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9章 海蓉裳(1)作客
    “啊……”

    “啊……”

    一声惨叫,两声惨叫,整个沙发都在抖动。虎妹捂着眼睛,头埋在了谢盈的大腿上,谢盈也紧张地掐住上官猗的手臂,用力太大,掐得上官猗生疼,上官猗疼得嘶了一声,“哎呀。”

    上官猗摁了暂停,“盈姐,我手都要被你掐断了。”

    谢盈松开了手,笑了笑表示抱歉,虎妹还捂着眼睛,想看又不敢看。背景乐没了,虎妹就缓过来了,不停地拍胸口,“吓死我了,真的吓死我了。”

    上官猗:“我都说了叫你们别看,可你们就是不听。”

    谢盈:“你好像很淡定啊。”

    上官猗:“没有,我也被吓到了,被你们这一惊一乍吓到的。”

    谢盈:“继续啊,还没看完呢。”

    男主角回到了家乡,去寻找自己的新婚妻子惨死于人偶的秘密,他划船去到建于湖中小岛的废弃了多年的剧院,发现了里面全是人偶,一个红毛玩偶大笑着舔出了舌头,原来是被身后的骷髅操纵。刚才她们就是看到这里忍不住惊叫的。谢盈拿过**,按键继续,到了影片最**的部分,剧院里面的人偶暴走,玛丽肖出现杀了警察,男主回到家中发现父亲早已经死了,之前看到的父亲只不过是一副皮囊,他的继母就是传说中的完美人偶,绝望地尖叫,于是被杀,电影结束。

    虎妹吓得直打哆嗦,蜷缩在谢盈的身上瑟瑟发抖,谢盈紧紧地抓着沙发,有些迷离,片尾字幕出来一会儿,才看了看身边的上官猗和虎妹,思绪回到了现实的世界中。

    上官猗看着她们,觉得有趣,忍不住笑了,“这电影叫做死寂,原来就是尖叫就会被杀。”

    虎妹没再发抖,不过依然埋着头,一动不动。

    上官猗推了推她的脑袋,“虎妹,你没事吧?”

    “这结局很出人意料啊。”谢盈说。

    上官猗:“是出人意料,会有意犹未尽的感觉,不过这电影还是挺讲道理的。”

    “什么讲道理”谢盈。

    上官猗:“就是有故事线,有逻辑在,可以推敲,看得懂。我之前看的富江就是好乱,完全没有逻辑,看都看不懂。”

    谢盈又对虎妹说:“起来了,腿都被你压麻了。”

    虎妹起身,却一脸笑嘻嘻的。

    上官猗:“以后还是不要和虎妹一起看恐怖片了,这大呼小叫的,比恐怖片还吓人!”

    谢盈:“说实话,这电影挺好看的。”

    虎妹:“啊呀,我都没看懂。”

    上官猗:“你一半时间都捂着眼睛,你怎么可能看懂?”

    虎妹:“你怎么一点都不怕啊?”

    上官猗:“有你们在旁边啊,我是一点都不怕,我之前晚上一个人看咒怨和午夜凶铃,那才叫恐怖。搞得我后面几天每天都做恶梦,都要神经衰弱了。”

    谢盈:“我也想看午夜凶铃。”

    上官猗:“午夜凶铃还好,咒怨你千万不要去看。”

    谢盈:“为什么?”

    上官猗:“那个真的太恐怖了,比这个还要恐怖十倍,怕你们受不了。”

    谢盈:“还好吧,我觉得我现在挺好的,没有像你说的那样。”

    虎妹摇摇头,“我是不想看了,妈呀。”

    谢盈家在zj市区,建于十年之前的六层高的小区,她家住五楼,三室一厅,九十多平米,对三口之家来说很宽敞了,由于没有女主人,家里有点乱。在过来的车上,谢盈就不停地对上官猗和虎妹说她家里很乱,自嘲为狗窝,上官猗和虎妹有了心里准备,就发现她家其实挺整洁的,一进门就能看到客厅里的一架钢琴,不过上面摆了一些杂物,谢盈告诉他们自己好久没碰过了,小学五年级的时候她们一家搬了过来,刚搬新家她妈妈就给她买了架钢琴,一直会督促着她练琴,直到高一。客厅的一面墙上,挂了很多她的奖状和证书,上官猗看去,好像能看到她的过往,是一个漂亮又优秀的小女生。

    已经是3月1日了,天又转冷,还下着小雨,她们一大早从学校出发,到苇城汽车西站坐班车到诸暨,又搭公交车坐了三站就到了。谢盈带着他们先去菜市场买了些菜,一回家就做了餐饭给他们吃,实现了寒假时跟上官猗那并不算承诺的承诺。至于为什么这么快就请虎妹和上官猗去她家作客,一个是虎妹返校回来,把自己压箱底的首饰都带过来了,跟谢盈分享,觉得谢盈戴着好看,戴着合适的,就直接送给她;一个是上官猗送给她一件风衣,上官猗本想着向虎妹打探要送什么东西给谢盈比较好,可说着说着就说别的去了,想了半天最后买了件风衣送给她,款式和颜色谢盈都挺喜欢的,最令谢盈感到奇怪的是,那衣服特别合身,她以为是上官猗询问了虎妹,上官猗却很实诚,说她和他妈妈身形相似,肯定合身了。这一来一回,谢盈就挑了一个最近的周末,请他们去家里做客。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