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四章 廖影纱是真凶?
    ,!

    听到黄毅的指责,廖影纱的助理急忙站出来反击:“你胡说!影纱为人单纯真诚,什么用不雅照片勒索,全部是你的谎言!”

    此时的廖影纱哭得梨花带泪那叫一个哀哀婉婉,将一个受尽委屈的少女演绎得淋漓尽致。

    站在近前察言观色的何轻音不禁暗暗竖起拇指,若不是方才在会议室里见识过廖影纱嘲讽责难的嘴脸,她也会被对方的演技欺骗。

    如果这个廖影纱果然是奸角,那么她此时的表演真不愧为国际巨星的模范!

    “我绝不是凭空污蔑廖影纱!我有证据!”黄毅从背包里拿出了几张照片:“丽莎失踪的前后,廖影纱说自己在美国拍戏,可是这些照片却证明了,她是在说谎,她当时就在本市!”

    如此峰回路转的证据出现,何轻音一个箭步冲上前夺过照片,要是廖影纱真的在这件事上说了谎,那么对方将会是此案最大的嫌疑对象。

    难道仙子姐姐真的是凶手?否则为何她会要在时间证言上说谎?

    若是如此,那么白夜便可脱罪了。

    其中一张照片上,带着鸭舌帽和墨镜的女子亲密地挽着一名半秃顶的中年男子正迈步走进某家饭店。何轻音认识那谢顶的男子是国内炙手可热的著名导演。而那女子,虽然尽力想掩饰容貌,但是依然可以认出正是廖影纱无疑。

    媒体记者们也蜂拥而上,闪光灯不停闪烁,记者们对着照片拍起了特写镜头。

    廖影纱想要维持玉女形象不便当众争吵,于是遮掩着面容哭泣的同时使劲向经纪人打着眼色暗示。经纪人会意,摆出义愤填膺的表情斥责起黄毅定是利用电脑合成照片进行污蔑诽谤。

    何轻音好不容易从记者手中抢回了一张照片,她再也不想理会这出闹剧如何收场,急急忙忙从人堆中钻了出来。

    刚深深呼吸一口空气想要站稳,却差点撞到了面前温暖宽厚的胸膛!

    定睛一看,果然站在面前想要打劫照片的不是别人,正是她最讨厌的腹黑帝苏洛。

    “怎么着?想明目张胆的抢劫?”何轻音的马尾在钻来钻去的时候早已凌乱不堪,她使劲甩了甩辫子,攥着照片的双手急忙背到了身后。

    “这张可以作为证物的照片还是交给我比较好。”苏洛柔声说出这句,随即向前迈了一步。

    两人已然贴得很近,苏洛低垂着脸容含笑凝视,这使得何轻音有那么一刹产生了某种恍惚的失神。然而她太了解面前的腹黑帝了,对方先以温柔的假象让你放松警惕,再以突然而至的强盗手段达成目的,她可是经历了很多次这样的突袭。

    但两人之间的近距离凝望……不,是瞪视,依然使得何轻音挺直的胸脯不知不觉退缩了几分。她暗自啐了一口对方的阴险招数,一甩手臂,干脆将照片顺着自己的领口塞入了内衣里!

    “照片就在这,想要自己拿啊!”何轻音一副无赖表情扭了扭身体,眼中是将要见到苏洛无法可施后颓败模样的欢喜。

    苏洛却神色如恒,温润的目光从何轻音脸上缓缓下移,停在胸口的时候,俊雅的五官出现了夸张的惋惜,仿佛他正无奈地感叹“就这飞机场,还好意思挺?”

    何轻音虽然算不上巨无霸,却也是玲珑有致颇为丰满,此时被苏洛这样的眼神一扫,她的脸颊再次着了火。不知道是因为胸口被异性盯着害羞,还是因为对方那眼神伤害了自尊。

    “你……给我记住。”何轻音条件反射地抱臂于胸急忙后退。

    苏洛先是一脸讶异仿佛不知对方为何生气,后又做出一副诚恳的表情望向何轻音的腹部关心道:“恼怒会动了胎气,为了肚子里的宝宝……”

    何轻音再也压抑不住怒火,不由自主地大声吼道:“谁怀孕了?我连初吻都还没有过,你……”刚喊出几个字,她突然想起自己方才挤到人群前假装孕妇的矫情,后面吞回去的言语差点将她自己呛到。

    此时米乐拿到取保候审决定书走了过来,她向苏洛娇美一笑,随即转头对何轻音道:“如果这照片真是证据,确实交给苏检比较合适。”

    “那也要按程序递交检察院啊!”何轻音虽然嘴上抱怨,也知道这证据最后还是会落到苏洛手中,只好不情不愿地将照片从胸口抽了出来。

    米乐也很好奇,接过照片看了起来。

    这一张,是廖影纱与那位知名导演在饭店包厢勾肩搭背神态亲密的照片。而包厢敞开的窗外,省城火车站的站名在霓虹灯下清晰夺目。很明显,他们是在火车站附近的某家高档酒店用餐,而跟踪的人偷拍时,正好将火车站的大字也拍得清清楚楚。照片下方,明确的显示出拍摄时间是失踪案发生的前一晚。

    这张照片确实能够证明廖影纱在时间上做了假口供。

    苏洛接过照片,优雅地向米乐微微颔首施礼,那模样简直是“绅士”两字最为贴切的写照。

    “还是米律师识大体!谢谢。”苏洛笑眯眯地说完这句,随即目光真诚地看了看站在旁边气鼓鼓的何轻音:“米律师还是好好照顾孕妇吧,免得动了胎气。”

    扔下这句,他潇洒转身,背对着何轻音扬了扬手中照片便大步离去。

    何轻音差点被他最后这话气炸了肺!

    她向前冲了两步想要追上去使用暴力,还好被米乐拦了下来。

    “算了吧,这腹黑帝是你此生的劫难,你在人家面前啥时候占到过便宜?又有哪个人在这个鬼才面前占到过便宜?”米乐望着苏洛玉竹挺拔的背影,说到最后一句时有些感叹起来。

    何轻音恼怒地瞪着米乐,甚为疑惑地嘲讽道:“你这么抬举这个坏蛋干嘛?”

    “苏洛虽然在我们高一的时候已经毕业,但是在大学期间,难道你真的没听过对面政法学院中关于他的传闻?”这回轮到米乐诧异了。

    “他是政法大学的么?我不知道啊。”

    “不会吧?原来你描述他欺负你的经过时,我就隐约猜到是他了,只不过不敢肯定。还有啊,那个白夜也是政法大学毕业的,他和苏洛都比我们早了三届……”

    “啊呀,忘了白夜!”听到米乐提起,何轻音这才想起要向白夜报喜:“你拿到同意保释的决定书了吧?”

    米乐扬了扬手中资料还未回答,何轻音便一把夺过转身跑开了。米乐见到她风风火火的冲动个性,不禁莞尔一笑自语道:“真想告诉你苏洛和白夜的关系,可惜是你自己不给我机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