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7章 谢盈(1)除夕
    “真不知道你怎么想的!带着小雨看恐怖片,还带小雨进游戏室,一想起来我就气。”陆浠数落着上官猗。

    “好啦好啦,人家孩子去玩一玩也没造成什么影响,下次不去就是了。”洛络奶奶帮着上官猗说话。

    上官猗耍皮,举起了杯子,“妈,这大过年的,生气多不好,来,我祝你越来越年轻,越来越漂亮!”

    洛络学样,“陆阿姨,我也祝你越来越年轻。”

    陆浠无可奈何。

    洛络爷爷拿起了他的专属青白釉小缸杯,将杯中高粱酒一饮而尽,这桌年夜饭上只有他喝的是白酒,陆浠和洛络奶奶喝红酒,上官猗和洛络只能喝饮料。洛络爷爷喝下酒,依旧一脸不悦。

    洛络奶奶只好一旁宽慰,“等明年过年小铭就回来了,到时候就热闹了。”

    洛络爷爷:“明年?哼,八字还没一撇。”

    爆竹声四起,是溪州这边的习俗,年夜饭之前和大年初一的清晨都会燃放鞭炮以祈求福运。

    洛络奶奶:“小铭上午打过电话了,明年肯定回家过年,你就放一百个心。”

    若是换作之前,洛络爷爷估计至少得拍桌子,他才是一家之主,可他们父子的关系极差,已经吵翻了好几次,只是因为父子的关系而有一丝牵连,所以洛络爸爸才会什么事都找洛络奶奶说,洛络妈妈更是没进过这个家门,结婚登记的时候,还是洛络奶奶偷偷地把户口本拿出来的。上官猗只知道洛络爷爷不喜欢洛络,洛络爸爸不顾家,也不怎么关爱洛络,更是没见过洛络妈妈。洛络爷爷一直为儿子的事耿耿于怀,这大过年的,碍于陆浠母子在场,就没有发飙。

    只吃了一半,车就来接洛络爷爷去参加县里的联谊会。权利这东西让人迷恋,即便离开多年,洛络爷爷还是会流恋着那个圈子,他内心深处本来有一个最美好的愿景,即是他的儿子庾进铭能步他的后尘,甚至能更进一步走到他渴望过却未达到的位置,但是庾进铭非但没听从他的话,更是背道而驰,于是就闹翻了,洛络就处在了一个分奔离析的家庭之中。

    洛络爷爷一走,这年夜饭就变得很和睦了。其实洛络奶奶处在丈夫与儿子的对立之间,很是心力交瘁,可她太熟悉洛络爷爷了,那个有些霸权的人,改变了她人生的人,让她无可奈何。她常常想,当初若不是被洛络爷爷遇见,说不定她就会嫁给爱情,说不定她就能生两个孩子,其中一定会有一个女儿。可她又想,生下女儿,等长大了始终要嫁人。

    洛络奶奶教了几十年的书,患有老花眼,总是流眼泪,她擦拭了一下眼睛,“我这辈子最幸福的两件事,应该是生下小铭,还有,另外一件事发生在我四十岁那一年。”

    陆浠一听,便怔住了。

    洛络奶奶:“小铭呢,是七六年出生的,他一岁的时候国家恢复了高考,我也进了溪州一中教书,我一直想要再生一个孩子,最好是个女儿,可是刚开始那几年太忙了,学校里的老师也少,根本没那个机会。等过了四五年,我也三十多了,一直想着得赶紧再生一个,不然就来不及了,好不容易又怀上了,我那个高兴啊,可没过三个月,国家政策就出来了,我们这样的家庭,那什么都不用说,只能打掉……”

    说着说着,洛络奶奶泪流不止。

    陆浠:“阿姨,别伤心了,这事只能怨天,怨命,怨不得您……”

    洛络奶奶擦干了眼泪,轻叹一声,“所以我也想通了,生了女儿,等女儿长大还是要嫁人,你不是我女儿却一直在我身边,没什么比这更值的了……”

    洛络奶奶:“还有小猗,那么懂事、听话,又那么聪明,我现在就是在享清福嘛。”

    陆浠思绪万千,她眼睛已经模糊,她嘴唇在颤动,她想说出那一个字,那一个代表着最伟大的爱的字。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