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3章 程晓萍(11)解释
    “行了行了。”杜予婕,“不过他为什么不自己留一只,而是把一对都送给了你。”

    顾迁延:“那是他傻!”

    杜予婕:“我也好想要这样的师傅!”

    ……

    上官猗想到了杜予婕,或许杜予婕可以帮到自己,打了个电话给杜予婕,“喂,是杜予婕吗?”

    隔了十秒钟没有回话,上官猗看了看手机,是接通的。

    上官猗:“喂。”

    “哦,喂喂,是上官猗啊,有什么事吗?”杜予婕偷偷地从寝室走到了楼梯,避开了顾迁延,才给他回话。上官猗刚才打电话给顾迁延的时候,顾迁延正在收拾东西,手机放包里不小心调成了振动,所以没接听他的电话。

    “小顾她回家了吗?我和她之间有误会,我想跟她解释,可她不接我电话,你能不能帮我把她带出来。”上官猗恳请。

    杜予婕:“这样吧,十五分钟后校门口见,不过她要是不愿意出来我也没办法。”

    上官猗:“好的,谢谢你了!”

    挂了电话之后,杜予婕赶紧打电话给牧,牧是杜予婕的老乡,因为杜予婕的关系和顾迁延见过一面,只是一面却久久不能相忘,于是乎他拼命地讨好杜予婕,希望杜予婕能帮自己把顾迁延追到手。牧的真名是王特,他和杜予婕都是金陵人,他家在江宁,家里经营着一家服装厂,主要做的是皮草,他是个养尊处优之辈,特别自以为是,可他托杜予婕送给顾迁延的各式各样的贵重物品,比如一整套的化妆彩盒,名牌的包包,他自家厂里生产的皮草,都被顾迁延一一退回,因为求而不得,让他觉得挫败,但是他得到顾迁延的**从来没有消减。

    上官猗准时赴约,可校门外并未见到顾迁延,他见到了杜予婕和牧。牧,高大,但是一脸痞气,明明挺帅的一个人非得打扮成一个混混的样子,让人看上去就觉得不是善茬,他目中无人,在别人面前喜欢歪嘴得瑟,十分的邪戾。

    牧怒视着上官猗,上官猗显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他走到杜予婕身前,“她不愿意出来见我吗?”

    杜予婕点点头。

    虽说还是特别难受,但是上官猗预想过了这个结果,只能强忍心伤,落寞地说:“那天让她受到惊吓,让她难堪,我真的很对不起她,可我最想说的还是,我从来没有骗她。”

    杜予婕:“别说了,把她忘了,就当从来没认识过。”

    上官猗忍住了泪水,“好吧!”

    上官猗转过身去。

    “就这么放他走了?”牧脾气火爆,他本来想揍上官猗一顿。

    杜予婕拦住了牧,“算了,别搞事情。”

    杜予婕突然感到有些愧疚,可她觉得她做的是对的,上官猗和顾迁延根本就不搭,上官猗幼稚而又青涩,顾迁延已经是一个落落大方的美人儿,顾迁延不应该去爱只大她十天还在生长发育的上官猗。

    上官猗缓缓走着,耷拉着头,显得颓废而萎靡不振。

    顾迁延已经收拾好了东西,她父母会来接她,她拿出手机,看到半小时前的两个未接电话,是上官猗打来的,她等待着上官猗的下一个电话,一分钟,两分钟,时间就这么慢慢过去。

    “小弟,你怎么了?”程晓萍在回寝室的路上,看到了犹如行尸走肉般的上官猗。

    上官猗全然没听到。

    程晓萍一掌拍向了他的肩膀,上官猗回过神来。

    程晓萍吼他,“精神一点!”

    上官猗鼻子一酸,他想哭,但是他也不会哭,更不能在程晓萍面前哭泣,只是红着眼,“萍姐!”

    上官猗除了纠结于顾迁延的事还能有什么事,他考试的时候都好好的,程晓萍想到了之前的承诺,“把她手机号码发给我,我帮你搞定!”

    上官猗:“算了,都结束了,她叫我不要再联系她!”

    程晓萍:“那是你没有解释清楚!”

    说着,程晓萍抓住了上官猗手臂,“拿出来,把她的手机号码发给我。”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