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章 会不会吻她?(求收藏求推荐票)
    ,!

    苏洛看准了何轻音下落的方位,一手扳过对方的肩头,另外一只手打算揽住她的腰肢,这样转个一圈卸掉下坠力度便可安全无忧。

    哪知右手虽然搭上了何轻音香肩,可左手还未抓牢对方,他便感觉到怀中佳人反手扳住了自己手臂。常年练习剑道的敏锐神经告诉苏洛,何轻音似乎想要攻击自己。

    条件反射下,苏洛双手一紧顺势将何轻音的手臂禁锢在后,而此时何轻音又伸出右脚想要踹他,这样一扣一推,何轻音的小腿绊住了苏洛的脚踝,两人同时站立不稳,竟直直向草地上摔去!

    何轻音两手被苏洛扳住背在身后,苏洛几乎是从正面环住了她的身体。两人以如此暧昧的姿势跌落地面,苏洛的胸膛结结实实地压上了何轻音身前傲然的山峰!

    “啊!”承受力度的是何轻音,她只觉手臂、后背、臀部,乃至胸口,没有一处是不痛的。惊呼了一声刚想怒骂,可苏洛那张优雅至极的脸却近距离放大在眼前。

    是的,很近,近到两人的唇瓣只差那么一丢丢的距离!

    怒骂的话语瞬间被吞进了肚子,何轻音可以感觉到对方吞吐出的温热呼吸,甜丝丝、暖绵绵,其中夹杂着一股清新怡然的阳刚气。

    何轻音的脸蛋“腾”地着了火,她急忙扭开头,娇羞无限的媚态展现无疑。

    白皙纤长的脖颈极为诱人,加之懵懂少女引人垂涎的羞涩,似乎连她脸上夸张的妆容也掩盖不住这份美丽!

    何轻音的理智告诉自己必须要推开身上的腹黑帝,可是四肢却使不上任何劲道,仿佛对方那柔若春水的气息随着一起一伏的胸膛传递过来,甚至也软化了她浑身上下的气力。

    她敏感地察觉到对方微微俯低了头颈,急奏如鼓的心脏仿佛要跃出咽喉,何轻音紧张地闭上了眼。

    有那么一瞬,何轻音觉得空气都静止了。

    苏洛会不会吻她?

    窒息的短暂时刻,脑中空白一片。

    万一苏洛真的吻了她,那么对于这样的亲密举动,她要不要直接赏对方个大嘴巴?

    不过,并没时间让她探究以什么样的行动来应对。

    因为……苏洛并没有吻她。

    何轻音觉得身上的压力骤然消失,随之而来的,是并不像苏洛的……苏洛的声音……

    “要进去就快点,免得被人发现。”他的声音依旧温润清雅,可是却染上了几分空濛疏离的味道。

    何轻音有些疑惑的从地上爬起,直觉告诉她,苏洛生气了。

    但是仔细回想,明明是苏洛压在她的身上,该生气的人应该是她才对吧?

    何轻音想不出对方生气的原因,总不会是因为她抬脚想要踹他这种芝麻绿豆的小事?

    何轻音紧跟两步追了上去,刚要发问,却见苏洛神情肃穆,令人沉醉的微笑已然不见。

    “真没风度,这点小事就生气了?我又没踢到你!”何轻音轻声抱怨了一句。

    苏洛轻轻垂眸,停顿了几秒,他似乎叹了口气。

    “我没有生气,只是进入案发现丑不可过于散漫,毕竟,我们要尊重亡者。”

    “亡者?还没有找到廖丽莎的尸体。”

    “但是你我心里都清楚,廖丽莎恐怕已经不在人世了。”苏洛说完这句,唇畔再次浮现出一丝弧度:“不过,作为人民的检察官,我的职责就是要为亡者伸冤,我一定会让那些罪犯得到应有的惩罚。”

    何轻音从苏洛执着的眼神中看出,他是真心想要查出案件真相,趁此机会,她忙为白夜说起话来:“白夜不是真凶,他是被冤枉的!”

    “你和他很熟么?你了解其人么?”苏洛问这话时,晶亮的眼眸中一抹凌厉转瞬即逝。只是片刻,他已然恢复了迷人的浅笑,语气中甚至有了一丝调侃:“是否被冤枉要看法官最后的判决。不过,你我既是对立的立场,私下本来不应该接触的。今日不过是偶然遇到,从此之后,我们还是少见面的好。”

    “谁要和你这个腹黑帝见面!”不知为何,何轻音觉得有些伤了自尊,她夸张地摇了摇头便率先冲到了别墅门口。

    门上贴有公安的封条,何轻音自然不敢私自揭开,正在发愁,却见苏洛围着房屋转悠起来。很快,他在房子后方的花丛内找到了一扇小门。

    从它的高度与宽度来看,应该是大型犬类的出入口。

    见到苏洛猫腰而入,何轻音不甘落后,急忙也钻了进去。

    站在别墅大厅,苏洛回首:“虽然是对立的双方,但是在这一刻,我们可是同一战线。”

    听到这话,何轻音有种上了贼船的恍然。

    难道苏洛是故意拉着她一同潜入被查封的案发现场?这样她就等同合谋,再不能揭露对方作为检察官的违规行为了?

    虽然自己原本也打算违反规定独自搜证,但是此时被人牵着鼻子却十分不爽。

    何轻音紧握住拳头向苏洛后脑椅了两下发泄不满,随即她踮起脚尖蹑手蹑脚地蹭了两步,可苏洛却仪态优雅地掸了掸身上的灰尘,甚至大摇大摆地走动起来。

    “腹黑帝!小心被人发现!”何轻音喊了他一声,苏洛没反应。

    “喂!输了!”

    苏洛还是没反应。

    “苏洛!苏大爷!我喊你哪!”何轻音觉得苏洛真是她前世的冤家,怎么一遇到这人她就总是受气吃瘪?

    要知道,在耍无赖忽悠人方面,她何轻音还没输过谁哪!

    听到“苏大爷”的称呼,苏洛终于慢悠悠回首,温柔的眸子弯弯如月:“叫我苏洛或者苏检就行,不用喊大爷,多不好意思。”

    何轻音觉得自己头上一定出现了整排的乌鸦……

    “我暂时忍你!”何轻音咬牙切齿地小声嘀咕了一句,随即压低声音向对方道:“我们是擅自闯入的,你不是说怕被人发现么……”

    “花园里有被发现的可能,不过别墅之内不会有人进来的。卷宗上说,卧室的床单沾满了失踪女星廖丽莎的鲜血,我上去看看。”苏洛扔下这句便率先向二楼走去。

    何轻音怕他先一步找到重要线索,急忙快步跟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