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八章 原来你是想搭讪
    ,!

    当韩情的脚步声消失在走廊尽头,何轻音与苏洛对望了一眼,两人并未开口作任何交流,可是在眼神交汇的刹那,他们同时抓向书桌上的验尸资料。

    两只手按在资料夹上争夺的场景分外熟悉,何轻音不禁想起了初遇苏洛时抢夺泡面惨败的经历。

    “作为一个优雅的绅士,你好意思和女人抢东西?”何轻音挤出这句话的同时手中发力,愣是将资料夹拉近了几寸。

    “作为一个与优雅无缘的女汉子,等你变成女神再主张权利吧。”苏洛眸中笑意点点,显然他是故意在调侃对方。

    “总之这次我绝不会输!”何轻音使出吃奶的劲,绝美的脸蛋憋得通红。

    “其实你我心里清楚,韩法医是故意找借口离开的。他放水的原因,并不是你的美人计奏效,而是钦佩我的智慧。”苏洛温雅的眼眸闪过自信的晶亮,说到最后一句他也毫不脸红。

    他这话没错,何轻音也明白韩情这份人情是卖给苏洛的,真讲起道理,与苏洛的比赛确实是她输了。

    可何轻音翻了翻大眼,睫毛如蝴蝶翅膀抖动,形成了好看的波浪,明明是个容貌典雅的美人,表情却是流里流气的无赖样。

    “你的母亲或姐妹没有教过你么?无理取闹是女人的特权。”她毫不示弱地丢出这句回敬苏洛。

    何轻音此时虽然明摆着想赖,但是她鼓着小嘴昂起头颈的模样引人怜爱并不会让人反感,可是不知为何,苏洛在听到前半句的时候,脸色骤然一冷。

    法医办公室原本弥漫着浸泡药液独特的味道令人心里发毛,是苏洛散发出春风拂面的优雅气息才掩盖了这份阴霾。

    此刻苏洛容色冰冷,狭长的眼眸中甚至划过一抹近乎于仇恨的火焰。一瞬间,满室皆春的温暖消散,四周仅剩下压抑冷寒。

    苏洛倏然收回按住资料夹的手掌,没有发出一言,他转身就走。

    何轻音自是聪敏过人,立即想到定是自己说错话了,恐怕,苏洛的母亲或者姐妹中有人离世,所以她玩笑的言语刺痛了对方。

    她急忙用手机将资料上的重点内容拍了照,随即丢下资料夹转身追出。

    何轻音从不知道自己短跑方面还有这特长,她近乎风速追上苏洛的时候,对方已经行至公安便民大厅门口。她动了动唇瓣想要开口叫住对方,可一时之间却不知道说什么好。

    情急之下,何轻音干脆从后方一把扯住了苏洛的手腕。

    苏洛感觉到手腕上传递过来的温度,一怔之下眼波终是柔和了几许,他并未回头,但是脚步,却停在了原地。

    “公安局内拉拉扯扯,小心我叫非礼。”

    苏洛这话明明是在开玩笑,可他的声音与背影都透出一股冰寒的冷漠感。

    毫无缘由的,何轻音突然觉得心中很不是滋味。

    也许是苏洛平日笑容满面暖如春风,所以由暖转寒的改变让人很不适应吧?

    这样冷淡的态度令何轻音想起了白夜。

    白夜的冷,是他对身边任何人、任何事都不在意的无视,像是傲慢,实则并非如此。因为白夜连对他自己也不怎么关心,仿佛天下万物都引不起他一丝一毫的兴致。

    而苏洛这样的冷漠,是他即便不说出来,但是空气中也明显涌动着“生人勿近”“别烦我”之类的大字。这种冷漠完全不同于白夜与生俱来的高冷气质,那是让何轻音心纠的感觉。

    何轻音尴尬地放开了苏洛的手腕,她本打算直接询问苏洛是不是家里有人故去,但是两人毕竟还算不上熟稔,直白的问出来似乎不太好。

    正心中盘算着,便民大厅内电视机播报新闻的声音传入了她的耳中。

    “一周前在香港街头与o记展开枪战的罪犯已经查实,他们隶属于国际犯罪集团‘七夜’中‘第四夜’组织内成员,目前香港警方正在联合国际刑警展开打击该犯罪集团的行动。”

    让何轻音低声下气道歉她实在下不来颜面,听到这个新闻,她干脆耍无赖地扬起脸蛋嘻嘻笑了起来。

    “你不是人民的检察官么?现在作为人民的我有问题不明白想咨询。”

    苏洛听出何轻音打算胡搅蛮缠的想法,他无奈地轻叹口气,终是缓缓转过身来。苏洛容色淡淡,此时既没有寒凉,也没有温暖。

    见他没有开口,何轻音嬉皮笑脸地继续道:“刚才的新闻你听到了没有?敢与警察当街火拼的‘七夜’是个什么组织,他们这么嚣张不会流窜到大陆来作案吧?”

    苏洛自然知道何轻音这个问题纯属没话找话,但他还是详细的作出了解答。

    “‘七夜’是国际上有名的犯罪集团,根据不同犯罪类别,该组织共分为‘七夜’,例如刚才提到的‘第四夜’,就是集团中专门负责贩毒活动的。‘七夜’只是他们自己与官方的称呼,由于‘七夜’属于亚洲最大的犯罪集团,所以一般民众都称其为罪恶之夜,简称‘罪夜’。”

    “哦~原来如此。”何轻音假装恍然大悟的样子晃了晃头,她自然听说过这个世上最为恶名昭彰的犯罪集团,听说这个组织连海盗绑架业务都有,简直是各国人民都想除之后快的毒瘤。她故意抛出这个问题给苏洛,不过是想引得对方说话。

    “我已经拍到了资料的照片,”何轻音为了弥补自己说错话,一狠心将得到的验尸资料也打算拿出来分享:“你加我微信,我将照片发给你。我吃亏一点,咱们的比赛就算打了个平手。”

    何轻音说这话时小脸微红,故作吊儿郎当的张狂却也无法掩盖她内心的尴尬与歉意。见到她如此可爱的模样,苏洛的唇畔终是勾起了一抹弧度,漂亮的眼眸渐渐出现了柔暖。

    “原来你是想来搭讪从而得到我的手机号码。”苏洛摆出天真惊讶的神情,伸手支颚作出思考状,仿佛他是认真在考虑到底要不要将号码给对方。

    “你......”何轻音羞愧的脸颊更红,举起手机的手掌停在半空,就在她寻思是不是直接向对方使用暴力的时候,苏洛已经微笑着夺下她的手机迅速地将自己的号码输入其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