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五章 奇特的造型
    ,!

    白夜获得了保释,他告诉何轻音那日来到看守所想要会见他的年轻女人,正是女公关失踪案中被害人最后见过的朋友林美。想要探知案件真相的心情,使得白夜顾不上回家休息,打了电话向队长齐景瑞汇报了情况,随后他办完手续一出了看守所便直奔林美的住所而来。

    何轻音既然知道白夜要去查案,以她的性格自然不肯轻易放过这场热闹,不管白夜愿不愿意,她还是毫不在乎地跟着对方来到了林美居住的别墅。

    林美原本与失踪的女公关冯雪雪同在夜总会上班,前段时间她遇到了一个富商并被对方在此别墅包养。

    这,便是最初何轻音与白夜一同站在别墅门口的缘由。

    而让何轻音没想到的是,一个向证人询问情况的普通流程,却变成了目睹诡异变态杀人案的重大事件!

    更何况,苏洛的出现、震耳的警笛、尸体奇特的造型,种种令人疑惑不解的情况层出不穷。

    何轻音脑中还未理清各种线索,警察就已经闯入房间将几人团团围住。

    “不许动!白夜,你以杀人罪的嫌疑被捕了!”为首那名警察并未穿警服,他两手紧握手枪,黝黑的枪口对准了站在床边的白夜。

    “陈曦?”白夜轻轻叫出这个名字,冰寒的眸中竟然出现了明显的惊讶,以他这样冷淡的性格显出这样的眼色是很不寻常的。

    其他几名身着制服的警察也掏出手枪指向白夜,他们神情凝重,仿佛白夜是一个罪大恶极的凶犯。

    “白夜不是凶手……”何轻音上前几步想要替白夜争辩,却被苏洛伸臂挡了下来。

    “记住我刚才说的话,我们的身份要求我们必须以法律作为行动准则。”苏洛容色淡淡地吐出这句,随后将目光投在白夜眼底:“你也是这么想的吧?”

    白夜冷然地看了看他,并未回复对方的问题,而是合作地抬起了手腕,看那动作是打算让警察给戴上手铐。

    为首的刑警陈曦收枪入袋,随即掏出了锃亮的手铐。

    苏洛见何轻音安静下来,便收回手臂缓步走到陈曦身侧,他向对方微微颔首,声音中充满了敬佩崇拜的味道。

    “啧啧,不愧为刑侦大队的精英骨干,即便面对自己的上司兼好友,陈刑警也不会偏私手软,苏洛真是佩服啊!”

    他说这话时眼神真挚、声音动人,可是何轻音听来,就是有种冷嘲热讽的味道。

    苏洛在帮助白夜说话?她真是越来越搞不懂苏洛其人了。

    陈曦身材消瘦肌肤黝黑,被苏洛这看似夸奖的话称赞,他没有害羞,却是尴尬地耸了耸肩,脸上挤出几分难看的笑意。

    “苏检说笑了。苏检比我们后得到消息,竟然早于我们赶到,你才是真的厉害。”陈曦说完轻咳了一声,随即偷眼看了看白夜犹豫起来:“那个……白队,对不起啊,我按照命令行事不得不如此……手铐就算了,我相信白队的为人。”他呲牙笑了笑,随即将手铐收了回去。

    白夜微微垂眸,长长的睫毛如蒲扇,遮住了那双阴郁而冰冷的眼,顿了几秒,他放下手腕,看也没看陈曦而是转身望向床上的尸体。

    陈曦再次尴尬地耸了耸肩膀,随即向一名派出所民警使了使眼色。民警的脖子上挂着相机,显然是勘验现场的见证人员。他摘下相机,立刻围着尸体“咔嚓咔嚓”拍起照来。

    何轻音第一次见到真正的死人,即便她性格张扬不拘小节,但是胆子再大最初也不敢细看。此时这么多人围在一起,她深吸口气压下心头恐惧,终于再次将目光投射在尸体上。

    跪在下方的女子是那日在看守所外见过一面的妖娆少女,也就是她与白夜此行想要询问的证人林美。而上面的那位……

    何轻音最初觉得极为眼熟,仔细打量着那惨白发青的面孔,她突然想起什么惊呼道:“廖丽莎?!”

    警察们都将大部分注意力放在白夜身上,加之出现在荧屏上的女明星与被放干了鲜血的尸体相差太远,开始他们都没认出其中一具尸体是失踪女星廖丽莎。听到何轻音的呼声,警察们这才惊觉。

    白夜与苏洛倒是神色如恒,一冷凝,一温雅,两人没有出现任何异色,显然他们早已发现了尸体的身份。

    在另外一起失踪案件的证人家里惊现廖丽莎的尸体,这使得案情变得越发扑朔迷离。

    何轻音想起了白夜说过,他一度怀疑三起失踪案件是同一凶手连环犯案,此刻见来,果然不错!

    派出所的法医赶到,案发现场被封,就连苏洛也不便留在此地,何轻音更是被民警看似客气实则强硬地轰了出去。

    陈曦押着白夜上了警车,经过何轻音身侧的刹那,一缕寡淡寒凉的声音飘入她的耳中。

    “验尸报告。”

    何轻音轻咬唇瓣,握紧的拳头向渐渐远去的白夜表明了探索案件真相的决心。

    苏洛距离她并不远,似乎是听到了,似乎又没听到。他只是含着淡笑先一步向外走去,擦身而过的瞬间,他故意自言自语可以让对方听见。

    “还是去法医办公室门口守着吧,最先知道验尸结果的一方比较有利。”

    何轻音听到这话,瞪了苏洛一眼急忙快步跑在前面。

    由于来时她与白夜搭乘的是计程车,所以当她急急忙忙赶到公安局时,苏洛已经换上干净整洁的便装,气定神闲的站在法医办公室外等候了。

    “以你的身份,应该可以进到验尸房里旁观的……”何轻音狐疑地打量着面前的苏洛,直觉告诉她,对方站在这里似乎是在等待自己。这个腹黑帝突然这么好心,定是有所图谋想让自己上当!

    果然,苏洛那狭长的俊眸笑成了弯月,这笑容透出了完全不想遮掩的戏谑:“虽然我们是即将对战公堂的敌人,但是作为一个绅士,不能对女士有任何不公平的待遇。”

    “哦?你是不想提前知道验尸结果了?”何轻音微眯起眼睛紧紧盯着面前的优雅男子。

    “不,我并非不想提前知道,而是不想利用你我的身份差距提前知道。”

    何轻音被这话绕得有些发晕,她眨了眨眼睛,不由得反问道:“什么知道不知道?”可看着苏洛变得欢畅的笑容,她猛然意识到对方的意思。

    “你是打算和我比赛……看谁先弄到验尸结果?”

    苏洛故作赞叹地拍了拍手掌,刚要说话,却被一道温厚的声线打断。

    “轻音?你怎么在这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