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章 “鬼才”检察官
    ,!

    此时的何轻音很郁闷。

    她的四肢紧紧攀着围墙上的栅栏不敢乱动,再往上,属实是没力气爬上去了,可是往下……

    低头看了看,下方虽然是厚厚的落叶,但是她空有热爱运动装的喜好却没有经常运动的毅力,所以见到脚下一米多的高度怎么也不敢松手!

    何轻音心中,早已将白夜的祖宗问候了十七八遍!

    方才白夜签好委托书,虽然仍是神情冷漠,但至少叙述了相关的案情。

    据白夜称,派出所接到女星廖丽莎失踪的报案却调不出人手前往案发现场。鉴于廖丽莎是影响甚广的当红女星,所以110指挥中心便将出警任务安排给了刑侦大队。大队长齐景瑞更是极为重视女星廖丽莎失踪一案,委派副队长白夜与另一位刑警陈曦帮忙出警。那日陈曦在外执勤,白夜与他电话约好在案发现炽合。

    当白夜来到案发现场的别墅时,却发现大门敞开,别墅之内静悄悄的空无一人。

    他小心谨慎地走入别墅,却在二楼卧室的床上见到了大量血迹。

    白夜四下搜索并未发现任何人影或尸体,于是他致电队长汇报情况。

    便在此时,白夜瞥见一台黑色轿车从别墅对面的阴影处开走。

    廖丽莎居住的别墅区,每一栋别墅之间距离很远,很明显,那辆黑色轿车有可能与失踪案件有关!

    白夜顾不得等待队友陈曦以及前来取证的检验人员,急忙独自开车追了出去。可他刚刚将车子开上大道,四周却突然出现多辆警车将他合围截停。

    最可怕的是,派出所的民警居然在白夜的后备箱内发现了大片血迹。

    经过检验,这些鲜血正是属于失踪女星廖丽莎的。

    这一项铁证,使白夜成为了此案最大的嫌疑人并且当场遭到逮捕。之所以他未被定义为杀人案的嫌疑犯,那是因为至今还未找到廖丽莎的尸体。

    何轻音听到这里,感觉到有股无法触及的阴影笼罩其上,虽然看不清前路,但可以明确的是,一定是有人对白夜栽赃陷害。

    叙述到此的白夜,向来冷凝的神情隐现出一抹遗憾,甚至他的声音也带有几分怅然失落的情绪。

    “根据我多年的刑侦经验判断,别墅确实是第一案发现场,那里一定留下了关键的证据。可惜当时我以追踪嫌疑人车辆为先,失去了搜查取证的良机。”

    是啊,她相信了白夜的话,于是自告奋勇地来到案发现场,也就是这座城郊别墅寻觅证据。

    白夜曾问她,别墅大门被公安封了,你是那种为了正义可以翻墙而入的律师吗?

    此刻何轻音越琢磨,越觉得白夜失落伤感的小模样是在给自己下套!

    正是这句话,导致她陷入了挂在案发别墅的围墙栏杆上,上上不得、下又下不去的窘境!

    何轻音感觉到扯住栏杆的手臂已经酸得发抖,就在她欲哭无泪的时刻,围墙下方却传来一阵轻笑声。

    这样的声线,如涤荡了红尘的微风拂动,如高山流水的清泉叮咚。

    男人的声音,竟能这般好听?

    何轻音努力地转过头想要向下望,可她只见到一个身着蓝色制服的模糊人影。

    有人在就好,蓝色制服?那应该是看守这片别墅区的保安吧?

    何轻音还没开口,男人清雅的声线已飘了过来:“小姑娘这么淘气?干嘛爬到人家围墙上?”

    男子见到何轻音高中制服的背影,还以为她是个十七八岁的高中生。

    何轻音没想到对方因为校服误会了自己的年龄,听到他称呼自己为“小姑娘”,便先入为主地认为对方至少四五十岁了。她并没细想这样雅致如云的声音怎么可能是个大叔,只是想到有人来救立刻兴奋地喊道:“保安叔叔吗?麻烦你在下面接我一下啊,我……实在是抓不住就要掉下去了……”

    男子轻柔缥缈的笑声再次扬起,轻笑了两下,何轻音身后传来一个淡淡的“好”字。

    这个字音动听之极,在此时的何轻音听来更是如聆仙乐,她终于放心地松开手纵身下跳。

    可是,等待她的不是保安叔叔有力的臂膀,却是冰冷而结实的泥土大地!

    还好,泥土厚实上有落叶,即便何轻音摔了个四仰八叉,倒也不算过于疼痛。

    但那人方才的背信弃义,却令丢尽脸面的何轻音立刻火冒三丈!

    她“哎呦”大叫一声,揉着臀部站起转身,正想指着鼻子责骂对方,却见一双如湖水般悠然暖意的眼眸近距离地对上了自己的眼!

    一惊之下她急忙后退,整个后背贴上了后面的围栏,连后脑都被栏杆震得生疼。

    “现在的高中生流行这样的妆容么?年轻人的世界我不懂!”说话的是一名二十七八岁的青年,那双弧度优美的眼睛随着何轻音的后退而靠近,还好只是短暂的几秒他便拉开了两人的距离。

    何轻音从未与异性如此接近,即便只是一瞬,她也羞得心跳加速满面通红。

    可是,待她看清对方的容貌,通红逐渐变为血红,方才还带着紧张情绪的瞳仁立即转变为满满的怒意。

    “是你?腹黑帝?”

    何轻音觉得自己前世一定与他有仇,为何每次在人生的关键时刻都会遇到面前这人?

    男子面容俊朗清雅,眸中柔若春水荡漾的眼波为之增添了如玉君子的味道,他的周身似乎散发着雅逸天下的柔光。

    此刻听到何轻音的问话,男子优雅的眉目间略微染上几许疑惑,但他依旧敛容浅笑:“我不叫什么付何弟,我叫苏洛。小姑娘,你是不是认错人了?”

    “谁是小姑娘,本小姐名叫何轻音!”何轻音理直气壮地扬起下颚喊出了自己的大名。

    “和情人?”苏洛微微一怔之后,忽地欢畅展颜:“这名字……很好。”

    “什么和情人?是何轻音!”

    可苏洛不理会何轻音的抗议,依旧一脸真诚地自顾自分析着:“唉?和情人没错啊?我就是说得和~情~人~嘛!”

    “你是故意的吧?你以为你的名字好吗?苏洛,输了,苏洛就是输了!”何轻音干脆也给对方起上了信。

    苏洛未见一丝怒容,俊朗的五官依旧沉浸在雅致无边的笑意中:“人生未走到最后一刻,输,未必是输,赢,也未必是赢。情人同志,你可不能一概而论。”

    “你叫谁情人哪……”

    何轻音刚想抗议,清风扬起,苏洛额前的发丝被风儿吹得有些凌乱,甚至遮住了那双温雅的眼眸。他抬起手指理了理飞扬的墨发,在放落手臂的刹那,何轻音注意到了对方胸前与众不同的徽章。

    见到这枚徽章,何轻音忘记了后面的责备,只是瞪大了眼眸惊声道:“检察徽章?你是……检察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