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章 “天才”刑警
    ,!

    走进看守所,阴冷而晦暗。

    灰沉沉的色调弥漫着阴郁的气息,正如被关押在此的人们此刻应该怀有的心情。

    何轻音首次步入这灰色的世界,好奇、激动、紧张,她紧了紧搂着卷宗的手臂,扫了身畔的米乐一眼,见到对方神态自若,不禁叹息起一年律师经验带来的差距。

    迎面走来的两名狱警倒是一脸的灿烂笑容。

    一位头发花白大腹便便,另一位却是个三十岁上下的青年。

    青年狱警的身材夺人眼球,常年运动的肌肉群将警服撑得越发饱满而气派。小麦色的肌肤、端正的五官,再加上一排整齐透亮的牙齿以及具有亲和力的笑容,这些,都使得何轻音略微紧张的心情得到了缓解。

    青年狱警向两人礼貌地问候了几句,随即接过证件登记后便带着她们来到会见室门外。

    “何律师是这起案件的代理律师,所以只能何律师自己进去……祝你好运。”青年狱警冲着何轻音爽朗一笑。

    何轻音对那句“祝你好运”十分不解,但此刻不便多问,在狱警与米乐的注视下,她理了理西装领口,深吸口气后,缓缓推开了面前的大门。

    会见室没有窗,灯也没有开,只是从前后铁门的栏杆上投入了几抹幽暗的光线。

    光与影。

    交叠,跃动。

    连空气中的尘埃也不敢大声呼吸,只能静静地漂浮在明暗交叠的世界里,似乎它们已经沉入虚无的空间,四周弥漫着诡秘的阴森气!

    巨大的铁栏杆将房间一分为二,这冰寒的金属仿佛割开了世界,它隔绝了人世间的草长莺飞,也隔绝了天下间的人情冷暖。

    一侧,是天堂;一侧,则是地狱。

    何轻音站在天堂的一侧,她的目光渐渐适应了晦暗的光线,眼中所见到的,却是对面那双闪烁着极寒冻气幽如深渊的眼。

    对上这双眼,何轻音不禁打了一个寒颤,连她温热的心,似乎也被这阴郁森然的眼波冻结了。

    浮光掠影中,那人的脸容一半深埋于黑暗,然,展露出的另外一半,俊美如月光之辉,却又隐着几分淡泊的高傲。

    他只是冷冷地盯着何轻音,一秒,两秒,三秒……

    与这样的目光对视,何轻音觉得自己的小心脏已经提到了嗓子眼儿!

    面前这座“冰山”的眼神简直是让人窒息的利器!

    便在此时,灯光骤然一亮,白发狱警怒气冲冲的声线从何轻音背后传出:“怎么不开灯?不能由着这小子的脾气啊!”

    “李叔,白队说不喜欢光亮……”青年狱警有些尴尬地解释了两句。

    “什么白队?林轻心,白夜现在是嫌疑犯,你不许再叫他白队。明明前途光明却不学好,唉!”狱警李叔一脸惋惜地摇了摇头,随即扯着名为林轻心的狱警退出了会见室。

    何轻音的双眼好不容易适应了突然而至的强光,当她的视线再次投射在铁栏对面那人的脸上,只看到一张英俊却苍白的脸容,方才那冰冷瘆人的眼波已然消失不见。

    名叫白夜的嫌疑犯,此时已然闭上了眼。

    何轻音尴尬地轻咳一声缓缓坐下,她打开卷宗扫了几眼。方才进入看守所之前,她恶补了两遍案件信息。也许是白夜与父亲相同的刑警身份,想要拯救白夜的心情越发强烈起来。

    “白夜,刑侦大队副队长,现在是女星廖丽莎失踪案的犯罪嫌疑人。我是浩然律师事务所的何轻音律师,司法局指定我在本宗法援案件中为你辩护。这是委托书,麻烦你在上面签个字。”

    何轻音说这话时故意沉着嗓子显出一副老成持重的模样,她不想让对方发觉这是她代理的第一宗案件。

    可这位白夜队长似乎没有听见她的话,连紧闭的眼帘也未曾抖动分毫。

    见到对方不予理睬的态度,何轻音心中大奇,普通人不论是真的犯了罪行,还是被人诬陷成凶手,不都是急着找人为自己脱罪么?

    可是面前这位“冰山”,既然是曾经的刑侦大队副队长,人脉应该很广才是。何况他的职位不低,总不至于没钱到请不起律师吧?要不是案件失踪人是当红女星影响恶劣,根据法律必须要有律师辩护,难道他就打算这样沉默到底了?

    何轻音搔了搔发丝,马尾又被她扯乱了不少。虽然面前的冰山看起来不好对付,可是她却对自己充满信心。

    “大哥,咱们打开天窗说亮话,你是刑警出身,司法机制你熟悉的很。虽然还未发现女星廖丽莎的尸体,但因为找到了廖丽莎的大量血迹,几乎可以推断出她已经死亡。这样的案子,最低限度也要有个法援律师辩护才行。别看我年轻,但是年轻才有工作热情与拼搏的精神啊,我一定会全力以赴做到最好!”

    何轻音装完娴静稳重不管用,现在又想用热血激情感动白夜,她说到最后甚至夸张地攥起拳头咬紧牙,那一副慷慨激昂抛头颅洒热血的模样,差点将她自己都感动得落泪了!

    可是面前的白夜仿如一座俊美的雕像,依旧无动于衷,似乎何轻音与这冷室的淡薄空气一般无二。

    见到这样的漠视,何轻音的心中不禁冒起了火。

    她原本就不是什么温柔淑女,怒意升起,她甚至忘记了头顶上有监控录像,那位名叫林轻心的狱警可正看着哪!

    冲动之下拍案而起,何轻音的双手紧紧攥住了面前的铁栏杆。

    “我实在不明白,明明我是来帮你的,可你怎么将我当成阶级敌人看待?”

    这吼声终于令白夜长长的羽睫动了动,许是他惊讶于一名律师居然这么沉不住气,甚至不顾形象地在监控下失态?

    而监视着会见室的林轻心虽然听不到说话的内容,但是见到何轻音的表情举止,职责所在他还是推门而入,面上,仍是那副和颜悦色的模样。

    “何律师,时间差不多了,要不,下次再来试试吧。”他并未斥责何轻音,声音亲切如初。

    何轻音恼火地扯开已经半散的马尾再次胡乱地将它绑好,随即气鼓鼓地拎起厚厚的卷宗转身就走。来到门口,她突然转身扔下一句,嘹亮的声线使得密闭的会见室震荡起来。

    “你等着,明天我还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