才骗娇俏说,我这戏服是什么‘王大师’做的,那个王大师是谁啊?”

    “我胡扯的。”何轻音毫不脸红地直白承认。

    舒曼噗嗤一声笑了起来,便在此时,一道芝兰玉树的身影出现在与两人交汇的走廊上。

    “哎?可找到你了!”何轻音见到苏洛突然出现眼前一亮,虽然不知道对方刚才哪根筋不对耍脾气跑掉,但是此刻见到他一脸温柔浅笑的典雅,显然已经恢复了平时的情绪。

    林轻心也微笑招呼道:“苏检,好久不见。”

    苏洛向他绅士地颔首,看那气度风雅简直就是一位中世纪欧洲走来的英俊贵族,可是一张口,明明柔若春风的嗓音,吐出的话语却带着明显的针刺锋芒!

    “林警官什么时候喜欢骗人了?哪里好久不见,刚刚在试镜场门外不是见过了?”

    林轻心被这句一噎,是啊,刚才确实是见过了,可是自己与他打招呼的时候,他可是瞟都没瞟自己一眼!自己之所以没提方才苏洛无理的事,只是未免对方难堪的仁心善举,哪知......

    苏检平时看起来很温柔亲和啊,今天是不是吃错药了?

    何轻音却是最了解苏洛脾性的,这人看似温雅无双谦谦君子,实则是个针芒四射腹黑毒舌之人。他定是心情不好,所以顺便在林轻心身上出气。

    “林哥和你寒暄两句,你干嘛咬文嚼......”

    “谁是林哥?”苏洛轻轻问出这话的时候,浑身上下四射出暖人心魂的万丈光芒,仿佛他神域内的夺目天光,那温泽雅意的暖流在他俯瞰大地苍生的一刻成为滋养灵魂的骄阳。

    舒曼呆呆地看着面前的男子,似乎只是这一眼,便让她将少女的情怀牢牢附着在这俊雅男子的身上,让她找到了此生活着的意义……

    何轻音却在苏洛释放出无限魅惑的柔光中,听出了他蕴藏深处的怒意,是的,是怒意。不知为何,她就是知道苏洛生气了。

    难道这腹黑帝不愿意自己叫林轻心“林哥”?这么想......她是不是有点过于厚脸皮了?

    虽然何轻音向来自恋、自信、加自负,但是想到比她还骄傲的腹黑帝会因为自己吃醋?她急忙摇头否定了这样的假设。

    一点点的自知之明,她还是有的。

    也许苏洛是生气自己在试镜时让他扮太监脱裤子吧!

    想到终于惹怒了命中克星腹黑帝,何轻音的内心甭提多乐了,她忍不尊上浇油想再烧旺一点!

    “矮油~小洛子你刚才干嘛去了?不会是......”拉长了后几个字的尾音,何轻音隐含深意的目光由下自上打量了几眼苏洛,随即嫌弃地伸手捂鼻道:“不会是内急拉屎去了吧?”

    苏洛原本心中在对自己生气,他气自己为何面对何轻音会产生心动的感觉。一边责怪自己一边乱走,没想到又在走廊上与这女人偶遇。

    他还没想好应该如何处理心中的纠结,却在看到何轻音与林轻心同来时更为恼火,直到亲耳听到何轻音亲密地唤对方“林哥”,他觉得胸口有股无明业火将要燃烧沸腾!

    越是愤怒,越是将优雅温柔的形象维持得尽善尽美,苏洛就是这种人。

    就在他瞬间想出了十项“处理”林轻心的方案时,却骤然见到了一袭秀美宫装的何轻音展露出如此熟悉的调侃玩笑之态。

    蓦然间,心头的怒火熄灭。

    他瞬间找到了答案。

    虽然他与何轻音因为十年前的旧事,人生中充满了千丝万缕的联系。但是,到底曾经的真相是什么?目前依旧充满谜团。

    聪明如他,自然将利弊分析的十分透彻,既然事件未有定论,那么一切……皆有可能。

    未知的事情他不想过多担忧,至少眼前,他与她是可以这样嬉笑斗嘴的相处下去。

    苏洛迷人的笑容一直未变,何轻音不知道对方的内心在电光火石间已经百转千回。见苏洛没有回话,何轻音加大音量又问了一遍。

    舒曼脸蛋微红替新朋友害羞,林轻心更是不好意思地捅了捅何轻音劝道:“女孩子家用‘拉......’,是不是过于粗鄙了?”

    何轻音毫不在乎地砸了咂嘴:“本宝宝是非一般的女子。何况拉屎就是拉屎啊,人类每天都要拉!难道你不拉么?”最后这句,她明确地向苏洛问了过去。

    苏洛垂下脸容轻轻一笑,空谷幽兰的容色令舒曼脸颊似火,却令何轻音蹙起了眉。

    怎么着?他刚才不是生气了么?难道不是?这笑容看起来好像又与平时一样了!

    舒曼只觉心头小鹿乱撞,不用望向苏洛,她已经被这天神般的男子迷得晕头转向。为了让苏洛不那么难堪,她想要岔开何轻音关于“出恭”的话题。

    “轻音,你不是要找贵宾化妆室么?喏,前边就是了。”舒曼迅速地拖着何轻音向前走去。

    “诶?奇怪,门怎么是开着的?”舒曼知道,化妆间大门为了防止疯狂粉丝破坏入内,是做了高级别加护的,总不会是廖影纱自己开启了大门吧?

    何轻音本来还想打击一下苏洛,听到舒曼的话,方才还兴高采烈的她瞬间变得警惕起来。苏洛与林轻心不约而同地快走几步紧紧护在她们的身后。

    门口被一人的背影遮挡了大半,但依旧能够清楚的看到,地面上铺满殷红之色,是丝绒润滑的绸缎?还是......生命流逝的鲜血?

    空气中弥漫的血腥味道将几人从震惊中拉进现实,舒曼“啊”的一声高分贝惊叫响彻走廊。

    站在门口的男子被尖叫声惊到,转身之际满脸恐惧,林轻心一个箭步冲到对方身畔,虬结的肌肉鼓动,反掌小擒拿手瞬间便将那人制服。

    何轻音只觉那男子的眉眼十分眼熟,可一时也想不起对方是谁。她懒得再想,打算直接冲进化妆室内看个清楚,却被苏洛从后一把扯住了手腕。

    “你的朋友吓到了,你应该留在这里陪她。”苏洛知道何轻音心高气傲,他要是如实说出“怀疑里边是杀人现场担心你害怕”这样的原因,何轻音一定带头冲进凶案现场证明自己不是胆小的女人。

    果然何轻音中计,她回头看到舒曼脸色发白跌坐于地,急忙奔了过去扶她起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