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二章 不当影后可惜了!
    ,!

    何轻音见到苏洛笑眯眯弯成月牙的眼,显而易见,对方是打算喝茶吃瓜等待看自己出糗的好戏了。

    轻咬贝齿,狡黠的眼珠转了转,她的脸上立刻挂起了一副近乎猥琐的浅笑。

    “冷大公子,想要演出这部宫廷戏的精髓不易,不知能否允许我找人搭戏?”

    冷思悠唇畔那抹坏坏的笑痕加深,他耸了耸肩膀,无所谓地开口道:“随便啊,你这小妞儿该不会是想叫我出场……”

    “你想多了。”何轻音听到他流里流气地称呼自己“小妞儿”,凝蹙秀眉干净利落地反驳了一句,随即便将目光转到了优雅迷人的苏洛脸上。

    “腹黑帝,你敢不敢出场给本小姐搭戏?”

    苏洛假装不知道是在叫自己,面色不改仿佛没听见。

    何轻音知道没这么容易拉他下水,想要让他出演,必须直接刺激到这位自大狂的尊严:“要是你人如其名,自认‘输了’,我也不好勉强一个失败者。”

    苏洛还未开口,听出火药味的冷思悠倒是兴致盎然:“原来你想要苏检搭戏。确实,以苏检这种风度翩翩的君子风仪,确实比较适合多情皇帝的角色。”

    他称赞完这句,更是转头向苏洛劝慰道:“苏检,你也别客气了,就帮帮美女的忙吧?”

    何轻音急忙见缝插针怂恿起来:“是啊,就属苏检您的气质最符合我需要的角色了,我真的很需要你……的帮忙。”她说到最后故意拉长语音,两条柳眉一挑一挑,完全像个色眯眯的市井无赖。

    苏洛很清楚何轻音露出这样的表情定是有什么诡计捉弄自己,但他持才自傲,无论何种计谋他都自信可以游刃有余的给予还击。何况,他为了有机会接近廖影纱套话,这次主动提出让冷思悠带入试镜会场也算欠了对方人情,不好驳了冷思悠颜面,他便点了点头步入场中。

    导演甚为疑惑地瞅了瞅剧本:“何小姐,你想让这位先生演皇帝的戏份?可是剧本里不需要搭戏的角色,更不需要皇帝……”

    “诶~皇帝又凶狠又残暴,哪里像我们玉树临风的苏大帅哥啊!”何轻音双手猛搓,表情演绎得极为夸张:“苏检这样唇红齿白的绝世美男,自然最适合……演太监!”

    重重丢出最后的三个字,何轻音不管台下几人的错愕惊讶,她仿佛瞬间便落入戏剧的世界,笑容褪去,眼角眉梢傲慢十足,俨然化身为一位冷艳嚣张的毒妃。

    “小洛子,给本宫捶捶腿!本宫怀了龙种,身体乏力的很。”何轻音煞有介事地坐进椅中,眼眸半睁不睁地扫了苏洛一眼,真如主子鄙薄奴才一般。

    冷思悠刚喝了一口水,在听到“小洛子”的称呼时,直接笑喷出来!

    当事人苏洛倒是神色如常,甚至十分配合地拿捏起腔调对答起来:“娘娘,您可别忘了。”他指了指何轻音的肚腹停顿几秒,这才继续道:“这里的料,可是假货。”

    这一语双关,只有何轻音知道,对方的“假货”同时在嘲讽自己法院门前假装怀孕的糗事。

    何轻音心中偷笑,想让她下不来台?看她不借此机会好好报一报前几次的大仇!

    “大胆!你作为本宫腹中孩儿的亲爹,如今想不认账么?”何轻音喊完这句演出一脸悲戚,那双美丽动人的大眼睛泪光涟涟,使她本就清雅秀美的脸蛋上,多了几分平日里无法见到的娇柔之态。

    苏洛被她这惹人怜爱的神情以及那胡编乱造的台词双重攻击,连他这样喜怒不形于色的人物,眼波中也出现了明显的震动,甚至声音也抖了一抖。

    “我可是……太监……”

    何轻音的心中笑得打跌,腹黑帝很入戏嘛!现在已经承认是太监了?要是他能自称“奴才”她会更加高兴!

    这个腹黑帝终于摘下翩翩君子的面具,她一定趁此机会好好戏耍一下对方!

    “矮油~你这死鬼!你是假太监啊!”何轻音立马变脸,冷艳的贵妃不在,她直接从椅中跳起,一把挎住了苏洛的手臂椅起来:“小洛洛,现在本宫怀了你的儿子,你可不能因为害怕皇上而不认账啊!”

    台下冷思悠已经笑得岔了气,连导演、制片人等等也忘记了何轻音没按照剧本台词表演,只顾着捧腹看戏了。

    苏洛被何轻音蜜糖攻势晃得发晕,他只感到自己被对方揽住的手臂传来一阵酥麻,这种极为陌生的感受,使得这颗天下间最为聪敏的大脑也有些短路了。

    见苏洛没有说话,何轻音干脆补上了夺命的一刀。

    “不承认是假太监?那我们现场脱裤子验货!”

    这句震铄古今的话一出口,众人差点笑得从凳子滑到地面。冷思悠更是猛劲咳了几嗓子这才没被口水呛着。

    苏洛却对何轻音最后的攻击没听进去,他的理智正全力在对抗着身体上传来的异样感。

    她只不过是向自己揽着手臂撒个娇而已,为何自己会有触电般心跳加速之感?

    难道自己喜欢上了何轻音?

    不!这不可能!

    十年前的那宗案件早已注定……自己绝不可以喜欢她!

    一幕往事跃入心间,苏洛心脏的刺痛感代替了萌芽的爱恋,他急忙甩脱了何轻音的手,头也不回径直奔出了大门!

    原本满脸得意等待苏洛接招的何轻音,忽然见到对方如此反常的举动,一怔之下来不及多想,自然而然地追了出去。

    那边的导演好不容易止住了笑,正喘着粗气对冷思悠道:“冷……冷公子,虽然何小姐没按剧本表演,我……我倒觉得她很有演员的天赋。要不……要不主演就定她了?”

    “确实演得很好,简直是入木三分!连我们司法界的鬼才也吃了哑巴亏差点当场脱裤子,哈哈……诶~他们人哪?”冷思悠发现的时候,早已没了那两人的影子。

    愣了一下,冷思悠帅酷的脸上浮现出一抹意味深长的笑:“明明身负皇帝的气质,却是个太监的命。鬼才?他和那个天才白夜都是一个样,终究不过是个奴才!”

    导演听不懂冷思悠在说什么,疑惑地反问:“要让冷公子带来的朋友出演太监?”

    冷思悠微眯起眼眸,似乎是在回答导演,又似乎是在对自己说话:“他不会演的。以苏洛之才,刚才的情况下定能想到至少三种反击何轻音的方法。可是他怜香惜玉,看来是不想在我们面前令对方下不来台……”

    顿了顿,他又冷哼了一声:“白夜同意委托她作为代理律师我已奇怪,现在连苏洛都很在乎这个女人。何轻音这小妞,果然有意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